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五十三章 深谋

第七百五十三章 深谋

    “我花了不知道多少心力,才让拓跋熊信相信我可以帮助他一举突破神念境,花了足足二十年时间,终于设计让魔宗将从整个西域和党项收获的诸多宝物积累在达尔般城。你们竟然问我,那些东西难道和魔宗有关?”

    齐眉用一种看着白痴的目光看着林意等人,嘲弄的说道:“我等待着这一天等待了已经二十年,为的就是让魔宗听到他辛苦收刮得来,好不容易积累的这些宝物却被我吞了的消息。我想着那时候他的脸色一定异常精彩,只是没有想到,在这最后的关头竟然功亏一篑,他倒是没有提前察觉拓跋熊信的异动,但你们却反而凭空杀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达尔般城那个古物库里,都是魔宗从西域和党项一带收刮而来的东西?”夏巴萤心中狂喜,她想到,若是真按这齐眉所说,那便不是凑巧他们随手翻了几样就得到些惊人的物事,这整个古物库里恐怕还会有许多惊人之物。

    “在北魏的整个漠北,不知有多少他的崇拜者和追随者在帮他寻觅各种陨铁,各种难得的炼器材料。”齐眉冷笑道,“在西域和党项,他有数名部众即是商队首领,常年用高价收购宝物,同时也是西域一带的沙盗首脑。从漠北得到的陨铁,便常年流入绝对忠诚于他的数个北魏炼器工坊,而西域和党项这一带的古物,便是他的私产,不想让北魏皇帝知道,便累积在此。他这人最擅长的,便是避开那些皇帝和权贵目光灼热的盯着的肥沃疆域,却是在那些人目光之外的边地耕耘。用赐予人力量和让人成为修行者的手段,他不知道收了多少愿意为他卖命的人。”

    “所以其实拓跋氏和魔宗暗中勾结?”白月露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那倒不是拓跋氏,而是拓跋熊信。”齐眉摇了摇头,此时他的胸中依旧有些快意生成,“拓跋氏是和北魏皇族交好,只是拓跋熊信暗中为魔宗效力,只是他这为魔宗效力,其实却是出自我的暗中授意。从很多年前开始,我便给他谋划了一个前程似锦的未来。我帮助他修到了神念,又让他相信,我可以帮他突破神念,成为天下可数的修行者。与此同时,我教唆他先暗中为密宗效力,利用拓跋氏的一切资源,为魔宗提供方便,不只是提供一些军情和钱财,还为魔宗提供一切他所需的修行之物。我让拓跋熊信相信,这些付出终有一日会有回报。终于在我的一步步教导之下,拓跋熊信越来越得魔宗的信任,他成为了魔宗在党项最为信任的心腹,而拓跋熊信随着他修为的增长,他的野心也自然不断滋生。当魔宗费尽心力让诸多部众从西域一带收刮得来的宝物源源不断的送来,积蓄到这足够多的地步,我便已经到了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候,我准备让拓跋熊信吞掉所有这些积累的宝物,和魔宗反目。”

    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虽然这齐眉只是简单的述说,然而这些话语不断传入他的耳中,他却是有着说不出的惊心动魄之感。

    这和修为高低无关,他很清楚,要让魔宗信任拓跋熊信,到最终让西域的那些魔宗部众将辛苦收集而来的宝物送到这里积存,其中便不知道要多少阴谋诡计的手段才能做到。

    齐眉此人何止是聪明,简直就是狡诈和老谋深算到了极点。

    “如此说来,拓跋熊信之前如此如临大敌,甚至暗中和细封英名联盟,让细封英名的大军作为伏兵,其实想要对付的敌人,便是魔宗的人?”白月露的声音再次平静的响起。

    “不错。”

    齐眉得意的笑道:“魔宗此人心机深沉,又极有涵养,即便发怒,也不会犯什么严重的错误,但是他的那些部众却毕竟不如他。我让拓跋熊信吞了这些宝物,然后故意将这消息散布出去,先行让他的那些在西域和党项的部众知道,他的那些部众,自然会出离愤怒,若是他们自己的宝物,哪怕丢了也无所谓,但是是他们无比尊敬的魔宗大人的宝物,他们绝对不容许在自己的手上失去,所以他们肯定会先行来设法夺取宝物。这些魔宗部众统御的沙盗和马贼加起来也不过数千,但是其中有不少得过魔宗亲传功法的魔宗部众,却是不容小觑。当然我们军队如此之多,又有精心准备,除非是魔宗亲自率着所有的部众前来,否则那些部众前来找拓跋熊信的麻烦,便只有一个下场,就是全部死在这里。”

    “魔宗的弟子虽然多,但是真正得力的部众,却也死得差不多了。”

    齐眉更加快意的笑了起来,“若是他听到自己辛苦积攒的宝物全部落在了我的手里,而他这些部众又全部被我所杀,连尸身都说不定挂在达尔般城外示众,而且这里苦寒,直接就会被冻在冰棱一块,千百年都不腐,如同雕塑。你说他会什么心情,他会不会亲自来这里找我的麻烦?”

    “你真的很厉害,这些年从来只有魔宗算计他人,却没有什么人能够算计到他。”

    白月露真诚的看着他,说道:“只是你之前说过,你当年修行他传授给你的功法,以至于你的真元可以被他所控,所用,那他现在修为又比当年精进,你现在却为何有信心可以面对他,难道说,你已经找出了可以克制他魔功的方法?”

    “多谢你的夸赞。”

    齐眉收敛了笑意,他看着白月露,半张完好的脸面变得一片漠然,“我当然找到了可以克制他魔功的方法,只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白月露微微一怔。

    林意和夏巴萤以及在后方听着的那些细封氏和夏巴族联军之中的诸多修行者也全部愣住。

    之前这齐眉几乎是问无不答,而且言无不尽,突然来这样一句,便让他们很不适应。

    “当年我最愚蠢的,便是相信了魔宗,告诉了他我修行的秘密。”

    齐眉冷漠而充满怨毒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么多年之后,难道我还会犯同样的错误?”

    林意慢慢蹙眉。

    他感觉到了一股杀意。

    “不管你想不想告诉如何克制魔宗魔功的方法,我们都可以共同对付魔宗。”他看着齐眉,认真的说道。

    “只可惜,我不想相信任何人。”

    齐眉漠然的摇了摇头,道:“而且我为什么要和你们一起共同对付魔宗?为什么我要将这种复仇的愉悦和你们分享?你们难道不明白,你们已经破坏了我的好事,亲手杀死他们所有人,和其中很多人被你们杀死,这种愉悦,难道会一样吗?”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