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四十九章 口气

第七百四十九章 口气

    “做什么,窝里反?”

    林意已经行走在通往这座地宫的石桥上,之前那条巨藤开花时,他便已经感觉到身前的压力一轻,此时他双目更是适应了周围的晦暗光线,甚至已经可以看到一些气劲从地宫之中激飞出来,他顿时可以确定这地宫之中反而发生了战斗。

    他好奇的看着地宫门口晃动的那些影迹,接着便听到了骇然的惊呼声。

    一道道身影从地宫之中倒飞出来。

    所有这些原本十分忠于拓跋熊信的修行者和军士发现自己处于两难的境地。

    他们所效忠的拓跋熊信已经死了,而无论是地宫里那名诡秘的黑袍修行者,还是此时连通着这座地宫的石桥上的林意,都应该不是他们所能战胜的存在。

    他们进退两难。

    “拓跋熊信空有野心而已,其实你们可以选择追随我,我可以收你们为弟子。”

    也就在此时,地宫之中那名只剩下半张脸的黑袍修行者的声音响起,传入这些人的耳中,“如果你们肯全心侍奉于我,我甚至可以……”

    “放你的狗屁!”

    这名黑袍修行者的声音被数声愤怒的厉喝声打断。

    所有能够在这里追随拓跋熊信的部下,都并非只是和纯粹的利益有关,他们之中的很多人是拓跋熊信生死与共的战友,有些人受过拓跋熊信的巨大恩惠,对于这部分人而言,对于拓跋熊信的忠诚,不只比利益重要,甚至比他们的生命更为重要。

    “我很不喜欢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

    地宫之中那名黑袍修行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林意感觉到这座桥上的狂风再次变得猛烈起来。

    只是狂风里并没有剑意。

    没有任何一道无形剑气在石桥上的狂风里形成,所有的剑意都在那几名愤怒厉喝的人身前响起。

    那几名修行者歇斯底里般狂吼起来,他们体内的真元疯狂的从体内涌出,然而却无法和身前的剑气抗衡,只在一刹那,无数道鲜血从他们的身上飞出,然后他们的身体便崩解,破碎的血肉被震飞,被狂风吹散,落向桥上和两侧的深渊。

    空气里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狂风之中有血珠飘散过来。

    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在战争之中,他当然见过无数比这个更血腥的画面,然而他很不喜欢高阶修行者刻意凌虐远不如他的修行者的这种暴戾手段。

    这个人的话语里充满了说不出的狂傲,而他的出手,则充满了说不出的暴戾的发泄意味。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看着桥头的那些拓跋氏的修行者和军士,问道。

    这些人之前当然是他的敌人,而且在他开始过桥时,这些人所想的都是用自己的生命为拓跋熊信赢得一些时间。

    然而此时,听到林意的这一句话,桥头这些拓跋氏的修行者和军士齐齐的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却是有人出声道:“里面的这个怪物背叛和杀死了拓跋城主。”

    林意和夏巴萤、白月露都是愣住。

    他们此时心中有很多不解,还想从拓跋熊信的口中得到解答,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拓跋熊信竟然已经死了。

    那名出声的拓跋氏将领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他对林意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就等着被地宫之中那名黑袍修行者杀死,然而令他也十分意外的是,地宫之中并无动静。

    “南朝的修行者?就是今夜攻下这座城,让拓跋熊信无可奈何的人物?”

    黑袍修行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是南朝人。”

    林意点了点头,他微蹙着眉头,有些凝重的看着地宫的门口之内,道:“你呢,你又是何方神圣?”

    “我?”

    黑袍修行者说出了一个字,却是又传出了一些意义不明的笑声,一时没有后话,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今夜已经死了太多人,你们可以先出去,若是你们觉得一定要为拓跋氏而战,等到这里事了,我会给你们挑战我的机会。”林意并不想浪费时间,他看着那些桥头的拓跋氏修行者和军士说道。

    桥头的那些拓跋氏的修行者和军士都是心头大震,他们没有想到林意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们的一切美好和野心,今夜都是被夏巴萤和林意击碎,他们理应十分痛恨林意,然而此时和地宫之中那名黑袍修行者相比,他们心中似乎还是更痛恨那名背叛了拓跋熊信和他们的黑袍修行者。

    “就凭你这个后辈,也敢在我面前招揽他们,抢我的人?我不让他们走,谁能让他们走?”

    地宫里,黑袍修行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的声音并不显得洪亮,然而却带着一种所有人都感觉出来的戾气。

    地宫里响起许多奇异的震鸣声。

    那是剑坑之中的许多剑在震鸣。

    林意身前的狂风却似乎突然小了些。

    他身前的狂风似乎突然消失了一块,然而消失处,却是出现了许多透明的晶莹剑尖。

    大量的真元汇聚着天地元气急剧的凝结,形成了数十道如实质般的剑,朝着林意的面目之间刺来。

    林意眯起了眼睛。

    他感受到了这种暴戾的意味,他想象得出地宫之中这名修行者很想自己的脑袋在下一刻爆碎开来,只是他并不觉得这人会如意。

    他凝视着这些剑,然后异常简单的挥出一拳。

    无数琉璃碎裂般的裂响在他身前响起。

    他的脚下亮起一条耀眼的火光。

    他的铁靴和坚硬的石地不断的摩擦,他的身体在往后滑动,然而他挥拳的姿势却并未有任何的变化。

    那些朝着他的面目刺来的晶莹剑流,在他的拳前纷纷破碎,变成无数条肉眼可见的气浪。

    林意感受着从拳面上不断侵袭进自己血肉的真元力量,他确定这种真元力量虽然强大,但依旧无法超出神念的范畴,于是他略带嘲讽的冷笑起来:“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不过是神念,何来这么大的口气?”

    地宫里,那名黑袍修行者抬起头来,一抹震惊的情绪在他那只完好的眼瞳里扩散开来,然而在下一刻,尽数化为一种嗜杀的狂傲和暴戾意味。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些寻常的修行者根本感觉不到的死亡气息,从他身前那些尸体的身上逃逸出来,然后迅速的收敛进他的体内。

    他不觉得林意能够战胜自己,他甚至不觉得这世上还有人能够战胜自己。

    所以他决定先杀死桥头上的那些拓跋氏的修行者和军士。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白月露在林意的身后抬起头来,然后平静的说道:“我大约知道你是谁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