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二十五章 辉光

第七百二十五章 辉光

    这些顺风飞翔的飞虫并不像那些服用了特殊药物的战熊般显得狂躁,只是它们和看守蜂巢的黄蜂一样,似乎天生对其余的活物有着天然的敌意。

    它们无差别的攻击着沿途的一切活物,无论是那些疯狂的战熊,还是密宗的修行者,还是拓跋氏的军队。

    夏巴萤深深的皱着眉头,无比警惕的看着这座大城的深处,原本她和林意、天光纳错配合得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甚至在她统御的联军真正开始攻城之前,这座大城就已经沦陷,她也并不需要再让火焰浮屠上的军士投下大量的燃烧物来焚毁这座城池以达到瓦解拓跋氏军队的目的。

    然而从那些在城中横行肆虐的熊群出现,她就明白拓跋熊信并没有就此被她击垮,用这样血腥的方式就瓦解密宗上师们的感召,连她都有些佩服。

    而此时听着城中响起的无数疯狂的惨嚎声,听着那些隐隐传来的振翅声,她在判断出来是某种毒虫的同时,她也明白了拓跋熊信玉石俱焚的决心。

    哪怕这座城彻底变成废墟,哪怕这座城里的活人全部变成死人,拓跋熊信也绝对不会向她和佛宗投降,表示臣服。

    密密麻麻的飞虫顺风而下,飞得很快。

    一名的肌肤黝黑如铁的苦行僧在迎面的寒风之中静静站立不动,他看着前方街巷之中那些惨嚎倒地死去的人们,犹如直面地狱。

    飞舞而来的飞虫如雨点落在了他的身上,他闭上双目,身体肌肤上涌起一层辉光。

    雨点般落在他身上的飞虫不断被震死,虽然围绕着他身体生成的这层辉光十分柔软,但这些飞虫的身体却似乎真的像成熟的浆果一样易爆,在被震死的刹那,身体便不断的爆开,变成一团团令人看见便觉得恶心的黄黑色黏液。

    “是八足隐翅虫!”

    一声宏大的喝声响起,这名闭着双目的苦行僧喝出了这些飞虫的名字,他蕴含着真元力量的喝声将飞向他面门的飞虫全部震碎。

    其实这名苦行僧并非是拓跋氏密宗的修行者,他是属于不同教派的密宗修行者,达尔般城是党项的重城,其中自然也有很多像他这样纯属中立的修行者,然而今夜的状况,却使得他不得不站在天光纳错和夏巴萤一方。

    他的声音极为响亮,又是顺风而下,几乎连第一道城墙上的那些拓跋氏军士都听清楚了。

    几乎同时,夏巴萤和天光纳错都是脸色剧变,同时厉声喝道:“退!快退!”

    “八足隐翅虫?什么东西?”

    林意微微一怔,他隐约在什么笔记中见过隐翅虫的介绍,那似乎只是一种普通的毒虫,但光看此时夏巴萤和天光纳错的神色,他就知道现在那些飞来的毒虫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西域沙漠之中的一种剧毒飞虫,这种飞虫平时会在一种叫做魔血木的树木中做巢,若是巢穴被破坏,它们会飞出来攻击沿途的一切活物。”

    白月露的声音响起。

    她看着林意,飞快的解释道:“这种八足隐翅虫的生命力异常强横,哪怕身体被切断,也可以继续活动,它们的毒性极为猛烈,只要一条钻入人的血肉之中,这个人哪怕是修行者都未必来得及抵御,在一个呼吸的时间里,毒性就会扩散。”

    林意顿时明白,“那这不就相当于天然的蛊虫?”

    白月露点了点头,道:“这种毒虫之所以可怕,是它不比普通毒虫,不比那些黄蜂,哪怕已经有诸多黄蜂围着一人叮咬,其余黄蜂还是要不停上去叮咬。这种毒虫的毒性爆发太过猛烈,只要一人被一两条毒虫首先叮咬,毒性马上爆发,它们其余的毒虫就不再会去对付这人。”

    林意心中骤寒,寒声道:“那这不就相当于最多几条毒虫便解决一人的性命,绝不浪费?”

    白月露点了点头。

    林意眯起了眼睛。

    “我明白了拓跋熊信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说道:“若是这座城里的人和我们的军队同归于尽,他埋伏在城外的伏兵,接下来便可以很轻易的来收拾残局,重新占领这座城。”

    “所有的罪恶都可以推在我们和夏巴族的头上。”

    天光纳错痛苦的声音响起,“城中无数无辜人的死亡,在最后都可以归结于夏巴族的攻城和我们背叛拓跋氏造成,这些他准备的毒虫,或许在将来会说成是我们的手段。我们会成为故事里最恶毒的魔鬼,而魔鬼是不配统治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

    “退!”

    夏巴萤再发一声凄厉的军令。

    她的身体也微微的颤抖起来,她当然也很清楚,今夜这些东西屠城最恐怖的后果不是一时战争的胜负,而是有可能击碎她所有的计划和梦想,但她此时无暇思索太多,她必须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军队损失更小。

    在所有夏巴族使团中人全部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城外退却的同时,撤退的命令也开始往城外传递。

    与此同时,她朝着飞在天空之中的那些烈焰浮屠也做出了几个手势,厉喝了数声。

    所有的烈焰浮屠不再企图绕向城后,而是全部朝着第一道城墙汇聚,大量燃烧的火弹从空中像流星一般坠落下来,落在第一道城墙上。

    那道城墙上原本已经到处都是火焰,随着大量燃烧物的不断投落,整条城墙都近乎燃烧起来,唯有靠近城门的那一段还没有被彻底燃烧在火焰之中。

    所有的密宗修行者也在往后飞撤,与此同时,城中的人们,不管是寻常的民众还是拓跋氏军队之中的军士,都开始疯狂的朝着这端跑来,他们如潮水一般从街巷之中涌出,跌跌撞撞,很多人甚至挤压跌倒,被后面接踵而至的人在地上践踏。

    林意的目力远超常人,他已经可以看到顺风飞舞的那些毒虫,看到这潮水般撤退的人群的最后方的那些人们被毒虫钻入体内之后倒下,死去。

    他的心中涌起难言的愤怒。

    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有如此多的人因为一名将领的阴谋诡计而被屠戮。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在这些人潮的最后端,看到了一道闪耀着辉光的独特身影。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