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三十四章 无意义

第七百三十四章 无意义

    剑光在林意的双手之中变得更为耀眼,但却是分成截然分明的两段。

    一段是从剑柄到剑身的耀眼光芒,是真元不断贯涌带来的光辉,而另外一段在林意的双手握住的剑尖一段,锋利的剑锋和林意的掌指之间带起耀眼的火花。

    火花和真元带起的光辉之间有条分明的界限,两种光亮互相冲击,真元的力量却在不断的湮灭。

    咔嚓一声清脆的裂响响起。

    一股剧烈的疼痛和不可置信的惘然同时出现在这名神念境剑师的脑海之中。

    他可以理解自己的剑并没有能够直接搅碎林意的双手,因为那些耀眼的火花让他明白林意的手上可能戴着某种异常坚韧的套甲,但他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这只脚狠狠的蹬踏在了对方的胸口,对方却安然无事,反而是他的脚踝骨骼断了?

    林意微微皱眉,眼中却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

    这名神念境修行者体内的真元大多都在朝着手中的长剑贯涌,尤其这种神念境的修行者恐怕长久以来已经忘却了和人近身肉搏的滋味,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体内朝着脚上经脉喷涌的真元原本就不多,在这种情形之下,他这一脚就像是用他的肉体骨骼和林意的肉体骨骼以及丹汞的力量抗衡,岂有不断之理?

    ……

    这名神念境的剑师不能理解,但至少在这一刹那,他清醒的意识到这名修行者并非自己所能应付,他甚至想到先前达尔般城内拓跋熊信的孤注一掷有可能便和此人有关。

    他和林意的身体之间骤然狂风大作,那些被他用真元牵引在身后的寒风就像是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来到了他的身前,像巨浪一般拍打在林意的身上。

    他当然不奢望这样的手段能够对林意造成什么损伤,他只想尽可能快的将自己的身体从这名古怪而强大到了极点的修行者身前推离。

    然而此时他再次犯下了一个致命的失误。

    他舍不得手中这柄长剑。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弃剑。

    狂风在他和林意之间鼓胀,却并没有能够让他和林意之间的距离缩短。

    林意握住他剑身的手并没有被他剑上的力量震脱,他的双手十指反而更加有力的收紧,他的长剑就像是被两座巨山死死压住,钳住。

    他身在空中,无处借力,体内的真元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再次喷发,他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身体反而被林意拉近!

    林意的脚从冰冷的泥土之中提起,他的脚带起道道残影,一脚踢向这名神念境剑师。

    来而不往非礼也,更何况他本身就喜欢这种方式的战斗。

    这名神念境剑师终于感到了致命的气息,感到了异常的恐怖。

    他发出一声惊呼,双手终于脱离了自己的剑柄,朝着林意的脚压去。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像受伤的野兽一样痛苦的嚎叫了起来。

    因为喀嚓一声,他的双手手腕就像干脆的硬木折断一样发出脆响,很干脆很轻易的直接折断。

    若是在平时,双手的折断也不可能让他如此的惊恐痛苦,然而就在一个呼吸之前,他的一只脚已经这样折断。

    抛开痛苦本身,他根本无法理解的是,明明他的力量已经传递过去,而对方的身体也明明承受了这样的冲击,两相较力,都是宁折不退的话,按理而言,对方此时的脚骨也应该折断才对,为什么他根本没有听到对方的脚上传来任何骨裂的声音?

    ……

    林意有机会直接杀死此人。

    这名神念境剑师此时情绪波动太过剧烈,体内的真元并无法在短时间里急速的聚集。

    只是他放弃了杀死此人的选择,因为他置身在大军之中,他十分清楚对于打击这支大军士气而言,他有着更好的选择。

    这名神念境剑师强大的真元力量并非对他毫无影响,他体内的气血疯狂倒冲逆行,脚上的鲜血都好像被瞬间拍到了头顶,然而也就在此时,他的脊骨如同弓弦一般震动,让他的体内生出一股新力。

    他的身体朝着前方弹了出去,追上了拼着双手手腕折断都和他拉开距离的这名神念境剑师,接着一脚再踢在这名神念境剑师那只完好的脚上。

    喀嚓一声,就像是踢破一个鸡蛋的蛋壳般清脆。

    这名神念境修行者唯一没有受伤的脚的脚骨也断了。

    这名神念境剑师的双手双足皆断!

    轰!

    这名神念境剑师的身体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在惨嚎声中,这名神念境剑师并没有就此跌落尘埃,他体内的真元依旧疯狂的涌出,冲击着他身下的地面,将他的身体像充满了气的皮囊一般往后方弹起。

    轰!轰!轰!

    这名神念境剑师的身下不断发出轰鸣,他的身体不断向气囊一般朝着后方军中弹跳,速度也是快得惊人。

    然而和他之前横空而来时相比,没有人再觉得他强大。

    他此时逃遁的身影太过惊慌失措,而且他双手双脚皆断,依靠这种真元的爆震而亡命逃串,身姿甚至有些说不出的可笑。

    ……

    细封英名也在疯狂的后退着,此时他甚至都已经不敢再看林意。

    他身后的一名将领毅然决然的留了下来,决定用生命来掩护主上的撤退,他不断的发出咆哮般的厉喝,但眼睛的余光里,他的两名同僚却是木然的站在当地,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无法理解的转过头去,却只看到那两名平时也悍勇无比的同僚脸上充满了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苦笑。

    这名将领体内的热血迅速的冷了下来。

    他读懂了这两名同僚眼中无比复杂的情绪。

    他们即便付出生命,掩护细封英名撤退,又能退到哪里去?

    他们之前已经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攻取这座城池,无论是细封英名还是他们,都已经赌上了所有,若是无法攻下这座城,无法在和夏巴萤的这场决战之中取得他们所需要的胜利,那他们便已经无路可走。

    既无退处,按理便只有背水一战,然而去和这样连神念境修行者都无法匹敌的对手去背水一战,还有意义吗?

    如果连送死都没有意义,让细封英名逃走也没有意义,那这样的战斗还有什么必要?

    这名将领也难言的苦笑起来,不再发布任何的军令。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