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五十四章 无惧

第七百五十四章 无惧

    听着齐眉的这番话语,林意凝视着他的半张面容,再次确定这人在当年被魔宗欺骗和背叛之后,性情便已经变得极度极端,他的想法和行事手段,已经不能用常理度之。

    “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只是世间任何事,岂有完美之说。”林意自觉自己并不算什么好脾气的先生,面对对方的咄咄逼人,他也觉得自己并没有一定要赔笑的必要。更何况他也是十分聪明之人,他隐然看出,对方似乎根本无法可谈。

    “在我看来,不在于你是一个人杀死魔宗,还是很多人一起杀死魔宗。”

    他看着齐眉,也笑了起来,“关键在于,能不能杀得了魔宗。”

    “你是在质疑我?”齐眉看着林意,他很明显的感到了林意的一些不屑,他心中愤怒的火焰开始燃烧起来。

    林意挑了挑眉,他甚至懒得回答。

    如果对方一定想要战,那他便根本不想废话。

    “我知道你很强大,因为拓跋熊信动用了原先那些准备对付魔宗部众的手段都没有能够奈何得了你,我也知道,你心中觉得魔宗比我强大,所以看着我就像是看着个笑话,而且你心中也一定认为我不知好歹,你想不通为什么我要拒绝你的好意。只可惜你不明白,要想战胜魔王,只有自己成为更强大的魔王。”

    齐眉的眼瞳因为愤怒而变得血红,然而他的脸上却反而浮现出一种残忍的笑意,他看着林意,缓缓的说道:“最为重要的是,我不觉得我需要依靠任何人,而且只要在修行者多的地方,在死了很多人的地方,我不觉得有谁能够战胜我,包括魔宗,包括那些已经进入了入圣境甚至更高境界的人。”

    “我觉得你已经疯了。”

    林意并没有出声,但是夏巴萤却是毫不留情的冷笑着说道。

    “是么?”

    齐眉看了她一眼。

    他的体内一声轰鸣,一股对于夏巴萤这种神念境的修行者而言都十分可怕的真元气息波动在他的身外震荡开来。

    无数缕肉眼难见的气流以寻常修行者根本无法感知的速度凝结起来,然后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晶莹气剑。

    这道晶莹的气剑在为人所见之后,却如同绝对静止般静静悬浮在空中,明明杀意已经直指夏巴萤,然而这道晶莹的气剑却似乎并不急着落向她,只是在不断昭示着力量和威严。

    夏巴萤眯着眼睛凝视着这一柄晶莹的气剑,她心中瞬间凝重无比。

    只是这样看似极为简单的一道气剑,在她的感知里,却是一座海量真元和天地元气凝结而成的巨山。

    这样的一剑,哪怕她能够接住,也必定受伤不轻。

    然而这并非重点。

    因为齐眉很清楚她并非是此间对他最大的威胁,林意才是。

    而令她根本无法理解的是,这一道气剑之中蕴含的真元数量之巨,足以将一名神念境的半身真元尽数抽空,而且按理而言,任何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都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真元喷涌。

    只是一个动念之间,就将自己体内半数的真元从自己的经络之中逼了出来,这种惊人的真元喷薄,直接就会让这名修行者的浑身经络爆裂而亡。

    她甚至可以理解,齐眉将魔宗传给他的那门功法也修行到了极致,可以瞬间食死,汲取大量的真元化为己用,补充他大量失去的真元,但是她根本无法理解,一名修行者如何能够承受这样的真元喷涌。

    林意也无法理解。

    但他相信存在即合理。

    他根本无暇去思索对方如何能够做到,因为他同样感觉得出来,夏巴萤不可能毫无损伤的接住这一剑。

    轰的一声,他的身前空气里响起了一声爆鸣。

    他极为简单粗暴的一拳朝着这一道明显是示威的晶莹气剑砸了过去。

    他身体血肉之中的力量并未完全爆发,只是体内的那些丹汞却以最快的速度流向他的拳头。

    他的身体本身,就是可以天然瓦解对方真元的容器,只是他首先要保证的,便是自己的拳头和半边身体不会被对方的力量直接击碎。

    他已经接过很多名神念境修行者的全力一击,只是那些神念境修行者的全力一击,也不可能调动浑身的半数真元。

    即便他依旧采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应对,但他此时心中实是凝重到了极点。

    他的眉头很自然的深深蹙起,他的神色虽然依旧显得十分平静,然而随着一步前踏,一拳砸出,他身上的气息也瞬间产生了极大的变化,他的身体很自然的在许多人的感知里变得庞大起来。

    齐眉半张脸上的神色也迅速凝重起来。

    他也可以感觉到这名年轻的修行者身体里蕴含着的一种无法理解的力量,只是他更多感到的是惊诧和可笑。

    他依旧不觉得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会比魔宗更可怕。

    哪怕是魔宗用这样的方式来接他这一剑,拳头也一定会碎掉。

    啪的一声。

    闪耀着妖异的深红色光泽的拳头和晶莹如玉的气剑撞击在一起,林意脚下坚硬的石地上瞬间出现了无数道裂痕,就像是一张蛛网朝着周围延伸。

    他在千军万马之中,即便是从高处跃落,双膝也甚至没有什么明显的弯曲,然而此时,他的双膝却是往下弯去,他整个人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压得往下蹲去。

    一声闷哼从他的喉间发出。

    随着这声闷哼,他的唇齿间喷出些雾化般的血沫。

    他脑后扎起的头发都被震散,一根根头发被激荡的气息激得如同一根根铁丝般乱甩。

    然而齐眉的眼中没有任何的得色,他那只独目死死的盯着林意的拳头。

    林意的拳头依旧完好无损。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那一道晶莹的气剑上。

    那道晶莹的气剑上也出现了无数道裂纹,然后迅速绽放!

    这道原本如巨山般往下压来的气剑突然往上抬起,然后碎裂成无数道气流,每一道气流都在林意拳头前方的空气里炸开,变成一圈圈可怖的气浪。

    林意脚下的地面溅起许多石砾,这道石桥微微的颤动着,石桥的边缘不断朝着下方的深渊滚落碎石,甚至给人一种要断裂的感觉。

    林意的嘴角也缓缓的沁出些红意,然而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却并未再往下沉去,他站了起来,缓慢而稳定的站直。

    (今天受邀去南京参加了一个共青团组织的公益活动,当天开车来回,没有多少码字时间,所以今天更新略少,明天应该有时间多写一点。)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