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五十七章 阴雨

第七百五十七章 阴雨

    狂风呼啸,伴随着齐眉沉重的呼吸,这原本光线十分晦暗的洞窟之中似乎凝结了无数死亡的阴影,空气里甚至出现了淡淡的灰色雾气,然而在林意的感知里,却并没有新的杀意生成。

    他便明白,自己的强大也终于让这名敌人感到有所忌惮。

    既然这种刺激还不够,那就需要更激烈一些。

    他知道魔宗便是这人的死穴,于是他充满嘲讽的冷笑了起来,“连我都打不过,还妄图一个人找魔宗复仇,还说什么复仇的愉悦不能和人分享,像你这样的人,连外面的天地变成什么样都并不了解,哪怕再遭遇魔宗,也只有被魔宗再次击败的命运。”

    “放肆!”

    当魔宗两字不断在脑海之震响,齐眉只觉得自己头颅之中都响起了无数道嘲笑声,他那半边失去血肉的脸又似乎疼痛起来,那种骨头里泛出的痛苦就像是无数根钉子扎入他的神魂,让他无法呼吸,也无法思考。

    “够了!”

    他发狂的咆哮起来,打断了林意的说话,“你难道到现在还不明白,越是在这种死人很多的地方,我便越是能够永不停歇的战斗,哪怕你再强,你的力量也终有耗尽的时候….”

    “那试试?”

    然而他的咆哮也被林意打断,“何必那么多废话,击败我,才有可能击败魔宗,否则就全部是妄言。”

    狂风骤静,死寂无声。

    此时的无声,并非是没有人真正的发出声音,而是无数道灰色雾气携带着天地元气疯狂的朝着齐眉的身体涌去,这些元气的行走甚至让声音都无法在这片空间震荡。

    一道灰色的气剑隐约要在齐眉的身前形成,然而在下一刻,却诡异的消失。

    因为齐眉改变了主意。

    他觉得再用这样的手段太过老套,而且这似乎并不能很快将林意杀死。

    他明明最为痛恨的是魔宗,但此时林意的连续嘲讽,却让他的恨意暂时转移到了林意的身上。

    他想要将林意千刀万剐,所以他决定让林意见识一下真正的剑流道。

    他的身后,绝对寂静无声的地宫里,响起了嗤的一声轻响,仿佛什么东西被刺破了。

    一道强烈的震动产生,空气和石屑从地宫的门口喷涌而出,但有一柄剑,却是已经越过了所有这些气劲和尘土,宛如流星般刺落向林意。

    这是一道真正的剑,是剑坑之中激发金铁气息的剑。

    当年剑流道之所以能够成阵,便是因为隐剑山宗拥有许多足够强大的好剑,这些剑不只是材质绝佳,而且都曾经是一些强大修行者的佩剑。

    这些强大的修行者虽然已经死去,然而他们一生之中奔行在这些剑之中的真元气息,却赋予了这些剑独特的烙印。

    在足够流速的狂风不断席卷过这些剑的剑身上,这些剑凭借着这些真元气息的烙印,便遵循着原先主人的习惯,自然从狂风之中抽引所需的天地元气。

    齐眉在很多年前便是隐剑山宗剑流道大阵的主人,他之所以无比痛恨魔宗,是因为他始终觉得,若不是被魔宗暗算,哪怕没有魔宗传授给他的那门魔功,他也必定是天下最强的修行者之一。

    这些剑流传数代流传到他的手中,他却是第一个真正摸清所有剑的气息,彻底发挥出剑流道大阵力量的主人。

    所以每一柄剑的气质,每一柄剑如何发挥最完美的力量,他十分清楚。

    此时以他的真元力量来御使这些剑,剑意是当年那些剑主人的剑意,就如同当年那些剑主人在对着林意出剑,但力量却远比当年那些剑主还要强大。

    这一道剑是柄七尺长的青剑,但如流星般飞刺林意的眉心,却是在空中不断凝结霜意,在飞到林意的身前时,这柄剑已经通体布满白色的寒霜,如同带着整个深秋的寒意而来。

    林意的面色无比凝重。

    他不敢用自己的身体或是双手直接去接,他双手的红龙银鲨手镯顺着手腕滑落在他双手手中,然后他的双手都同时挥了出去。

    看似轻描淡写,实则他的身体松弛有道,就如同一团弹钢。

    石桥上轰的一声巨响,他的身后地面上直接被破散的剑气先行切出数道深深的剑痕。

    他的整个身体剧烈的震颤起来,这柄布满白霜的一剑,被他用这一对手镯挡住了。

    这柄剑停在空中,然而这柄剑上的真元力量却还在向前。

    一片碎裂声响起。

    剑身上坚硬如铠的白霜从剑身上脱离,伴随着一道耀眼的剑芒,从剑锋上喷涌而出,全部喷在林意的身上。

    林意尽可能的往上挺直身体,这些白霜和剑芒没有能够刺中他的面部,但全部冲在他的胸口。

    随着一声闷哼,他整个人往后弹了出去,双脚在地上急速的滑行,拖出一条耀眼的火花。

    那道青剑上光芒瞬间黯淡,从空中坠落。

    然而就在这柄剑刚刚开始下坠的刹那,整个空间里已经响起了齐眉的一声深深的吸气声。

    一片阴雨瞬间落了下来。

    这个地宫在达尔般城下方的石窟之中,这上方岩石顶部十分干燥,根本不可能突然下一场雨,此时阴雨连绵而落,是因为第二道卷吸大量磅礴元气的剑意已经生成。

    齐眉的左手微微弹动着,如同操控着天地间看不见的琴弦,他心中充满残忍的快意,看着第二道剑从雨丝之中骤然出现,刺向林意的咽喉。

    这是一柄黑灰色的剑,就像是天空之中乌云的色彩。

    这柄剑在距离林意的咽喉还有数尺之遥时,剑身上的真元气息就已近消失,然而数十股阴冷潮湿的元气,却瞬间沁入那些坠落的雨滴之中,然后将这些雨滴变成无数道小剑,冲向林意的脸面。

    剑尖指向林意的咽喉,但这些真正的剑威,却是尽数打向林意的脸。

    他只有半张脸,所以此时哪怕看着林意完好的面容,他都分外的憎恨。

    他被林意彻底的激怒,所以此时已经不只是想着要杀死林意,而是要用诸多残忍的手段来杀死林意。

    他觉得林意的脸会马上变成一团烂肉,双眼都会被刺瞎。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