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五十八章 无用

第七百五十八章 无用

    只是他期待的画面并未随之出现。

    因为林意的感知很强。

    在这些雨滴落在林意的脸上之前,林意的左拳已经狠狠的朝着面门前方砸了出去。

    只是异常简单的一拳,然而这拳却击碎了风雨,就像是一座山岳镇在林意的面目前方。

    轰的一声巨响。

    那些细小的雨滴尽数震碎,变成一团粉雾。

    与此同时,他的双脚用力刺向脚下的石地。

    之所以说是刺,是因为他的脚底在地上犁出沟壑,身体却还在往后滑行,在所有人的感知里,他的脚掌骤然倾斜往下,随着他的发力,他的脚掌就像是踩踏进雪堆一般,硬生生的踏入了下方的石地之中。

    他往后滑行的身体骤然静止。

    他的身体剧烈的震动着。

    这震动似乎来自于他体内的每一条血脉,每一丝血肉。

    然而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却无比稳定的伸了出去。

    他的右手穿过了前方的粉雾,随着他身体的略微前倾,他握住了那柄黑灰色的剑。

    他将这飞来的第二柄剑,握在了手中。

    这柄原本已经光华黯淡的剑的剑身符文里,响起轻微的噗噗的声音,那些无数年流淌在符文之中沁入的真元气息残留,似乎全部被林意吞噬,消失。

    此时齐眉身后的地宫之中已经再次响起嗤响,第三柄剑已经飞了出来,然而看着这样的画面,齐眉心中涌起强烈的不可置信之感。

    他心悸难安。

    这第三柄剑上的真元也随之剧烈的波动起来。

    轰的一声。

    这柄剑刚刚越过他的身体飞过半途,剑身上符文之中的真元便已经震荡到无法维持稳定,强行压缩和流淌在剑身之中的符文尽数炸了开来。

    这柄剑是血红色的,从它的剑身符文之中倾泻涌出的真元和剑气,就如同无数条鲜艳的血流在空中飞洒。

    林意的身体停止了震颤,他抬起头来,沐浴在这样血红色的元气之中。

    无数紊乱的血流般元气如重锤敲击在他的身上,发出咄咄咄的沉闷响声。

    他平静的承受。

    他的身体却近乎贪婪的吸吮着对方真元里那种奇特的元气力量。

    当这些元气在被他吸入体内越多,他对于这种元气的感知便更加清楚。

    这一丝丝的独特元气,在他的感知里,此时就像是纯银融化之后形成的丝缕,闪闪发亮,闪烁着银光,明明是金铁之物,然而却似乎无比的柔软,甚至在散发着一种温和的药力。

    这种元气极为温和而均匀的依附在他的血肉表面,甚至阻隔了那些大量存在的丹汞对于他身体造成的损伤,让他身体的负荷不断变轻。

    此时他连受重击,体内的血肉和骨头里都是各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痛意,然而越来越多这种元气的吸入带来的轻松感觉,却让他甚至忽略了这些痛苦。

    齐眉看着他,突然莫名的心寒。

    他的身体里,第一次真正涌出了恐惧的意味。

    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然而事实在于,林意此时虽然平静的看着他,然而林意十分渴望获得他身体里更多的这种元气。虽然林意的神色之中并没有过多的透露这种渴望,但这种渴望,让林意看着他的时候,就很自然像是饿急了的孤狼看到了香甜的血肉。

    齐眉并不能理解和猜测出林意此时心中真正所想,他只是将这种恐惧归结于林意太过古怪,归结于他竟然能够连续抵挡自己的全力一击。

    “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这样撑下去。”他看着林意说道。

    他必须说上这样一句,来重新给自己鼓足勇气和信心。

    “就只有这样吗?”

    凝视着这人的独目,林意知道这名修行者已经沉浸于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已经丧失了之前那种无比狡诈的判断,于是他冷笑了起来,不屑的看着对方,道:“你有多少剑,我便能接多少剑…你就只有这样的手段,你也想独自击败魔宗?简直是可笑。”

    齐眉脑门里轰轰作响,一半是因为愤怒,一半是因为连续承受大量元气吞吐,他的眼前一片血红,在他的潜意识里,魔宗一直都是南朝人,是个背信弃义的南朝人。

    此时站在他对面的林意,也是南朝人,也和当年的魔宗一样气度不凡。

    魔宗的身影,和林意的身影,在他的眼中慢慢重合。

    魔宗就似乎变成了现在的林意,林意就变成了他最为痛恨的魔宗。

    他的喉咙里响起了一声如野兽般的嚎叫。

    无数肉眼可见的灰色气流诡异的从这个洞窟顶端的石中渗出,就像是无数条灰色的丝线不断流入他的身体。

    与此同时,他身后地宫之中不断响起刺耳的剑鸣,一道接着一道剑光亮起,那些剑坑之中的剑连续不断的被恐怖的真元力量推动,飞了出来。

    一柄黝黑的剑首先破空而至。

    这柄剑只有五尺来长,然而剑身上的真元流动在符文之中,激发出来当年那名剑主人的剑气,竟然使得这柄剑在林意的感知里比那根镇河塔心还要沉重。

    这柄剑的剑身上不断流淌出真元,又不断卷吸来更多的天地元气,刺到林意身前时,这柄黝黑的剑已经不像是一柄剑,而像是一块黑色巨碑。

    林意手中的剑斩了出去。

    一道狂暴的剑光在他的身前出现,斩入了这块黑色巨碑。

    两道狂暴的黑色飓风从他的身体两侧卷过,他手中的这柄如阴天乌云般的剑很轻柔,然而极为锋利,而且材质极为坚韧,并没有像之前他随手捡到的那柄普通长剑一般有碎裂的可能。

    而且他虽然一直用蛮横的力量对敌,但是他实际上,一直是一名掌握着精妙剑招的剑师。

    他的这柄剑落在了这柄飞坠而来的黝黑的剑的剑身上,却并没有任何蛮力的冲撞,他手中的剑就像一根在风中飘摇的柳枝,卸掉了这柄黑剑的部分力量,然后轻挑在一侧,将这柄黑剑借势往后挑飞了出去。

    黑剑之后,是一柄分外明亮的剑,亮得就像是黑夜之中的闪电般刺眼。

    这柄剑后发而先至,只是分外的快,所蕴含的真元力量却并不强大,因为这柄剑的剑身上,有一种很自然的湮灭元气的力量。

    原先那名剑主人,应该是一名可怕的刺客,他的这柄剑应该能够直接洞穿很多修行者的真元防御。

    然而这柄剑对林意而言毫无作用。

    因为他原本就没有真元可破,而且他的感知足够强大,足够捕捉这柄剑飞行的任何轨迹。

    所以在挑飞那柄分外沉重的黑剑的刹那,他的另外一只手便伸了出去,直接如同抓住闪电一般,硬生生将这柄剑抓在手中。

    “碧水剑!”

    “光阴神剑!”

    “毒龙!”

    “九阳剑!”

    一道道惊呼声不断在林意的身后响起。

    随着林意和这人的战斗,城中已经有更多的高阶修行者赶来,他们认出了飞向林意的许多剑。

    这些剑都很强大,都是在修行者的历史中留下过光辉战绩的名剑,光是这些剑同时出现在这里,便已经足够让这些修行者震惊,而且最令他们无法想象的是,和林意战斗的这名修行者,竟然能够近乎完美的模拟当年的那些剑主人的出剑。

    落剑如雨。

    林意就面对着这场剑雨。

    他身周地面的石地不断炸裂,不断崩塌,然而他却如激流之中的磐石巍然不动。

    所有这些修行者震撼的看到,所有这些刺向林意的剑,不是被挑飞,便是被斩落,全部无用!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