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五十九章 断指

第七百五十九章 断指

    最为震惊和不信的自然就是齐眉。

    他潜意识里,若是一柄两柄剑无法对付得了林意,便需要更多剑。

    所以他身后地宫里剑坑之中的剑争先恐后的飞出,就像是从坟墓里爬出的士兵,想要再次获得力量和战斗。

    然而出剑越快,便意味着他没有足够的时间贯注更多的真元到这些剑之中。

    他虽然自觉可以无休止的生成真元,无休止的战斗,然而每一次凝聚真元,却必定需要时间。

    时间不够,便力量不足。

    所以快对于林意无用。

    这些剑虽然都带着独特的元气力量,有些冰寒刺骨,有些灼热异常,有些带着夺人心魄的震音,有些寂静无声,但归根结底,这些剑的力量都来自于真元和齐眉体内的那种独特元气。

    力量不足,对于他而言,这些剑就和战场上那些飞剑没有太大区别,还不如之前齐眉用半数真元凝聚的气剑有威胁。

    他将每一道袭来的剑都挑飞,或者击落,他甚至没有吝啬体内的丹汞。

    因为此时对于他而言,那种在他的感知里如同银丝一般的独特元气才最为重要。

    随着他体内的这种银丝般的元气越来越多,他便越是感觉到轻松和强大。

    那些飞来的剑,便越来越容易应付。

    他很自然的放开了之前手中那柄黑灰色如同阴天的雨云一般的长剑,然后伸出手去,握住了他感知里喜欢的一柄剑。

    这是一柄淡青色的剑,剑身的颜色就如同建康城里干净的池塘水的色泽,而且这柄剑是所有剑中,湮灭真元最强的一柄剑。

    因为自然消弭真元最强,所以这柄剑飞来时,其中蕴含的真元力量便不强。

    所以他很自然的,就如同摘花折枝一般,轻易的将这柄剑从空中摘下,握住了剑柄。

    齐眉的面容变得越来越苍白。

    看着这个画面,他终于从疯狂的愤怒和目无一切的狂妄之中返回到了现实世界,他感到了自己经脉之中传来的微微刺痛。

    他很难理解这种感受。

    因为在一开始连续试过了自己最大所能承受的真元力量极限之后,他的真元凝聚和喷涌都在相对克制的范围之内。

    但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终于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他体内的不朽神元正在不断消失。

    既然名为不朽,便意味着近乎永恒存在,不会轻易被磨灭,更不会自己无端的消散。

    他感知着那些理应随着元气的吸引而重新回归自己体内却消失不见的不朽神元,刹那间便确定这些不朽神元被剑雨之中的那名年轻人所吞噬。

    “你……”

    他伸出了一根手指,凌空点着还在专心应付那些剑的林意。

    他心中惊恐难安。

    控制剑阵原本是比控制单柄飞剑要困难得多,他此时心境波动太过剧烈,这剑阵便自然散乱,再也无法成形。

    无数道嗤嗤的气流声从所有还飞在空中的剑上响起。

    这些剑宛如刚刚获得了生命,又迅速的失去了生命,所有的剑在这一刹那纷纷坠地。

    无数金属震鸣声和剑尖切入石地的声音响起。

    “你骗我…你是故意激怒我,好夺取我的神元!”

    这些剑坠地的刹那,他终于彻底反应了过来,恐惧的尖叫起来。

    林意没有回应他的这句话。

    他身前所有的剑陡然失去了力量,而此时这齐眉惊恐难安,在修行者的对决里,这便是最佳的发动反击的时机。

    轰的一声震鸣。

    他的脚下涌起一团粉尘,那些被剑气击碎的碎石就像是一团云雾从他的身下翻腾开来。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瞬间以恐怖的速度前行,穿过前方那些还在四散的气流。

    他的身体和这些气流撞击在一起,大量的丹汞从他的肌肤之中震荡出来,急速的收放,将其中那些如银丝般的元气飞速的纳入体内。

    齐眉一声怪叫。

    看着已经瞬间冲到自己身前的林意,他甚至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的勇气,在怪叫声中,他脚下真元喷涌,直接朝着身后的殿内逃去。

    林意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将手中那柄淡青色的剑直接朝着齐眉的背影投了过去。

    嗤的一声裂响。

    这道剑丝毫不亚于它来时的速度,直接如闪电击向齐眉的背心!

    齐眉处于无比的恐惧之中,他此时甚至忘记这殿内也是一条死路,他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这殿内有着自己更多的布置,是自己这二十年来最为熟悉的地方,在这里面战斗,至少可以多几分胜算。

    他感知着后方这一剑的杀意,也并没有多想,下意识的便反手朝着这柄剑拂去。

    精纯而浑厚的真元在他的掌指之间如实质般喷涌出来,在他想来,这一剑自然会被他的真元击飞出去。

    然而剑光落处,一蓬血光绽放。

    他的右手五指就像是新鲜的萝卜一样脱离了他的手掌,极为干脆的洒落在他身后的石地。

    一声凄厉的痛苦嚎叫从他的喉中迸发出来。

    直到此时,他才想到这柄剑名为“平天”,这是隐剑山宗那些酷爱收集名剑的祖师们在过往的无数年里,收集到的所有剑里,最能消弭真元力量的一柄剑。

    轰的一声如雷闷响。

    他身后不远处的石地凹陷下去一块,无数碎石纷飞,而林意已经到了他身后。

    林意的手中还有一柄剑。

    乘着此人因为受创而动作略缓,林意很自然的一剑斩向这人的后颈。

    此时林意手中的这柄剑分外明亮,就像是有发亮的水银在剑上不断的流动,这柄剑名为“噬元”,同样是一柄专破真元的名剑。

    即便这柄剑的湮灭真元能力和那柄平天无法相提并论,但已经被斩断五指的齐眉哪里还敢硬接这一剑。

    他凄厉的吼叫着,硬生生的在飞退之中转过身来,于嘶吼之中对着林意这一剑喷出一口真元。

    从他口中喷出的真元周围骤然出现无数旋转的灰色元气,瞬间凝成一道晶莹的气剑。

    当的一声,林意手中的这柄剑被震开。

    只是林意从不依靠真元战斗,既然他已经近身,他便不会和寻常的修行者一样出现真元不继,他的攻势便不会轻易停止。

    他此时本身凌空纵跃,所以哪怕手中长剑被震开,甚至身体都被震得偏转,但是极为自然的,他的一脚便踢了出去,正中齐眉的身体。

    轰!

    齐眉就像是一截木柱般被他踢飞了出去,狠狠撞在这地宫中的冰川之中。

    喀嚓嚓….无数声刺耳的裂响同时响起。

    齐眉的身体就像是一块石头直接被他踢得嵌入了冰川之中,溅起无数冰砾!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