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四十一章 稳妥

第七百四十一章 稳妥

    “见过赞策法王。”

    看着这名十分拘谨,貌不惊人的密宗法王,林意颔首为礼,心中倒是有些惊讶。

    他之前看那些密宗上师修为都是不俗,似乎在拓跋氏密宗之中的地位也和修为有关,但这名老僧的修为却似乎不高,应该连承天境都不到。

    “见过林意大将军。”赞策法王匆忙回礼,但是他动作一急,上前一步时,身体却是一晃,好像牵动了什么伤势一般,面露痛苦之色。

    “怎么?”

    林意微微一怔,他的目光落向这名老僧的左脚,他感觉出来这名老僧的左脚似乎有伤。

    他这么一问,这名老僧反倒是面色赤红,羞愧道:“之前那些隐翅虫来袭,我跑得太过急切,便扭伤了脚。也幸亏我寺数名僧人护着我撤离,这才没有死在城中。”

    “赞策法王最早是我党项皇城之中的刻经师,后来便专门负责修补古经书,但凡我党项境内有古迹发掘,便也是他负责率众整理和研究,三年前他患疾,身体大不如前,这才回了瓦密寺,不过去年又被拓跋氏要了过来,狐耳罕、雪棠那边的集市,他已经去过数次,收购了不少有用之物回来。”噶尔丹法王微笑道:“他爱好和擅长都不在修行,所以修为倒并不出众。”

    这赞策法王似乎的确不善言辞,听到噶尔丹如此说道,他顿时觉得噶尔丹为他解围,顿时面露感激神色。

    林意点了点头,南朝的许多老学究也是,太醉心钻研学问,其中许多也甚至是不擅长和人交流,有些脾气性格更是十分古怪,和常人不同。

    听着噶尔丹这些话语,他对什么狐耳罕、雪棠的集市倒是不由得有些好奇,因为刚刚连夏巴萤也说过喜欢逛雪棠国的集市。于是他便忍不住轻声问道:“这狐耳罕、雪棠的集市有何特殊之处,这两处地名我都是从未听说。”

    “狐耳罕和雪棠都是西域沙海之中的两个绿洲小国,平时要去这两个小国都要穿越大片的无人沙海,不过狐耳罕和雪棠这一带周围的无人沙海之中,却散布着数个被沙尘暴吞噬的古国的遗址,这数十年来,倒是有许多流浪部族专门靠在这些沙海之中挖掘遗迹之中的财宝和古物为生,这些人挖掘出来的东西,都会就近送去狐耳罕或者雪棠,所以狐耳罕和雪棠每月都有大型集市,这便吸引了西域的诸多商队前往。这前往的商队一多,便是西域其它国度发掘出来的古物,也往往都送去了狐耳罕和雪棠,这两处地方,便如同成了这些特殊货品的集散地。”

    噶尔丹极为耐心的解释道:“原本在周围沙海古迹之中挖掘出来的东西自然是真正的古物,最多便是没有多少实际用处,但外来的东西一多,现在狐耳罕和雪棠的集市规模虽然大了数倍,但东西却是良莠不齐,很多甚至是仿造的古物。便要有许多真正有眼光的人才能挑得到有用的好货。”

    “听上去倒是很有意思,要是有机会的话,倒是很想跟随赞策法王去瞧一瞧。”林意说道。

    “要是林大将军想去,我可以随时带路。”赞策法王明显是老实人,他马上极为认真的回应。

    和这类老实人,林意倒是也不好乱开玩笑,便认真说道:“那等到党项局势彻底稳定,我便请赞策法王带我过去见识一番。”

    “好。”

    赞策法王又惊又喜,也不知要说什么,只是又行了一礼。

    林意此时倒是不能完全领会他的心情,原来狐耳罕和雪棠国都在沙海深处,那些常年在沙海之中挖掘遗迹的流浪部族也叫沙盗,有些时候面巾一蒙便成了劫掠过往商队的马贼,许多能够有恃无恐的到达狐耳罕和雪棠国交易的商队也大多不是善类,在那茫茫沙海之中,截杀别的商队也是时有发生。拓跋氏密宗哪怕修行者众多,但每每到狐耳罕和雪棠国去,也都是需要十分谨慎,但赞策法王今夜是看清了林意如何神通,在他看来,若是林意要去,那危险重重的沙海也顿时成了坦途,而且以林意的力量,说不定都可以直接去一些他想亲自去一看的遗迹。

    此时前方那库房的大门已经打开,一股霉尘的气味散发出来。

    拓跋氏城中的这些库房其实都是山体之中的洞窟,而且挑选的都是高处,极为干燥毫无渗水的山窟。这种发霉的味道,倒应该是很多东西堆积进去之前就有的气味,堆积在内里常年又不搬动,所以便显得有些刺鼻。

    这大门虽然打开,但林意和两位密宗法王正在说话,夏巴萤也耐心等着,后面的人便更加不好意思抢先进去,也都是等着林意和夏巴萤先进。

    人群之中,细封英名和细封英山两人也都在,这两人当然并非是什么鉴宝高手,只是想要跟着先看热闹,两人之前在细封氏之中的地位极为不对等,细封英名是根本看不起细封英山,而细封英山是对细封英名又恨又怕,此时两人见面,细封英名已近知晓了细封英山现在算是林意的亲信,他的面色便不由得有些尴尬。

    细封英山平时恨不得细封英名去死,这样他在细封氏之中的地位才或许有所提高,但现在都算是林意的部众,他对细封英名却没有之前的那么嫉恨,看到面色尴尬的细封英名,他反而主动轻声道:“之前你在族中自然觉得我无用,我在族中也觉得你为人骄狂,而且太过残暴,但今夜你见了林大将军,心中想必也十分清楚,像我们这等人,其实没有太大分别,都注定不可能是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绝顶人物,像我们这等人,眼光放清一点,运气好一些,能跟随林大将军这种真正的绝顶人物,才比什么都重要。”

    细封英名往日里自然是没有兴趣听他的废话,但此时他认真听完,却是长出了一口气,轻声道:“以往是不知道真正天高,看见天空的星辰,便以为有朝一日能够将它摘下来,但见了真正的星辰,才知道这是真正的遥不可及,难道我还能看不出形势?”

    “你能如此想便好。”细封英山点了点头,他面上虽然十分平静,不动声色,但毕竟之前十分畏惧细封英名,其实还是有些心虚。

    这时林意和两位法王已经不再对话,数名夏巴族的军士看着林意和夏巴萤就要入库,便点了火把,准备将内里先行照亮。

    但一看着几名军士持着火把朝着库门走去,很不善言语的赞策法王却是面色大变,疾喝道:“不要如此做法。”

    这几名夏巴族军士顿时吓了一跳,僵住不敢动。

    赞策法王连连招手,将这几名夏巴族军士唤回,同时凝重的解释道:“有些古物年代太久,十分脆弱,便是我们进去带起的风略微大一些,都有可能让这些古物有些损毁,有些古籍古画上面的色彩更加脆弱,不能受热,不能被强光映射,否则便可能变色,或者直接色彩剥落,模糊不清。我之前虽然也帮拓跋熊信鉴定过一些古物,但也不知这个库房的存在,也从未进去过,但看着库房的情形,内里东西却未必保存妥帖。”

    “这……”

    听他的说话,夏巴萤顿时有些犯难。

    道理她自然一听就懂,但其实这赞策法王若是不说这些话,哪怕这样随意的进去之后,哪怕有些东西损毁,她可能也不太心疼,毕竟这都是战利品,白得的东西,而且如此脆弱而被损毁的东西也肯定只是极少数,微乎其微。

    但现在赞策法王这么说了,她却也觉得必须小心一些,否则万一损毁的就是极为有用的东西,那便十分心痛。

    “那按法王的意思,该如何办才稳妥?”林意看着赞策法王问道,他是觉得越小心越好,尤其许多物品上的图文和色泽,也是判断这些古物真正用途的重要依据。尤其是有些东西若是事关修行图录,稍有损毁,便成残篇,根本无用了。

    “不若我们数人先进,有些东西若是没有妥帖保存,我先设法保存。”赞策法王原本的意思,自然是人先越少进去越好,但他虽然不善言痴,却也不笨,知道夏巴萤和林意让这些人过来,便是要让他们都有分享战利的一家人的感觉,他便也马上觉得让其余人都在外面白等并不好,所以微微犹豫了一下,他接着道:“若是其中搬出来也没有损毁风险的东西,我便让人递出来,你们先在外面鉴赏这些古物。”

    这名老僧说话的语气和脸上的神色都落在众人眼中,所有到场的这些人也都看出他是个老实人,纯粹是保护这些古物出发,并没有什么私心,于是在场众人也都是纷纷应声,并无反对意见。

    看到夏巴萤和林意也是点头,这赞策法王顿时便松了一口气,对着身后不远处连连挥手,只是片刻的时间,数名僧侣迅速奔走,在库房外清理出一片空地,并从库房门口开始到这块空地,铺上了厚厚的毛毯,其中一名僧侣到了赞策法王和林意身后,对着林意等人行了一礼,却是递了一颗闪耀着青蒙蒙的冷光的夜明珠到赞策法王的手中。

    (本来我个人倒是最喜欢收刮战利品的环节,有种莫名的快感,说不定真要写上三五章呢,不过看到书评区有懂我的书友的书评,我忍不住笑出了猪叫声,这得到好东西,两章不能再少了吧?满足一下作者自己的爽感…哈哈)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