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四十五章 地宫

第七百四十五章 地宫

    这名将领满脸通红,虽然这达尔般城下的确错综复杂,而且之前自然有拓跋熊信刻意封堵,但对于军队交战而言,这的确是无法辩解的巨大疏忽。

    “现在下面战况如何?”夏巴萤也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特意的拉这名将领的面子,作为夏巴族的最高统治者,她已经很擅长恩威并重的手段。

    “目前发现的敌人大概有一百到三百名,具体数量不明。”这名将领急忙回应,只是脸上的尴尬和羞愧神色越更加浓烈:“他们都在那个地宫之中,现在我们已经设法打通了几个通往这个地宫的通道,但是那个地宫的入口处正好架设在一条干涸的地底大河之上,两侧的悬崖高度至少有几百丈。那条地宫的通道就像是一座桥,有四五百步的长度,最为关键的是,桥对面地宫处也不知道是人为造成,还是天然的风壶口,吹过来的罡风太过凛冽,迎面吹来就像是在那种雪山之巅的山风一样,不紧让人无法呼吸,而且还冻得人发僵。对面借着风势随便射出来的箭都像是修行者箭师射出来的箭一样,我们已经组织了十几次冲锋,死伤了有数百人,还是冲不过去。只能够判断在对岸出现的敌人大概有一百到三百人,也只能看清这条桥样的通道后方应该是一座地宫,但内里具体有多少人,还是不清楚。”

    林意和白月露互望了一眼,两人终于明白了这名将领为何越发的羞惭,原来这细封英名的军队擅长在地下作战,但弄了半天,却还被人堵在那个发现的地宫之外,根本连对方的确切数量都没有摸清楚,充其量就是在下面多打通了几条通往那个地宫入口的道路。

    “那处地宫背靠着山体中心,目前想要从山体其它方位打通通道进去也不太可能,而且也不知道有没有其它出口。我们已经安排了军队在外围巡逻,以免他们从地宫别处出城。”

    这名将领接着说道:“细封英翎将军在下面督战,他一时强攻不下,生怕有变,便赶紧向林大将军通报求援。”

    “下面山体有没有彻底崩塌的可能?”

    夏巴萤皱了皱眉头,道:“不要到时候我们下去,他们用些手段,到时候将我们所有人都埋在了里面。”

    “这达尔般城实质坚硬,而且诸多地道和洞窟都有用各种手段加固,这一条条地道的加固手段,反倒是像在这山体之中加了无数筋骨,哪怕他们用法阵还是什么其它特殊手段造成强烈地动,也不会引起整座城的彻底崩塌,最多就是小规模的崩塌和落石。”

    这名将领看了一眼她和林意,大着胆子道:“寻常军士可能遭遇这种小规模的崩塌无法逃生,但以您和林大将军的力量,应该奈何不了你们。至于毒火毒气之类的,我们也本身有所防范,我们这些地道之中,也都有隔离和抽引的手段,便是连寻常军士都不会出现大规模的死伤。”

    夏巴萤在心中默默的说了声“我信你个鬼。”

    这些细封英名的部下的判断她现在是一点都不信,拓跋熊信要真的是还藏身在那个地宫里,便有诸多危险的可能。眼光这种东西,关键在于一个人站立的有多高。

    很多事情在承天境的修行者眼中不可能,但是到了神念境来看又不一样,如果是南天三圣那种存在,就又截然不同。

    不过越是如此,她越是不能再让这些人浪费时间,到底那地宫之中还藏着什么隐秘和阴谋,她也要亲自看了才放心。

    她瞥了一眼林意,就知道林意此时心中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想法,便不再多说什么,道:“那带我们下去。”

    ……

    达尔般城下的地道让林意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就是古墓的墓穴。

    建康城自古以来就是南方王朝的重城,历史上有很多朝代将建康作为王城,所以建康城内外很多大兴土木的地方,经常挖出古墓。

    林意记得自己在刚刚开始读书的那几年之中,钟山之中有次大雨导致山体滑坡,一次滑坡便露出了两个古墓的穴口,胆大的他甚至也让父亲的部下将领带自己去看过。

    那种墓穴就不是藏匿在泥地之中,而是硬生生的在山体之中开山凿出通道。他当年看过的那一个古墓不知道是古代的哪位王侯所留,总之比他那时候想象中的墓穴复杂得多,内里不仅有可供人行走,通往各个墓室的通道,还有很多通道用于排水、排湿,以及各种机关,甚至有些孔洞据说是当年建造墓穴后被封在里面的工匠秘密打造逃生所用,反正便是后来的学者去考究,都不知道其中有些半人多高的通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当年他请父亲的部将带他去开开眼界时,那个古墓已经被清理干净,但内里那种古怪的气味却依旧让他记忆犹新。

    这达尔般城的地下各种通道也真是和他当年的印象差不多。

    即便细封英名的军队已经在通道的各个角落都放置了照明用的马灯,有些地方甚至直接架设了火盆,熊熊的火光驱散了通道之中令人窒息的黑暗,但异常粗糙的石壁和有些看上去像是台阶又不像是台阶连通的深幽曲折,还是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达尔般城的地下之前是禁区,归拓跋氏的军队严格管控,许多通道口都是用石门或是铁栅封堵,但达尔般城的所有茅厕可不像建康一样讲究,尤其是所有权贵也不像建康城的权贵一样风雅,他们的作风可以用豪迈来形容,所有茅厕的下水,直接就是由匠师开凿出笔直向下的通道,直接通到地下深处或者地底暗河之中。

    南朝是极少有文人会深入到党项的这种城池之中长住,否则他们若是清楚的了解此点,回去之后一定会花费不少笔墨在这点,必定会将党项的这种重城描绘成建立在粪堆上的城池。

    只是达尔般城却并没有臭气熏天,事实上这是真正的因地制宜,很高的落差加上极寒和四处乱串的寒风,让达尔般城里的下水并不能散发出多少臭气,很快就自然风化掉了。其中有大部分,更是直接被地下水流和地底暗河冲走。

    常年的雪山融水轻易的就将诸多的污秽|物消融于无形,渗入到只有在夏季才会解冻的荒原里。

    只是达尔般城里虽然被大风不断吹刮,没有什么令人不愉快的气味,但在这地下通道里面,这气味就有些让人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而且很明显,虽然拓跋熊信将这城下划成禁区,但并不代表着没有人进入,以及在各种情况下往里面倾倒东西。

    林意和夏巴萤、白月露等人都算不上是养尊处优的人,但这地道之中随着寒风不断冲到脸上的气味,还是让他们的头皮有点发麻。

    所幸地宫的入口距离地面并不遥远,剧烈的风声和刺鼻的血腥气彻底遮盖住了地道理各种古怪的声音和那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味道。

    数条地道的交汇口,是一个数亩地大小的山洞,头顶的高度也足有两三丈。

    这种地方在达尔般城下至少有几十个,有些山洞甚至更大。这些山洞之中有些是天然的水溶洞窟,有些是人工采石形成,有些却是最早达尔般城建立时,特意开辟用于囤兵或者堆积物资所用。

    正是因为这种洞窟在达尔般城下很多,而且这个洞窟在迷宫一般的地下通道之中,也不算什么重要节点,所以之前细封英名的这支军队并没有对这个洞窟有过多的关注。

    一群细封英名座下的高阶将领和修行者聚集在一道风声呼啸的石门后面,这个时候心中是懊恼死了。

    听到传报林意和夏巴萤到来,这群高阶将领和修行者连忙让拥堵在这个山洞之中的密密麻麻的军士让开的同时,他们都是脸上火辣辣的快步迎了上去。

    这里最高将领是细封英翎,他是细封英名的远方堂兄,也算是有细封氏王族血脉的,是一名看上去已经有四十余岁年纪的中年男子,身材壮硕。

    “林大将军。”

    看着出现在面前的林意,他虽然觉得异常丢人,但还是实话实说道:“距离这里最近只有七八百步的地方,还有一个更大的洞窟,那里原本我们准备作为囤兵地之一,我们甚至在那边都做了很多布置,这处地方少说我们的军士也经过了数十趟,之前都没有发现异常,这个石门要是不被我们打通,哪怕用火光照着,也看不出来。正好拓跋氏自己降军里面有一些獒犬,我们之前又认识那个管獒犬的将领,所以在搜索开始时,我们便第一时间借了过来,这才发现有不少人经过的痕迹,才强力打开了这座石门。”

    林意还算有耐心,但夏巴萤早就没有耐心听这名细封氏的将领讲解来龙去脉。

    她目光一扫就发现那所谓的地宫入口处一地的碎石,想必原先封堵在入口处的一道隐蔽石门已经被彻底打碎。那些碎石上此时都是鲜血和破碎的血肉,还有不少折断的箭矢。

    入口处不小,足以容纳一辆马车通过,而这入口的后方,宽阔程度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从她此时的位置看去,内里简直是一片黑色的海洋,但也隐约可以看到,有一条如同石桥般的通道浮在这片深邃的黑色之上,通向后方远处。

    林意的目力比她更佳,他看得更加清楚,那条好像如同天然石桥般的通道有些略微倾斜向上,而且要比入口处更加宽阔一些,足以容纳两架马车并排行走。

    但这条通道的两边,却都是幽暗的深渊。

    通道大约的确只有四五百步的长度就到了尽头,尽头处却是一座真正的地宫,而且还不是天然的山壁之中再挖出洞窟那种地宫,而是依靠着山壁人为用巨大的条石建立起来的宫殿。

    他微微眯起眼睛,这座宫殿竟然是尖顶的式样,一共有三个尖顶,其中最靠后的最高,两侧的次之,看上去像是中间一个正殿,两侧还有偏殿。

    整座宫殿就像是一个桥头堡一样,看大小容纳数百人是绰绰有余。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