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二十三章 主宰

第七百二十三章 主宰

    “后招?”

    噶尔丹法王转过身去,看着从后院消失的拓跋熊信的身影,他有些嘲弄的自语道,“不会害怕的动物?拓跋熊信大将军…难道你想要靠你养的那些熊就能杀死这些夏巴族人吗?”

    拓跋熊信没有听见噶尔丹法王的嘲讽,在这座民宅背后的一条漆黑巷道之中,他对着守候在那里的数名忠诚的部下点了点头。

    数枝响箭破空而起,在满城虔诚的诵经声中显得极其突兀。

    拓跋熊信没有丝毫的停留,他御风而起,朝着城中的更深处飞快的掠去。

    修为是他这种将领的骄傲所在,境界越高的修行者,就越是有自己坚持的底线。

    对于他这种神念境的强者而言,只要他避免和人纠缠,至少在这个城里还没有几个人能够将他很快的找出来。

    达尔般城是一座石城,平日里许多商人和进城赶集的普通牧民最喜欢的娱乐便是观看斗兽。

    斗牛在党项境内其余城市也十分常见,但是在达尔般城里,便更有机会看到许多猛兽的搏杀。

    整座达尔般城里有不下五个斗兽场,围绕着这些斗兽场有诸多的赌坊,还有一些牲圈,当这些响箭破空时,其中数个斗兽场外的牲圈之中,有数道兽闸同时打开。

    金属的锁链摩擦着,涌出大量的火花,并发出刺耳的响声。

    只是这些刺耳的响声马上被内里的吼声淹没。

    一群群巨熊疯狂的从这些兽栏里狂涌而出,所有这些兽栏的内里其实都是一个个山窟,兽栏看似很小,然而内里无比旷阔,熊群就像潮水一般疯狂的外涌。

    这些巨熊比寻常的棕熊和黑熊都要高大,任何达尔般城的人都可以轻易的判断出这是拓跋熊黑熊军的战熊。

    这些战熊平日里身披黑色软甲,身形庞大到甚至能够当成军士的坐骑,然而这些战熊在这兽栏深处的山窟之中不知经历了什么,身上的黑甲都是消失无踪,而且浑身的皮毛都几乎没有多少是完整的,它们的身上都是血肉模糊,几乎变成了一头头血熊。

    噶尔丹法王依旧平静的盘坐在那间民宅之中,他听到了远处这些兽栏的动静,却是不由得有些惊讶,心道拓跋熊信所说的后招,还真的便是这些熊而已?

    ……

    没有人去约束冲出来的这些巨熊。

    那些听到响箭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打开兽栏的人也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这些巨熊冲出兽栏之后,血红的双瞳闪耀着毁灭的光芒,并没有朝着夏巴族人所在的方位冲去,而是毫无章法的朝着四处疯狂的冲去。

    平和而宏大的,令人心神震撼的诵经声被无数声恐惧的尖叫声打破。

    这些巨熊发狂的撕咬着沿途所见的所有活物,不管它们遭遇到的是寻常的民众还是拓跋氏自己的军士,还是那些密宗的僧侣,或是拓跋氏那些权贵的家人,它们只是疯狂的用自己的利爪洞穿对方的血肉,用自己的牙齿将对方的骨骼嚼碎。

    拓跋氏军中的大多数人见过黑熊军的操练,甚至见过黑熊军的战斗,然而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些巨熊彻底发狂之后,竟然是如此的巨力恐怖,而且最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失去了那些铠甲和驯兽师的束缚之后,这些看似蛮笨异常的黑熊的速度和体力,也远不是他们所能相比。

    上千头血色的巨熊在城中疯狂的穿行,不分敌我的灭绝的屠杀。

    迅速弥漫街巷的血雾,甚至让这座大城在无数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无比妖异的红!

    到处都在杀戮,整座城都是惨叫和惊恐的哭喊,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修罗场。

    诵经声已经完全被压制,许多城墙上密宗的苦行僧看着这座城中的景象,即便是心如铸铁,他们的双手也在僧袍之中开始不断的颤抖。

    那间民宅之中的噶尔丹法王彻底的愣住,他完全没有想到拓跋熊信会用这种方式来对抗那些城墙上的密宗僧侣。

    拓跋熊信在漆黑的街巷之中朝着这座城的北端走去。

    刺鼻的血腥气息从他的身后不断涌来,即便是迎面的寒风都无法吹散。

    他的脸上尽是冷酷的意味,他的步伐依旧稳定到了极点。

    他不否认信仰的力量,只是信仰原本就建立在武力和鲜血之上。

    拓跋氏既然用了许多年的武力和残酷镇压的手段,帮助密宗建立了这样的信仰,那今日他就用更多的鲜血来提醒这些人,拓跋氏才是这片土地的主宰。

    哪怕他今夜注定成为这片土地上的恶魔,注定沉沦,他也绝不会动摇。

    他伸出了手,往上举起,然后握拳。

    这是一个和南朝的军令很类似的动作。

    其实哪怕是吐古浑和很多西域的军队之中,也有如此类似的动作。

    因为这个动作,往往代表着坚定和力量。

    漆黑的街巷之中,在无数的惨叫悲鸣里,再次响起数枝响箭。

    这数枝响箭响起的刹那,城墙最北端的烽火台上,骤然绽放出几道明亮的火柱。

    没有任何的爆炸声和轰鸣声,但烽火台内里的热油随着热气不断的喷发,却让喷涌在空中的火焰越来越明亮,飞舞得越来越高,甚至要照亮远处的雪山!

    达尔般城的后方,一些雪原之中,突然有了些异动。

    一些雪雾不断的升腾,渐渐聚集,就像是有一场巨大的暴风雪慢慢生成,朝着这座城池席卷而来。

    与此同时,城中最中央的城主府中,数座如投石车一般的军械突然响起了轰鸣。

    一团团的黑影,从城主府中朝着四面的天空抛射而出!

    随着这些重物的落地,城中的各处溅起大量的烟尘,发出沉闷的响声。

    第二道城墙的城门对于拓跋氏而言已经彻底失守,林意和夏巴萤等人已经越过城墙,他们此时所在的营地,便是夏巴族的使团所在的营地。

    夏巴族使团的这些人几乎没有任何的死伤,听着这些沉闷的坠地声,所有的人都很不解,但是心中却都生出强烈的不祥预感。

    “似乎是一些木头。”

    白月露皱着眉头听着那些巨|物的落地声,对着林意说道。

    林意点了点头。

    如果只是木头,而且毫无目标的四散乱砸,又有什么作用?

    (看到更新速度提高之后,书评区有各种猜测,当然一种猜测都没有对,尤其不是要急着完本写新书。这本书至少还有一两百万字,写到过年都不一定写得完…至于前几个月更新速度略惨淡,每天差不多更新一章的速度,只是因为发生了很多事情,比起小说情节更曲折离奇。你们相信一个人年入多少多少变得感觉很有钱之后,突然陷入某种不可描述的厄运,突然大半年没有任何收入,而且还会有一朝回到解放前的风险,你们相信有些麻烦可能卖房卖车都不够解决?还有诸多别人欠你的钱却又正好给不了,然后每天干活还都是没钱白干。这种不可思议的窘境下还能不忧郁症还能保持连载更新应该也算是很敬业和专业了,而且质量真的很不错啊。当然个中原因还无法仔细描述,以免败了人品和运气,到今年过后再说吧。也不用胡乱猜测了,真的猜不到。换个人让我猜我也猜不到。反正各行业去年下半年开始也蛮艰难的,度过也蛮艰难的,互相理解吧。写书也是不容易的,有些困难过去,有足够多的平静时间用来写书,当然更新会快起来。我干别的不行,写书还是蛮用心和蛮在行的。)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