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二十六章 逆流

第七百二十六章 逆流

    很显然那是一名修行者。

    林意停了下来,白月露也停了下来。

    两人并肩看着那名修行者,很快看清那是一名身穿破旧僧服的苦行僧。

    这名苦行僧缓慢的行走在人潮的最后端,他就像是在用自己的血肉吸引那些隐翅虫,雨点般落在他身上的隐翅虫不断的爆裂,死去,与此同时,他身上的辉光也不断的闪耀,消耗着大量的真元。

    这名苦行僧的步伐很是缓慢,在这样宛若末世的修罗场之中,他此时闪耀着辉光的身影显得分外的悲悯,散发着慈悲的气息。

    林意深深的蹙起了眉头,“你们先走。”

    白月露知道他在想什么,道:“你想用自己的身体去吸引这些八足隐翅虫?”

    林意点了点头,他看着那名身上的辉光越来越惨淡的苦行僧,道:“看来这些毒虫就是这样的习性,既然它们无法杀死这名苦行僧,却依旧潜伏后继的尝试着想要杀死他,那我应该也可以让它们前赴后继。”

    微微的顿了顿之后,他接着说道:“这名苦行僧看上去虽然应该是神念境的修行者,只是这样的真元流失速度,他应该坚持不了多久。如果我能尽可能的多杀死这些毒虫,那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因此而活。你也应该看得出来,这些毒虫只是对杀死活物有兴趣,它们甚至没有寻常虫豸的驱光性,夏巴族的火器也根本不可能奈何得了它们。”

    “那你小心,这种毒虫我也只是见过记载,而且拓跋熊信或许还有其它手段。”

    白月露不再多说什么,她迅速的往后退去。

    她也就早就看出,那些八足隐翅虫顺风朝着城的这端飞来的途中,路遇燃烧的烈火都是振翅飞起,直接从火焰的上空越过,或者直接从火焰的两端绕过,却并未像很多寻常的虫豸一样,直接被火焰吸引,焚烧于火中。

    那些隐翅虫沿途飞得并不高,但遇到火焰高处,它们振翅飞起,却远远超过了城墙最高端,所以林意所说的不错,哪怕夏巴族在后方第一道城墙上制造的火焰更加猛烈,也绝不可能将这些毒虫拦在火焰之后,或者直接烧死。

    “你也回去,跑远一些。”

    林意也挥手让异蛟退出城去,这种异蛟的气血自然和寻常的生灵不同,但这种八足隐翅虫的毒性十分诡异和猛烈,他当然也不敢让这异蛟尝试着被这些毒虫叮咬。

    这异蛟和他接触时间越长,越是通人性,对他的话语几乎已经完全听得明白,当下便扭动身体,调转头颅,朝着来时的门洞便快速的游走过去。

    城外的夏巴族先锋军原本已经十分接近这第一道城墙,骤然看到那些火焰浮屠对着这城墙拼命的倾泻火器,而城中又是炼狱一般,接着又连连听到军令撤退,正不知城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突然之间再看到这异蛟都带头冲了出来,一副逃命的样子,这些夏巴族联军便顿时明白大事不妙,城中一定有十分可怕的事情发生,一时间城外也是惊呼声和喝令声响彻天地,所有人都疯狂调转马头或者转身朝着后方来时的荒原跑去。一些骑军看到沿途跑得慢的步军,甚至直接将步军也硬生生的提上马背,一起往后飞撤。

    林意朝着前方狂奔起来。

    所有的人都在撤退,都想要逃出这座城,然而此时他却是唯一的逆流而上。

    之前他战斗时的身影便十分醒目,此时他反而迎着虫群冲上的身影,便显得更加醒目。

    许多密宗的修行者都已经团聚在天光纳错的周围,保护着天光纳错撤离,此时他们看到林意逆流而上的身影,也全部陷入了巨大的震惊和不解之中。

    苦行僧侣身上的辉光迅速黯淡下来。

    这名苦行僧侣的脸上浮现出难言的苦笑,他想要救更多的人,然而在如此将真元均匀的密布全身的情形之下,真元流逝的速度却是残酷而无情。

    他知道自己必须做出选择,是再坚持数十个呼吸的时间,用最后的真元再杀死数百条这样的小虫,还是用这些最后的真元逃离。

    没有人想死,他也不想死。

    只是这种选择对于此时的他而言十分艰难。

    因为他沿途过来,已经见过了太多的死亡,此时他在遍地的尸体之中行走,脚踏着滑腻的脓血,就像是始终踩踏在泥鳅堆里,他抢先逃离,便意味着要先越过那些还在拼命逃命的普通人,将这些普通人抛在后面。

    在他此时的视线里,他前方逃离的人群之中,甚至有抱着孩子的妇女,他当然很清楚,是什么样的力量在促使着那名妇女不丢下手中的孩子。

    对于绝大多数权贵而言,一名修行者的生命远比无数这种寻常民众重要,然而在他自己看来,生命就是生命,没有差别。

    他难以做出抉择。

    就在此时,他看到了一道人影在逆流而上。

    他一时有些吃惊,接着甚至有些感动。

    随着越来越为接近,林意看清了这名苦行僧脸上的悲苦,他瞬间明白了这名苦行僧的心情。

    “你先走,我能做的你比更好。”

    他远远的对着这名苦行僧喝了一句,接着生怕这名苦行僧还是难以抉择,他又喝道:“这样的牺牲无谓,你活着,能够救更多人,而且我应该能够活下来。”

    这名苦行僧更加愕然,他很清楚后方虫群的数量,觉得这名年轻修行者哪怕修为再高恐怕也难以活下来,然而他并非迂腐不堪之人,他决定相信这名年轻修行者的话语。因为他可以听得出这名年轻修行者语气之中的平静和信心。

    他身上的辉光迅速黯淡下来,但他的身体,却以比这些毒虫快出许多的速度,变成了风中的一道影迹,将所有这些毒虫远远抛在身后。

    他和冲上来的林意交错而过。

    在林意取代他的位置的刹那,他转头朝着这名年轻修行者的身影看了一眼。

    噗噗噗….

    密集的响声在这名年轻修行者的身上响起。

    他凭借肉眼都可以看到很多毒虫在这名年轻修行者的身上如浆果般爆开,然而这名年轻人的身影依旧十分稳定,并没有倒下去死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