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四十二章 法瓶

第七百四十二章 法瓶

    这些僧侣应是也跟随赞策法王许久,行事明显极有章法,在这名僧侣将夜明珠递到赞策法王手中的同时,后面数名僧侣已经开始在这库房门口搭建阻止空气流通的帐帘。

    赞策法王手托着这颗散发着青蒙蒙冷光的夜明珠,连呼吸和脚步都异常轻柔。

    林意跟在他身后,他的目力远超寻常修行者,整个库房内里的景象顿时一览无遗。

    党项人缺少木材,平时的营帐里皮毛倒是不少,但木制的家具却几乎没有,这种库房里也没有南朝库房里常见的案台和木架,大堆大堆的东西都是如同叠罗汉一般堆叠在一起,这种堆放东西的方式,显得极为粗犷,和赞策法王此时的细致小心简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靠近库房门的通道口附近石地都是空着,倒是洒了些药粉和硫磺等物,看来倒是怕蛇虫等物进来,对这些古物造成损伤。

    赞策法王往前走了十几步便停了下来,因为一眼看清这库房之中果然没有分门别类整理,只是相近之物堆在一起,他便也不急着去挑挑拣拣,而是准备就依次从近处开始小心清理。

    这最靠近库门贴近石壁的左右两侧,堆放的都是些铁器、青铜器和银器,其中很多都是带着精美纹饰和镶嵌着宝石的箱子。大的箱子堆叠在下方,小一点的箱子堆在大箱子之上,而小箱子和小箱子之间,大多还塞着些金属器皿。

    虽然很多青铜箱子和银箱上面都是已经斑驳的铜绿和锈迹,有些箱子的薄弱处甚至看上去已经绣穿有孔洞,但毕竟没有一些古简古画那么容易损毁,所以赞策法王也是顿时松了一口气,朝着身后轻唤了一声。

    两名守候在库门外的僧侣落脚无声的走了进来。

    “这两人都是我的弟子,跟随我已经多年,他们有诸多清理古遗迹的经验,尤其在修葺和复原一些古佛像和壁画方面,他们应该是整个党项首屈一指的人物。我毕竟太过年迈,有时候便反应不够机敏,精神也不够他们专注集中,三年前我在清理一座佛塔内的佛宝时,便失手打碎了一个古瓶,而那个古瓶后来我确定是几乎已孤品的天育法瓶。”

    赞策法王向林意等人介绍这两名僧侣,但是谈及过往经历,他明显是痛心疾首,“天育法瓶是一种叫做西法陨晶的深绿色水晶雕琢而成,现在在北魏的漠北地带,陨石和陨铁还经常能够寻觅到,但是天然的陨石水晶,却是极为罕见了。但在三百年前,在西域天育王朝的西法荒漠之中,应该是有颗陨星之中蕴含大量这种水晶,所以当地人便经常可以寻到一种深绿色的陨石水晶,这种水晶有独特的磁力,能够安神,有助于修行者进入深层的冥想状态,后来天育王朝的一些佛教修行者便尽力收集这种陨晶,有典籍记载,其中最大的陨晶有三块,都有小儿头颅般大小,其中一块陨晶便雕琢成了当时天育王朝皇后的后冠,而另外两块陨晶便由当时佛教的大能雕琢成了一对法瓶。这一对法瓶的内里瓶壁由那些佛教大能微雕出了法阵,若是敞开瓶口,每隔一昼夜,便是在最干燥炎热的沙漠地带,也能凝结出一瓶净水出来。”

    顿了顿之后,这名似乎痛心疾首的几乎无法呼吸的老僧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才接着说道:“这种天育法瓶后世根本无法复制,因为法阵是按照那种陨晶的特性创立出来,后面也不可能再有那样大小的陨晶,那陨晶和法阵的独特之处,不只是能够从周围的天地间不断抽引哪怕是微薄的水汽凝结在瓶中,而且它同时还能够不断汲取周围的天地灵气,和水汽同时凝结,所以这种法瓶之中凝结出来的净水,蕴含不俗数量的天地灵气。”

    “竟是如此神奇?”林意听得发愣,他自觉自己看过的杂书也算是多的了,但却也从来没有看到过有这样惊人的法器。

    “我之前听过最神奇的,便是祁连山中有一种叫做仙人指的灵草,那种灵草三月就会开花结果一次,结出的果子便蕴含不俗灵气。”夏巴萤也是摇了摇头,道:“这种已经绝种的灵草似乎已经是典籍上记载凝聚天地灵气最快的天地灵药,和这一对法瓶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天育法瓶每日凝结的天地灵气数量当然不能和那些数年数十年积累灵气的灵药相比,但最难得的,便是每日都可以收成,而且所有天地灵药之中必定有驳杂药气,但天育法瓶之中凝的净水却是十分纯净。”赞策法王苦笑道:“这一对法瓶一经制成变成了天育王朝的至宝,只是后来天育王朝内乱,分裂成阿育王朝和吉祥王朝,这一对法瓶在战乱之中失踪,没想到其中有一个会被某个佛宗修行者带入党项境内,封存在一座佛塔之中。按照记载,这天育法瓶是那种深青色,极为透明纯净,但恐怕当年留存这法瓶的人也不知道,长时间的封存之后,不知因为何种变化,我所见的那个天育法瓶却是通体变成绛紫色,有如茄皮,而且当时这天育法瓶的瓶口用一个白玉塞塞住,内里也没有自然凝结的净水,我便根本联想不到一处。我当时触碰这个法瓶时,心中自然而然是觉得一个水晶宝瓶或者玉石宝瓶,再重也没有多重,然而我根本没有想到的是,这天育法瓶对真元有独特感应,根本不是轻重的问题,而是和我手掌一触,就元气激荡,弹了出去,我一个失神之下,这法瓶便直接撞在佛塔壁上,碎裂一地。”

    林意听得已经彻底入神,他也不插话。赞策法王苦笑不已,眉头上的皱纹都似乎因为这回忆而深了几分,“等到摔碎在我面前,我回过神来,再看时,便是犹如晴天霹雳。后来我仔细研究那碎片,确定就是天育法瓶,可能这陨晶随着时间能够自然沁色,那碎片内外都是如茄皮般紫色,但碎片中间层,却还是保持着那种深青的色泽。那些碎片是已经不会和修行者的真元起任何感应,所以当时我接触时的元气激荡,应该是和瓶中的法阵起了感应。但那些碎片依旧有独特磁力,若是放在浑浊的水中,都能够将水中的所有悬浮甚至溶解的污物吸附到表面,然后使水变得异常清澈。这也和我所查到的记载相符,最早当地的一些民众便是因此发现这些陨晶独特,他们就是用这些陨晶来净化他们平日的饮水。而且他们发现久服之后,身体强健,很少生病。”

    “除了这外表是茄子皮般颜色,你说这天育法瓶是什么模样?”白月露这时候轻声问了一句。

    “也就成人一个巴掌般长度,样式是寻常胆瓶的样子。”赞策法王回道:“表面看似光滑,没有花纹,但其实这陨晶的材质原本就十分特殊,细看之下,有高低不平的鳞纹,只是鳞纹十分圆润。”

    “你觉得和那边角落的一个是否有些相似?”白月露伸指点向这库房内里一角。

    在她开口问天育法瓶到底是什么模样时,林意就下意识觉得她的语气有些奇怪,此时她的声音刚刚响起,林意心头顿时猛然一跳,他顺着白月露手指所指望去,顿时有种倒吸一口冷气之感。

    “这…..”

    赞策法王一眼扫去,松垮的脸皮都瞬间有些微微的颤抖起来,他手中的那颗夜明珠也不断的震颤,冷光如水在不断晃动。

    夏巴萤和罗姬涟两人也是瞪大了眼睛有种不敢置信之感。

    她们心中都响起一种声音,该不会说了半天,这里正巧就还有另外一个天育法瓶?

    那角落堆积的东西不多,都是些瓷器、水晶、琉璃器皿,此时白月露手指所点的那个胆瓶并不显眼,但是的确是外表茄皮般颜色,而且看此时赞策法王的反应,应该不只是简单的类似。

    “几乎一模一样。”

    这赞策法王身体震颤了一阵,这才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句话来。

    他往前走了一步,似乎想要马上将那个胆瓶取到手中近观,但却又马上停住脚步,一种没有勇气再去触碰这个胆瓶的样子。

    白月露知道他是生怕再出意外,便点了点头,道:“我去取来。”

    她的声音平静而稳定,就连跟在最后面的噶尔丹法王都觉得心中一定,都觉得林意身边的这名女子果然不是俗类。

    赞策法王定了定神,张开想要说话,但是和白月露目光相交,他便觉得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也不再说话,只是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白月露不紧不慢的走到那个角落,双手轻轻捧起那个胆瓶,看着那个胆瓶完好无缺的落在白月露手中,看着白月露转身再走来,这赞策法王心中的一块大石顿时落地,浑身竟是起了一层虚汗。

    白月露此时微微垂首,看着脚下地面和手中的这个胆瓶,眉头却是蹙了起来。

    林意看着她似乎面色有异,但她也不说话,直到她来到身前,林意这才问道:“怎么?”

    白月露依旧双手持着这胆瓶,递到赞策法王面前,同时轻声道:“这胆瓶看似和法王所说的天育法瓶一模一样,只是和我体内真元似乎并无感应,而且瓶内也无丝毫水迹。”

    此时这胆瓶已经十分凑近赞策法王手中的夜明珠,众人看得更加清楚,即便这胆瓶上落了一层灰尘,但的确和赞策法王说的一模一样,表面看似光滑,但表面其实并不完全平整,有着浅雕般的鳞纹,只是鳞纹的边缘极为圆润。而在光线的照耀下,这胆瓶的表面的紫色更浓,但内里却隐隐透出深青色。

    不过和白月露所说的也是一样,这胆瓶口并没有任何东西堵塞,但内里却是十分干燥,并没有任何水珠凝结。

    “这应该便是天育法瓶,这瓶内里被封了一层东西,或许只要将这层东西除去,便不一样。”此时一个有些拘谨的陌生声音响起,却是赞策法王那两名弟子之中的一人出声。

    此时林意等人也没有心情去看这名僧人的面目,他们都凝神静气仔细看去,果然从瓶口内里看去,依稀可以看到一层蜡质的光泽,好像有一层透明的东西,均匀的覆盖住了瓶子内里。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