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五十一章 魔功

第七百五十一章 魔功

    “可笑这欺世盗名的无耻之徒,竟然连自己的出身来历都不敢让人知晓。”齐眉不断冷笑,他看着林意,那只独眼里散发着无穷无尽的憎恨和怨毒的光芒,“他原本就是南朝孤山剑宗的弟子,为了孤山剑宗的一门隐秘功法,他甚至暗算了自己的师尊,却反而嫁祸给了别人,以至于孤山剑宗分崩离析,他自己却假死,隐名埋姓潜逃到了北魏的边地,在北魏的边地他修行了很多年,然后才返回北魏腹地,可笑我当时被他蒙骗,听他述说自己逃出南朝是因为家门之仇,被南朝的修行宗门迫害,他给了我一门功法,得了我的信任,我让他寄居在隐流山宗,没有想到他却是狼心狗肺,暗中窥探了我宗的秘术,骤然发难,将我重创。”

    说到此处,齐眉半边完好的面容都不断抽搐起来,显得无比的狰狞,“当年若不是我和他推心置腹,当他真正挚友,将我对于修行的许多见解都毫无隐藏的讲解给他听,他当年根本都未必是我的对手,又何来今日之地位?”

    “既然如此,那你不如和我们联手,共同对付魔宗?”林意虽然觉得此人暴戾好杀,但听他讲自己的际遇,倒是觉得这人的暴戾好杀可能来自魔宗的背叛和欺骗,来自于仇恨,再加上此人的力量的确非凡,他倒是有心招揽。

    “怎么,你想招揽我?”

    但这齐眉心思却极为机敏,听到林意如此说道,他顿时就冷笑了起来,“你算什么东西。若你是南朝皇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二,你最多便是个南朝大将,我和你联手,难道还要看南朝皇帝的脸色行事?”

    林意闻言眉头又是一皱,他直觉这个人的心态已非常人,很难以常理度之,很难打交道。

    夏巴萤却也是冷笑一声,道:“怎么,南天三圣的弟子,手握数十万大军,难道还辱没了你不成?”

    “南天三圣?”

    她原本抛出南天三圣四字,心想这人肯定大吃一惊,但她根本没有想到,这齐眉却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南天三圣又是什么东西,竟然敢直接用这圣字?”

    此言一出,便是后面那些围观的修行者都是一片哗然,但夏巴萤微微一怔之后,却是反而反应了过来。

    这齐眉和魔宗的恩怨似乎早在很多年前,是魔宗刚刚在漠北修行,第一次返回北魏腹地,还未开始统一漠北的那些修行者时,那如此算来,南天三圣的确还没有横空出世。

    那按这世间来算,他和魔宗的恩怨至少也在二十几年之前,所以这人的半边面目虽然年轻,但恐怕真正的年纪也至少有个五六十岁以上了。

    “南天三圣乃是当世修为公认最高的三人,你所说的那魔宗,和这三人相比,也只是萤火之光面对皓月,不可同日耳语。”夏巴萤心中明白这人对南天三圣毫无了解,便想到了之前罗姬涟随口乱说的手段,她便也有心恐吓这人,道:“你所认为的大敌魔宗,想要去和南朝皇帝谈判,结果便被他的师兄,南天三圣的另外一名弟子打得落荒而逃,现在都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什么!”

    齐眉的身体猛然一震,他面色剧变,在当年败在魔宗之手后,他一心报仇,千辛万苦才想到了报仇的办法,隐忍藏匿在此处,他自己在年轻时,便已经是北魏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在他看来,当世能够和他一争长短的,也只有魔宗这人而已。

    他怎么都不能想象,过了二十余年,难道南朝出现了这样三个逆天的修行者,便是连他们的徒弟,都已经能够击败魔宗了?

    此时聚集在这地宫入口处的那些细封氏和夏巴族联军之中的修行者全部都有恃无恐,他们只觉得这人就算再过厉害,也不可能是林意的对手,所以此刻再看到这人失魂落魄的样子,他们之中顿时不少人嗤笑出声,道:“怎么,难道还不信?连南天三圣的名头都没有听说过,那自然是连北魏迁都和南朝已经改换了新朝都不知道。怪不得在林大将军的面前,还敢如此狂傲。”

    齐眉听着这些嘲弄的笑声,他不知此时南天三圣之中已有两人死去,而且另外一人也不知在何处,但这些嘲弄的声音,却让他可以确定,的确有这样三名强大到逆天的修行者存在。

    他那半边脸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白月露一直在安静的听着,她只是认真的听着这人所说的每一个字,直到此时,她才抬起头来,看着他,认真的问道:“魔宗传授给你的,是否就是那种食死人元气而化为自身真元的功法?”

    齐眉此时有些茫然,但白月露的这句话,却如同一道霹雳击中了他,他瞬间回过了神来,怨毒无比的笑了起来,“不错,他当时传我的,便是这食死人之气的功法,这门功法,就是被孤山剑宗藏匿起来的魔功,他当年杀师嫁祸,为的就是这门被孤山剑藏封存的魔功,除了他之外,孤山剑宗其余任何人都根本不知道这门功法的隐秘,怎么,他后来又拿这门功法骗了很多人么,现在怎么变得人尽皆知的样子?”

    白月露摇了摇头,平静道:“也并非是人尽皆知,但我们和魔宗部众交战甚多,也已经知晓了这门功法的奥秘,而且这门功法似乎存在致命的缺陷,我看前辈今日际遇,恐怕也是被这门功法所害,相比比我们更加清楚这门功法的致命缺陷所在?而且我们也知晓,魔宗自己似乎比任何人都清楚这致命缺陷所在,所以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寻找弥补这致命缺陷的方法。”

    “这门功法当然有致命缺陷,但是最为致命的,却是其他所有修行这门功法的修行者,都会被他克制!”齐眉心境再次剧烈波动,他那半张完好的面孔扭曲起来,身外狂风大作,“若不是我被他欺骗修行了这门功法,当年和他比斗,便不至于被死死压制。”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