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四十六章 巨藤

第七百四十六章 巨藤

    迎面而来的风中,隐约有种若有若无的元气波动,十分规律。

    “这里的风并非是纯粹自然。”白月露也感知到了这种法阵独有的气息。

    “你们伤势如何?”林意正好看到那两名之前被他夺了剑的女剑师在一旁调息,那两名女剑师体内的真元气息波动不堪,显然受伤不轻。

    这两名女剑师是双胞胎,一个叫做蓝衣蛾,一个叫做蓝衣蝶,两人原本就对林意在战场上的不杀之恩十分感激,此时听到林意的问话,两个人都是有些受宠若惊,僵了片刻,蓝衣蛾才行了一礼,道:“伤势不算太重,只是林大将军您要是过去,也要小心,这条道上越是往前,风力越是惊人,而且狂风之中有些风被法阵力量凝成一束,就像是一道道看不见的飞剑。”

    “就像一道道看不见的飞剑?”林意微微一怔。

    这两名女剑师都是点了点头,换了蓝衣蝶说话,道:“我们只是往前硬冲了数十步,就被这风剑震伤。”

    “是剑流道。”白月露的声音突然响起。

    “剑流道?”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这是北魏隐剑山宗的独门阵法,只是隐剑山宗在北魏迁都之前就已经被灭,这种阵法早已失传。”白月露平静的注视着那条石桥般的通道,道:“这种法阵必须建立在天然风口之上,用锐剑和法阵切割,让罡风之中形成无形剑气,但只是在一个数十步的区域内,剑气的威力达到最大。””

    说到此处,她看了一眼那两名女剑师,道:“你们被震伤的位置,应该便是接近这剑流道的威力最强处。”

    “所以并非是越靠近对岸,剑气的威力就越强?”夏巴萤顿时明白过来。

    白月露点了点头,“只要穿过那数十步的区域,威力自然减弱,这种法阵,就是要借着风势造成越前行威力越强的错觉,当初隐流山宗的剑流道法阵就是从上至下,建立在山门阶梯山道上,给人一种根本无法登山的感觉。”

    那两名女剑师呆了呆,她们虽然也听清楚了,但是自知即便是那些剑气的威力不会无止尽的往上增长,她们也自觉穿不过那数十步的区域。

    “你们跟在我身后。”

    林意对着白月露和夏巴萤说了这一句,他看着前方那条“剑流道”,自觉那种和真元相关的剑气应该无法伤得了自己。

    “你们不用跟进来,也不用这么多军士在这里面等着,你们只要注意城中和城外出口便是。”在开始动步时,林意对着细封氏的这几名高阶将领说道。

    这些细封氏的高阶将领对林意敬若神明,哪里敢不听,顿时纷纷传下令去。

    ……

    就如隔河相望,只是听着那些地道之中的动静,剑流道尽头那端的数百人已经知道了林意的到来。

    这种地势是真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势,只要有足够的修行者堵住这头,便是千军万马都过不来。

    然而面对这名传说中的南朝将领,剑道流这端的所有人却都没有信心将他拦住。

    因为林意才是凭借一人之力就让河对面的北魏大军无法入城的存在。

    这个地宫因为有三个顶尖,所以在外面看起来,便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正殿连着两个偏殿,然而实际上,内里只有一个大殿。

    只是这个大殿内的画面,却是无人可以想象。

    最靠近门处,是一个方圆十余丈的剑坑。

    这个剑坑之中,以各种姿态插着上千柄各色锋利长剑,哪怕这大殿之中的光线极为晦暗,但这些长剑剑锋上闪耀的剑芒,依旧给人一种刺目之感。

    这剑坑靠近内里的一端,有一条排水渠一样的暗沟,暗沟之中没有水流涌出,却是风声刺耳,有不知从何处引来的风流,从这个暗沟之中冲出,冲入剑坑,然后被切碎成无数条风束,冲击在这个剑坑的边缘。

    这个剑坑的边缘有无数条银色的符文朝着外面如桥的山道延伸,还镶嵌着许多不规则的暗青色宝石。

    这些奇特的暗青色宝石不停的闪耀,就像是许多魔鬼的眼睛在黑暗里眨动。

    这大殿的阵中,却更是难以想象的壮观景象。

    一道从顶部延伸下来的晶莹冰川几乎占了这大殿一半的空间,而这条冰川的后方,隔了一堆黑色的山石,便是一汪不停的散逸着热气的热泉。

    这热泉的水流是乳白色,但是深邃的水底,却是一种深红如火焰的色泽,就像是有岩浆在深处翻腾。

    一半是冰川,一半是热泉,寒暑奇异的在这个大殿各占一半,但这还不是全部。

    中间那一堆黑色的山石就像是一方黑色的小岛,但是黑色的山石之中,竟是生长着一株攀爬在冰川上的紫色藤蔓。

    这紫色藤蔓的主枝足有成人腰围粗细,便是那些分出的枝蔓,有些都有成人大腿粗细。

    这紫色藤蔓没有任何的叶子,但是许多纤细的藤蔓上,却是挂满了白色铃铛一般的花苞。

    这花苞的中心也是奇异的闪闪发出荧光。

    “圣师,还要多久?”

    拓跋熊信此时就在这巨藤之下,他一脸凝重的看着巨藤下盘坐着的一名修行者,道:“那人已经过来,凭借外面的那些人,最多只能阻挡他盏茶时光。”

    巨藤下的修行者穿着一袭黑袍,微微垂首,脸面上奇异的笼罩着一层黑色的雾气,连五官都看不清楚。

    就在拓跋熊信问话的这一刹那,他的身体微微一顿,他没有回话,身后的那株紫色巨藤上却是哔啵作响,藤皮上骤然裂开了许多道口子,有洁白的汁液不断从破裂的口中流淌出来。

    这些藤皮上裂开的口子里开始荡漾着一种奇妙的元气波动,在接下来的一刹那,每一道裂口之中,却有圆滚滚的物体往外凸起,就像是有些种子要破口而出的感觉。

    然而随着洁白的汁液如瀑般从这些圆滚滚的物体上滑落,即便是拓跋熊信的眼瞳深处都涌出了凛冽的寒意。

    从这些藤皮的裂口之中挤出的,全部都是一颗颗白色的骷髅头颅!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