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三十七章 定局

第七百三十七章 定局

    夏巴族的联军之中所有的将领和拓跋氏密宗所有修行者的心情都是十分忐忑。

    等到林意已经将细封英名的军队都收编了的消息传入城中,就算是那些苦修僧都身体不停的打颤。

    这也实在太厉害了。

    什么叫做神迹,这才是真正的神迹。

    一个人出去冲进六万多人的大军,然后一阵拳打脚踢,直接将这支军队彻底慑服了。

    这种战绩连那些编造神话的祭司都编造不出来。

    夏巴族几个军师听到林意几乎原封不动的将细封英名的军队收编的消息,激动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死过去。

    细封英名的投降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整个细封氏彻底和夏巴族结成了联盟,如此一来,细封氏平时至少可以挤出十三四万常用于征战的精锐军队,加上夏巴族和西域、野利氏的联军,夏巴族能够动用的大军恐怕接近三十万!

    拓跋氏之前在党项显得特别强横,就是因为拓跋氏的总军力号称超过四十万,但这四十万抛开一些老弱病残,抛开一些没有多少战斗经验,带上战场反而容易影响士气的军队,恐怕真正能够拿得出手的精锐军队也就在三十万不到。

    这三十万不到里面,当然还包括这达尔般城的兵马。

    现在整个达尔般城里拓跋氏的军士只剩下三万不到,这三万不到的军士还给他们收编了。

    此消彼长之下,拓跋氏的总军力已经远远不如他们夏巴族的联军。

    也就是说,在这一夜之间,夏巴萤就已经一跃成为党项最大的军团的统帅。

    抛开纯粹的军队数量问题,野利氏和细封氏的完全联合,将会彻底解决他们大军团作战的铁和木的问题,足够的木材和铁矿,能够让他们称为党项历史上第一支不需要考虑箭矢用度的军队,再加上他们夏巴族对火器的独特研究,恐怕连南朝和北魏的军队都会不如他们战法多变,因为至少漂浮于空中的火焰浮屠是他们的首创,南朝和北魏的军队根本没有这种空中往下打击的战斗方式。

    而且他们现在还得到了完整的达尔般城。

    虽然拓跋熊信采取了玉石俱焚的屠城手段,但这座城的地理位置,注定让它称为必不可少的贸易中心,今后能够源源不断的提供大量的利益,而且这座城里面,光是积累下来的货物和资源,就应该非常惊人。

    现在两道城墙上虽然内墙的军械损毁不少,但对于精打细算的党项人而言,哪怕是那些被焚毁的军械的破铜烂铁都是惊人的财富,更不用说那些完好无缺的大型军械了。

    夏巴族之所以从不为人注意的边区族群成为今日掌控惊人财富的大族,靠的就是不断的推陈出新,充分的开发火焰的力量。

    这些完好无缺的大型军械落在他们的手中,肯定其中有一部分能够被他们改造,成为能够配合火器使用的存在,威力必定大增。

    这些军师平时在寻常军士的眼睛里,都是最为镇定的存在,看到这几名军师不停的打颤,夏巴族的军士们本身就有种这些军师是不是得了鸡瘟的感觉,但就在这时,这些军师突然同时想到了至关重要的一点,纷纷对着身边的将领惊叫起来:“快派人去镇守城中的重要库房,以免拓跋熊信刻意破坏!”

    “我们带路!”

    一批气愤填膺的拓跋氏将领马上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

    越是之前忠诚于拓跋熊信的将领,这个时候反而是最痛恨拓跋熊信的人。

    如果拥有了知情权,他们哪怕和夏巴族人战死,也最多在临死前感慨流年不利,遇到林意这种不可战胜的怪物,但在完全蒙在鼓里的情况下,被拓跋熊信用这种手段对付,他们却是根本无法容忍。

    ……

    林意和细封英名以及他座下的一群高阶将领才刚刚进入达尔般城,一阵凄厉的警鸣声就已经响了起来。

    细封英名座下的许多修行者十分紧张的看着黑魆魆的天空,有一道人影竟然就像是飞鸟一样在夜色之中飞翔过来。

    “不用紧张,自己人。”

    林意微微一笑,他早就看出那是罗姬涟。

    所有这些细封英名座下的将领和修行者都又是一阵无语。

    “怎么?”

    等到罗姬涟一个灵巧的俯掠,收起金属翅翼稳稳的落在他身前,林意却是皱了皱眉眉头,他看到罗姬涟的左肩处血肉模糊,伤势似乎不轻。

    “没什么,中了一剑。”

    罗姬涟自己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拓跋熊信的手下,毕竟还是有些不错的。”

    在林意还没有再次开口之前,她已经挑了挑眉,看了一眼东南方位,道:“有人从城的那边偷偷逃出去了,哪怕不是拓跋熊信,也应该是拓跋熊信手下的重要人物,我已经通知了天光纳错和夏巴萤的人,至少有四五名神念境修行者已经追了下去了,有他们的一些蛇隼再加上者母地蜡的两头青乌,那些人应该逃不了。至于这城中,倒是没有什么拓跋熊信的人活动的迹象。”

    细封英名和他座下的一群将领一阵干瞪眼。

    他们终于明白眼前这名女子的确能够在高空之中像巨鹰一样自由的翱翔,如此一来,这名女子就像是真正的天空之眼。

    他们这些人原本就想着一定要抓住拓跋熊信来将功赎罪,此时听到拓跋熊信的逃亡踪迹都有可能被发现,而且已经有那么多神念境修行者追了下去,他们便顿时有些心急。

    “林大将军,我请求你们让我们派出一批军队马上在地道之中展开拉网式搜索,同时让我们派人到城外,搜索和封堵一切有可能的密道出口。”

    细封英名马上对着林意说道,“拓跋熊信虽然之前已经给了我们整座城地下洞窟的地图,我们在一个月之前也已经彻底的熟悉了这座城下的地道,而且还构筑了不少军事设施,但他说不定隐瞒了一些密道。”

    “如此当然最好。”

    林意马上点头应允。

    哪怕拓跋熊信自己是神念境修行者,实力不俗,但好在达尔般城周围没有那种遮掩身影的大片森林,在拥有高空视野的情况下,除非拓跋熊信真的能够有一条密道直接通到数十里甚至上百里之外,否则恐怕也是不可能走脱。

    夏巴萤的火焰浮屠也从终于从空中落了下来。

    远远的看着城的另外一头的那些异动,以及许多用于照明作用的小型火焰浮屠的腾空,她就明白自己的那些军师已经在考虑收割战利品的问题了。

    “你们之前是准备怎么对付我们的?”

    她到了林意的身侧,看了细封英奇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问道。

    以往细封氏的这些人并不怎么看得起她这名夏巴族的女王,但是现在,所有这些细封氏的人看着她也是由心的敬畏。

    “下面的地道四通八达,如果你们真的想要到地道里作战,我们可以引热泉的蒸汽和一些硫磺泉的毒气对付你们。”细封英名深吸了一口气,苦笑着接着说道,“我们在地道里还能随时偷袭地面上的军队,可以随时让一些平整的地面变成沸腾的热泉,还能利用一些简单的堵塞手段增加水压,形成法阵效果,我们还带了很多信石,到时候可以利用水汽蒸腾出去。”

    “信石?”

    林意只觉得这个名字熟悉,他认真的想了想,顿时反应过来,这在南朝便叫做砒|霜,就是这种剧毒的信石磨成的粉末。

    “毒气受热往上蒸腾,你们在地下倒是有诸多办法免受其害。”

    夏巴萤点了点头,“若是真的和你们之间的计划一致,我们在城中和你们作战,倒的确会死伤惨重。”

    虽然看着此时的夏巴萤面色没有多少改变,但是细封英名手下的这些将领也看得出她并没有发怒,其中一名将领便壮着胆子道:“之前我们算计,你们凭借最多的便是火器,我们在地下不怕火烧,而且诸多水流和热泉可以利用,便是彻底抵消了你们的长处。”

    “你们应该听说过我夏巴萤说一不二,林大将军答应的,便是我答应的,既然你们已经和我们结盟,那此次攻陷达尔般城,所得的战利,也会有你们的一份。”夏巴萤说道。

    她此时说话的语气虽然冷淡,但这些细封英名座下的将领听见,顿时都是大喜。

    “今日攻城之事,真正的战斗情形,能封锁消息便尽可能封锁消息。”

    就在此时,罗姬涟却是看着她和林意,轻声说道:“铁策军现在恐怕才刚刚过境,党项却近乎大局已定,这消息若是很快传到南朝,恐怕就是不利。”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