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三十五章 台阶

第七百三十五章 台阶

    螳臂当车,并不一定是无畏,很有可能是愚蠢,最大的可能是无知,不知道力量的差距到底到了何种境地。

    在所有这些修行者都已经丧失战斗的勇气时,依旧有大量的军士冲了上去。

    只是这些人的双脚在下一刻就脱离了地面,飞了出去。

    所有后继的军士都甚至来不及感到恐惧,就已经根本无法阻拦林意前进的脚步。

    那些飞出的军士坠在人群之中,大片大片的军士被砸倒,黑甲内里的血肉之中连绵不断的响起了刺耳的骨碎声。

    砰!

    一名军士从空中坠落,落在细封英名的身前。

    四五名军士仓皇避开,却是被后方的人挤压,瞬间跌成一团。

    细封英名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他的额头上和背心之中全部都开始大量的沁出冷汗。

    他的身体变得无比沉重且僵硬,他甚至不敢再动步。

    因为此时,他感知到了那名可怕的修行者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他停了下来,他身周那些修行者和军士也停了下来,没有人敢动。

    更远处的军士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感到这种异样的死寂气息,他们也都停了下来。

    夏巴萤在空中看着这支如潮水被冻结般的军队,眼中无限感慨。

    她可以肯定的是,在她看过的所有记载里,都没有出现一名修行者可以一个人让这样一支大军停止战斗,哪怕是当年的南天三圣,都没有这样单独一人杀入大军走到对方主将身前的战绩。

    在南天三圣的那个时代,天地灵气十分充沛,庞大的修行者数量就像是堆砌高楼一般,最终堆砌出了南天三圣这样的存在,但与此同时,强大的修行者也是群星璀璨,大规模军队的战斗里,也是诸多强者各自绽放异彩,即便是南天三圣这样的存在,也不可能单独的面对这样一支数量的大军。

    然而现今之天下,不只是党项,南朝和北魏都新旧王朝更替,大量强大修行者陨落又迎来灵荒的时代,修行者的数量和在军中的比例会越来越少,林意这样的存在会越来越无解,比起当年的南天三圣更加无解。

    ……

    细封英名无比缓慢的转过身来,在看到林意平静坚毅的面容的刹那,他心中莫名的涌出更多的恐惧,他发丝之中的冷汗汇成流,就像一条条泥浆水一样从他额头上滑落。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看着林意,无比艰难的问道:“你不是党项人,以你这样的修为,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搅这样的浑水,为什么还要管党项的事情?”

    林意看着他,回答道:“因为我是林意,南朝神威镇西大将军林意。”

    细封英名瞬间无言。

    他周围所有人都沉默无言。

    他的质问其实很有道理,当年的南天三圣即便想要插手人世间的纷争,也管的是南朝的事情,插手到党项这种边地,真的很无聊,很欺负人。

    然而林意的回答却让人无言以对。

    既然他是林意,那个钟离一战让北魏的大军无可奈何的铁策军大将,又被封镇西大将军,受命便是要平定党项和南朝边境的纷争,那他插手党项的事情,原本就十分正常。

    那名失去红索的神念境修行者呼吸终于顺畅了些,他的心中好受了些。

    既然对方是让北魏的一二十万大军都无可奈何的存在,那他们毫无还手之力,也根本不是丢人的事情。

    “你现在和夏巴族达成了联盟?”

    细封英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量的出汗让他的身体变得莫名的虚弱无力,但他还是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林意,问道。

    林意摇了摇头,“不只是和夏巴族达成了联盟,还和细封洪齐达成了联盟。”

    细封英名的身体猛然一震,他忍不住抬头看向达尔般城的方向。

    林意淡然道,“你现在所想的不错,所谓夏巴族击溃了细封洪齐的军队,只是假象,现在夏巴族联军之中,便有你们细封氏的主军。”

    细封英名沉默了片刻,问道:“你现在想要这么做?”

    “关键看你如何选择。”

    林意笑了起来,道:“我可以杀死你,击溃你的这支军队,也可以让你活着,只是前提是你必须投降,将军队交出来。”

    细封英名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道:“那我投降之后,今后会怎样?”

    “在我们之前谈定的盟约之中,夏巴族会尽可能去获得吐谷浑的领地,但作为回报,细封洪齐会获得党项的一些领土,若是你能够真正成为可靠的盟友,理应可以获得细封洪齐一样的待遇。”林意说道。

    “若是我没有理解错误,如果我们帮助她征服了吐谷浑,她会成为吐谷浑的女王,但如此一来,党项呢,谁会成为党项的王?”细封英名镇定了一些,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微颤的问道。

    林意淡淡的笑了笑,他看着细封英名,道:“我觉得你不必考虑太多,无论是谁成了党项的王,只要我和夏巴萤还活着,想必任何大事都需要遵循我们的意思。”

    细封英名怔了怔,他低下了头颅。

    林意的这句话很霸气,然而这句话异常的真实,既然林意要掌控边陲,无论谁成为了党项的统治者,便都必须要尊敬林意的意思。

    所以林意这句话的真正意味是,不要在意那虚名,真正需要在意的,是能够获得多少实际的利益,以及能不能够安稳的活着。

    他此时的低头,落在很多人的眼中,便意味着接受和顺从。

    只是对于林意而言,有些时候给对方一些台阶,便会更好的促成一些事情。

    所以他缓缓的抬起头来,对着所有这些人说道:“党项的领土很大,相对于南朝而言,人烟却更稀少,所以在将来有着无限可能,你们之前和拓跋氏合作,想必也很难将拓跋氏取而代之,现在和我和夏巴族合作,我们能够打下的,是更多的领土,我可以保证的是,将来你们的领土和所获得的利益,当然会比你们现在拥有的更多。”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