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三十二章 沸腾

第七百三十二章 沸腾

    所见即为真实,然而即便亲眼见到这样的画面,这名神念境修行者的心中还是涌出强烈不信的情绪,而且身为这支军队之中修为最高的数人之一,这名神念修行者的骄傲也不容许他此时有丝毫的退却。

    “困死他!”

    一声厉喝从他的唇齿间喷薄而出,他的双瞳闪耀着幽光,如同燃烧起来,他体内宝贵的真元如同决堤的江水疯狂涌入他手中的这根红索之中。

    红索表面的光华骤然明亮了数倍,发出一声可怖的龙吟!

    一条血色苍龙的光影,围绕着这根红索形成,在林意的身上团团缠绕。

    轰隆一声,林意的头顶上方响起了一声轰鸣,一尊如铁塔般的身影从半空中横掠而来,一根黝黑的铁棍带着山岳倾倒般的气势,朝着林意的头顶砸落。

    林意抬起头来。

    他有无数种方法可以避开这当头一棍,只是无数次的战斗经验,尤其是这种孤身置身于敌阵之中的战斗经验,此时让他不用思索就明白需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对付这一名横空而来的修行者。

    他没有去管身上那根再次收紧的红索,也没有管那剧烈的真元波动引起的玄妙光影,他只是很随意的伸出双手,然后如同抓一根头顶的树枝般抓住了那一根砸落下来的铁棍。

    砰!

    一蓬肉眼可见的气浪从他的双掌之中炸开。

    这根急剧下坠的铁棍落在他的掌心,将林意的身体都砸得往下方的冻土之中坠去,坚硬的冻土互相挤压,发出一连串令人牙齿发酸的刺耳声响。

    然而林意的身体依旧挺直未变,他的双膝都甚至没有丝毫的弯曲。

    半空中的修行者无比震骇的大叫起来,他的虎口在刹那间震裂,双臂酸麻得根本无法控制,连双上抬起都做不到,更不用说再去握紧铁棍再去挥击,唯有感知清晰的提醒着他,他的这根玄铁铁棍正被对手直接从手中抽离。

    那名手持着红索的神念境修行者心中的震骇却远胜于他。

    这名神念境修行者此时心中甚至一片茫然。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到底去了何处。

    对方似乎根本什么都没有做,但是他沿着手中红索传

    递过去的真元力量,却是不断瓦解,消失得无影无踪。

    红索上耀眼的红光再度消失,那条刚刚出现的血色苍龙就像是众人眼中的幻觉一般。

    林意的脸上荡起一层在黑暗之中难以察觉的涟漪。

    他用上方攻来的那名修行者的力量和重量压住了自己的身体,这名神念境修行者的真元手段,自然便显得对他的身体造不成任何的影响。

    此时他体内的气血剧烈的震荡起来,然而他十分清楚此时神色的平静能够给对方的士气造成更致命的打击,所以他甚至没有剧烈的喘息,只是面色不变的将夺来的铁棍异常简单的朝着空中那名身姿魁梧的修行者砸了过去。

    空中那名修行者双臂根本无法动作,面对感知里飞速接近自己身体的铁棍,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强行在空中扭转了身体,用肩去扛上了那根砸来的铁棍,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真元以超过身体极限的速度,疯狂的涌向他的肩头。

    啪的一声。

    他肩上的软甲碎裂开来。

    他身穿的也是牦牛皮制成的皮甲,这种皮甲经过特殊的鞣制,虽然硬度无法和金铁相比,但却是最为柔韧,被重物击打最多便是凹陷下去,按理不可能直接炸裂。

    然而林意这一击落下,不只是和铁棍接实的部分直接碎裂,而且裂纹还以寻常人肉眼跟不上的速度朝着下方蔓延。

    他半身的皮甲全部碎裂开来。

    他的肩头也凹陷了下去,即便将自己的真元喷发到了极致,他这半边身体的骨骼却依旧像是没有任何保护一般轻易的碎裂。

    惊慌的情绪还没有彻底在这支军队之中蔓延,然而这种强横到了极点的画面,却已经让绝大多数人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

    一名将领的手在那根红索第二次刚刚开始发光的时候就已经扬起,然而在这名修行者身上皮甲炸裂的时候,却还依旧保持在扬到最高的姿态,还没有落下。

    直到林意的目光朝着他自己身上那根毫无光亮,宛如已经彻底失去生命的红索落去,这名将领的手才落下,接着嚎叫起来。

    这名将领手打的军令自然有意义,但他此时的嚎叫,却像极了山中的小兽受到惊吓之后,那种毫无意义的嚎叫,就连这名

    将领都不知道自己此时叫的到底是什么。

    在这名将领的惨嚎声中,一团团的黑影带着林意熟悉的气息从空中呼啸而至。

    这支军队做出了面对强大的修行者时的常规战术,一团团精细研磨而价值不菲的重铅铅粉,就像是毫无价值的废物一样不计数量的弹射了过来。

    一团团的铅尘随着内里特制的鱼皮气囊泡的炸裂,在空中不断开出令寻常修行者恐惧的黑色花朵。

    浓厚细腻的铅尘瞬间笼盖了林意的身影。

    无数箭矢的破空声也已经响起,在将领的疯狂催促之下,前沿阵地上的箭军甚至没有顾忌误伤,对着林意所在的方位瞬间倾泻|了大量的箭雨。

    纷乱的箭矢将铅尘搅动得如同沸腾一般。

    随着箭矢的不断坠落,浓厚的尘雾里响起了箭矢坠落时,箭杆互相撞击的声音。

    这些箭就像是扎入了柴垛一般。

    可想而知这一刹那,有多少箭矢落在了林意所在的这片区域。

    光是这些箭矢的重量,恐怕都能压死一名无法动用真元的修行者。

    然而那名手持着红索的神念境修行者的眼中却是涌出更大的恐惧。

    他的手心之中嗤的一声响,燃起一道热气,就像是被烧红的铁条烫了一般一样。

    这根和他已经相伴足有二十余年的红索,就此脱离了他的手掌。

    他身前不远处的浓厚尘雾往外翻涌开来。

    惊恐的情绪终于在此时彻底扩散。

    无数声惊叫声响起。

    前沿的军士都不受控制的如退潮的潮水般往后压去。

    林意踩踏着箭杆,就像是踩着干燥的细柴垛走出来,他的脚步声因为箭杆的折断声和爆裂声,而显得分外的清晰,令人心悸。

    细封英名的嘴唇有些微微的颤抖,他的双手也有些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他的骄傲让他不甘心往后退却,然而身体的潜意识,却在疯狂的提醒着他快往后退,退入大军的深处。

    也就在此时,铅尘浓雾的边缘彻底的破开,出现了一个孔洞。

    那根铁棍被林意投了出来,带着恐怖的爆鸣声,直接朝着他飞来!

    。m.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