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三十章 贱种和王血

第七百三十章 贱种和王血

    这个城的另外一端,也有人相信今夜有人注定会成为传奇,但他们觉得能够成为传奇的人并非是林意。

    黑色的军队如潮水一般在冻土荒原蔓延,夏巴族的那些将领还缺乏足够的大战经验,此时若是任何一名南朝的边军老将在高处俯瞰这支大军,一定会十分精准的判断出来,这支大军的总体数量大概在六万多,不到七万。

    这支大军依旧用一种不紧不慢的态势朝着达尔般城行进,但诡异的是,在距离达尔般城大约有数里左右的地带,这支大军最前端的军士,却好像从天地间突然抹杀般,蓦然消失。

    那似乎是一条两侧生长着刺棘灌木的干涸河床,这条河床就像是天神划下的一条无形界限,所有到达这里的黑甲军士,就全部消失在其中。

    一顶火焰浮屠破风而来,它在高空的风流中猛烈的晃动着,然而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飞越了整座达尔般城,迅速的接近这条黑色军队在不断消失的界限。

    “是地道。”

    火焰浮屠之上,夏巴萤看着那不断消失的黑色军队,冷笑起来:“他们根本不需要通过城门入城,看来也根本不需要和寻常的军队一样打地面战争。”

    林意凝视着那些不断消失的黑色军队,他的目力比夏巴萤要强横的多,所以他不只是轻易的看清了河床之中那些做了精妙伪装的地道入口,还看清了这些黑甲军队身上的细小花朵标志。

    在这些军士的袖口和左胸处,都绘制有细小花朵的标志,这些绘制的图案不过大拇指指甲般大小,看上去像是桃花或是杏花。

    “桃花或是杏花,你们党项哪个大族有这样的标志?”他转头看着夏巴萤问道。

    “细封氏。”

    夏巴萤顿时冷笑了起来,“是细封英名,看来细封英名也完全没有想要和我们夏巴族结交。”

    “细封英名?”

    林意也有些惊讶,他早就听细封英山说过,这和细封英山同辈的细封英名是细封氏年轻一代之中的佼佼者,手握着重兵,而且细封英名是细封氏中的激进派,在他看来,细封洪齐太过保守和稳妥,根本不能带领细封氏更进一步。

    现在看着这支如黑色潮水的军队,他终于明白细封英名和细封英山之间有着多大的差距,而细封英山每每提及细封英名的时候,为什么总是一副羡慕嫉妒和仇恨交织的表情。

    “细封英名能够在党项占一席之地,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娶了西域天岑的公主,天岑是个沙漠小国,出产太过匮乏,后来甚至连水源都被敌国断了,于是正好被别有用心的细封英名说动,整国都长途跋涉,迁徙到了细封英名的领地,细封英名的领地一下子多了几十万民众不说,通过天岑的关系,他还让和天岑交好的天卢部落都搬迁到了他的领地,天卢虽然人口不过数万,但天卢这个部落世代都靠鞣制皮甲和开矿为生,而细封英名的领地之中,有几处铁矿。”

    夏巴萤看着林意,道:“先前我想要和细封英名联盟,除了他这些年的经营攒下了大量的军队之外,最为关键的,便是看重他的制甲和制铁能力。不管是你们南朝还是北魏,在铁、铜、锡、铅这些方面都对边贸有足够掌控,我们自然能够得到一些,但若是大规模战争,便根本无法支持,所以说你们南朝和北魏,在这些方面便已经遏制住了我们争霸天下的可能。”

    林意点了点头,“边贸之中,有些地方连粗盐都是严苛管控,若是食盐不足,军士也会容易患各种疾病,气力不足,早在数朝之间,就有一个名臣提出制夷十八策,这些都是其中的手段,但在我们后世看来,这些对策自然极为有效,但不足的是,这也造成很多边地的资源严重不足,而那些边地的部落往往拥有不俗的战力,所以他们也往往采用劫掠的手段来达成他们的所需,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策略是打击了良人,却又限制不住那些狠人。”

    夏巴萤微微一笑,也不在这个问题上深究,道:“细封英名的领地之中,天卢人早已和天岑人融合,他们最擅长挖洞,而这达尔般城原本就已经是一座被挖得千疮百孔的石城,现在说不定下面已经地道交错,他们在地道之中和我们作战,自然占尽了地利。”

    “哪怕真正占领了这座城,恐怕接下来也得好好梳理一番。”林意笑了笑,面容却是迅速转肃,道:“我准备下去了。”

    “那我先来帮你看看,细封英名到底在不在这军中。”

    夏巴萤的面上也一片肃然,她对着林意说了这一句,这顶火焰浮屠却是迅速下沉,她股荡真元,对着这支如黑潮般的大军,一声厉喝:“细封英名,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英雄人物,但没有想到,你却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地鼠?”

    ……

    这顶火焰浮屠从城中飘摇过来,早就已经引起了这支大军的注意。

    这顶火焰浮屠并不大,但火焰却是青色,而且不时的荡漾出澎湃的真元气息,这支大军之中的修行者举头望去,原本只看到上方有两道身影,也不知到底是谁,此时听到这一声清冽的厉喝声,这支大军之中所有的修行者却都是一怔,明白上面这两人之中,竟然有一个是夏巴萤本人。

    只是两人,这夏巴族火器哪怕再厉害,又有何惧?

    大军之中,那原本最先到达这条河床处的数十骑骑者眼中都流淌着戏谑的神色。

    其中一人缓缓的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银色面具,露出了一张年轻而英俊的脸。

    这人面无表情的看着这顶火焰浮屠,道:“夏巴萤,你飞得再高,也不过是贱种,我哪怕是埋没在污泥之中,我身体里流的也是王血。蛤蟆永远不可能飞得上枝头成为凤凰。”

    在他说话之间,数十名箭师已经到了最接近这顶火焰浮屠的前端。

    这些箭师大多都是修行者,这顶火焰浮屠已经十分接近他们的射程。

    然而就在此时,让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看到一个人直接从这顶火焰浮屠上跳了下来,就像是一块陨石般,砸向下方的地面。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