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二十四章 飞虫

第七百二十四章 飞虫

    悬浮在空中的火焰浮屠上忽然响起了独特的牛角号声。

    “城外有伏兵,数量庞大。”

    听着这样不断响起的号角声,夏巴萤看着前方的林意和佛宗说道。

    ……

    达尔般城北方的雪原里,因为地面的震动,后方山坡上的积雪不断的形成雪崩,大量的积雪从山坡上以惊人的速度滑落下来,在山脚下缓缓静止,但大量的雪尘却依旧带着澎湃的气势如巨浪般沿着平坦的雪原往前推进。

    在一盏茶的时间之前,这片雪原上还是一片素白,唯有一些倔强的灌木顶穿雪层,露出黑色的尖尖。

    但此时在大量的雪尘之中,却已经出现了一支数目庞大的军队。

    大量的黑甲军士在雪原上像潮水一般移动,接近没有积雪覆盖的冻土荒原地带。

    之前即便是从高空之中俯瞰,也发现不了这支足有数万数量的大军,因为这支大军并没有和寻常的军队一样扎营,他们只是就地用积雪堆建了穹形的雪屋。这些雪屋在这种雪原里,就像是一个个凸起的雪团。

    这支军队朝着达尔般城推进,他们推进的态势并不迅疾,只是步伐却惊人的统一。

    整齐的脚步声甚至震塌了他们后方的那些雪屋,让不远处冰河上的冰面都开始绽放出一道道细微的裂纹。

    这支大军最前方的数十骑此时正凝视着达尔般城上方的天空。

    这些骑者都是一袭黑色皮甲,他们的脸上都戴着银色的面具。

    银色面具上有着一道道流淌的符文,就像是面具眼瞳里留下的泪滴。

    ……

    噗…..

    一道从城主府中抛射而出的黑影坠落在一群重铠军士的身前。

    这群重铠军士身穿的是布满纹饰的满封重甲,这种重甲党项根本制造不出,唯有来自北魏或是南朝的工坊。

    能够身穿这种重铠的,都是拓跋氏军队之中精锐之中的精锐。

    在先前满城都是诵经声,无数拓跋氏的军士跪拜下去表示对佛宗的臣服和虔诚时,这些驻守在城主府外不远处的巷道之中的重铠军士都并没有任何的异动。

    他们对于拓跋氏十分忠诚。

    然而即便是他们,也根本不知道城主府中的这些军械作为何用,也不知道此时从中投出的是什么东西。

    这群重铠军士朝着这道黑影坠落地团聚过来,为首的一名将领穿过飘起的浮尘,缓缓蹲下身来,闪耀森寒光芒的金属手掌从地上缓缓捞起一片散落的快状物。

    让这名将领十分惊讶的是,这片东西落在他手掌之中的感觉,就像是一片真正的朽木。

    难道说从城主府中此时抛射出来的,只是这种无用的朽木?

    他缓缓的吸了一口气,朝着那道黑影坠落之地再前进了两步。

    这名将领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若是纯粹以感观来判断,更确切而言,从城中府中抛出来的,应该是极为粗大的一截朽木。这一截朽木至少有两个成年男子般大小,然而他同时可以肯定的是,这绝非寻常的朽木,因为只有接近表皮的部分和他手中这片碎片类似,是漆黑干枯且布满腐朽般的虫洞,但内里深处的树干部分,却是一种鲜艳的红,充满油脂凝结的感觉。

    也就在此时,这名将领感到手上有些微的异动。

    他低下头来看向自己的手掌。

    一条小虫从他手上这截朽木上钻了出来。

    这条小虫有透明的翅膀,就像是略大一点的飞蚂蚁,但是虫身很柔软,看上去又有点像是蚯蚓或是蚂蟥。

    让这名将领感到很不愉悦的是,这条小虫的身上布满黄色和黑色的环状条纹,看上去有些莫名的恶心。

    啪的一声,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捏死了这条小虫。

    小虫的虫腹在他的指间就像是成熟的浆果一样爆了开来,这让他莫名的感到舒适。

    就在此时,第二条小虫从他手上这截朽木之中钻了出来,这条小虫似乎是因为在那截朽木之中获得了更多的休憩时间,所以动作比这条被他捏爆的小虫更加的敏捷。

    它迅速的顺着这名将领的掌铠爬行,发现了铠甲之间的缝隙,然后朝着缝隙钻去。

    这名将领很自然的弯曲手腕,原本就很细微的缝隙瞬间变得严丝合缝。

    啪的一声轻响,这条小虫的后半截身体被铠甲的边缘挤爆,然而它的前半截身体却是硬生生的钻了进去,被铠甲边缘挤爆半截身体的虫豸并没有马上死去,而是朝着内里温热的血肉继续爬去。

    它贴近了这名将领的血肉之后,并没有像一些毒虫一样撕咬血肉,而是整个头颅朝着血肉挤了进去,像一颗缓慢用力挤压的钉子一样,慢慢顺着这名将领的毛细孔嵌入了血肉之中。

    这名将领瞬间发出一声无比痛苦的嚎叫声。

    虽然这条虫豸的头颅很细小,然而刺入这名将领的血肉中之后,这名将领只感到就像是有一道巨大的岩浆柱直接灌入了自己的身体和神魂。

    在这名将领无比痛苦的嚎叫声中,其余的重铠军士都惊恐的往后退去,然而有越来越多的小虫从那一滩朽木中钻出,尤其是那些鲜艳红色的树干部分钻出的小虫比看似腐朽的树皮之中钻出的更多。

    密密麻麻的小虫在地上像蚂蚁一样飞快爬行,似乎越是晚出现的小虫就越是有足够的时间恢复体力,最初出现的这些小虫只是敏捷的快速爬向周围的活物,但只是在数十个呼吸之后,后继出现的小虫全部嗡的一声,振翅飞起。

    无比暴烈的惨嚎声在城中炸响。

    这些重铠军士疯狂的拍打着自己的甲衣,在惨嚎之中纷纷倒地,铠甲内里流淌出污浊的脓血。

    许多原本隐匿在房屋之中的人们惨叫着冲出大门,但只不过跑了三四步,他们的脸上就顿时鼓起透明的脓包,然后腐烂裂开。

    无数细微的振翅声在这座城里弥漫,就像是无数的魔鬼在呓语。

    密密麻麻的小虫飞在最多不过屋顶高度的空气里,顺着寒风的季风,朝着夏巴族所在联军的方位飞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