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二十二章 小看

第七百二十二章 小看

    城中的许多人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影,尤其是那些在屋舍之中,不得命令根本无法从屋舍之中走出的奴隶。

    但城中的这些人们都已经知道那是佛宗。

    在佛宗的声音一开始传入他们的耳廓时,他们都跪倒在地,更多的是因为恐惧。

    佛宗在他们的心中自然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但畏惧佛宗,更多的是因为若是对这些密宗僧人有丝毫不敬,恐怕他们就会遭受到可怕的摧残。

    然而听到佛宗的这句话时,这些人全部站了起来。

    对于这些人而言,没有什么比自由更让他们感到渴望。

    很多双手拍向了前方锁死的木门。

    这些木门虽然并不算牢固,任何成年男子的撞击都可以导致它破损,然而在平时,这些木门的后面便有那些手持着皮鞭的主人。

    只是得到佛宗的恩准,这些主人便根本不重要。

    城中的无数道这样的木门就此倒塌。

    听着那些木门倒塌的声音,许多原本还有斗志的拓跋氏将领不断的倒退着,终于直接丢下了手上的刀剑,朝着自己家中的方位发疯般的跑去。

    他们这些人明白,如果不马上赶回家中,在这些奴隶和仆人的面前表示对佛宗的忠诚,这些奴隶和仆人恐怕会将他们的家人全部杀光。

    “那是什么?”

    也就在此时,这座城中的几乎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看向夏巴族联军所在的那片夜空。

    黑色的夜空里突然出现了无数道光明,就像是有许多颗赤红色的星辰从无尽的高空之中坠落了下来,然后在夜幕之中拖出长长的影迹,将黑夜切割出无数细密的裂痕。

    然而就在刹那间,那些赤红色的光点变得一片金黄,而且越发明亮,就像是无数凤凰的羽毛在夜空之中生长。

    随着整个天空的夜色被这种金色光焰占据,城中所有的人渐渐看清,那些都是飞在天空的诡异物事。

    金色的火焰在车辇上燃烧,车辇的上方漂浮着营帐,车辇上站立着身穿深红色铠甲的夏巴族战士。

    这些夏巴族战士都戴着黑色的面具,在金色火光的照耀下,他们显得分外的神秘而冷酷。

    “这些火焰的颜色一会赤红,一会金黄,你的那顶火焰浮屠的火焰却又可以是墨绿色,这是怎么做到的?”看着那些充满神性色彩的火焰,白月露忍不住问道。

    “只要在火焰之中加入不同的金属粉末,便可以轻易的变化出许多种颜色。”夏巴萤淡淡的笑着,轻声答道:“哪怕你要将这些火焰变得如同彩虹一般,我都可以做到。”

    异蛟的身躯直接越过第二道城墙朝着城中行去,它的身体将城墙上许多固定机座的大型军械都轻易撞倒,那些如铁山一般的高大军械轰然倒塌。

    城中许多拓跋氏军士看着这些画面,他们痛苦而无助的吼叫起来,他们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山中被兽夹夹断了腿的野兽。

    佛宗已经越过了第二道城墙,所有处在第一道和第二道城墙之间的密宗修行者自然如影随形。

    大量身穿破旧僧袍的苦行僧和身穿紫色或是深黄色僧袍的僧人出现在第二道城墙之上。

    其中一名僧人正是之前将紫金降魔杵交给佛宗的那名密宗上师。

    这名密宗上师站在城墙的最边缘,他的脚尖甚至已经悬空,迎面而来的寒风和飞雪吹拂得他身上的僧袍如抖动的旗帜般作响。

    他没有继续向前,只是平静如水的开始颂经。

    一股股强大的精神念力波动不断扩散开来,他体内的真元不断缓慢释放。

    四周的天地元气被卷吸过来,在他的身后形成奇妙的光影。

    他的身后渐渐矗立起一尊高大的佛像的虚影。

    这尊佛像的虚影高达数丈,手持一根巨大的降魔杵,看上去无比的威严。

    处在第二道城墙边缘的所有密宗僧人突然全部跌坐了下来,平和却响亮的诵经声成片的在城墙上响起。

    城中的许多拓跋氏人原本就是密宗的虔诚信徒,听着这样的诵经声,许多人手中还死死的握着武器,但是却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开始诵经。

    无数的声音从军队之中,从屋舍之中,从街巷之中响起,最开始的时候显得杂乱不堪,然而只是十数个呼吸的时间过后,这诵经声却变得越来越整齐,越来越震慑人心,让整座城都再次震荡起来。

    数百顶火焰浮屠被绳索牵引着,迎着不利的风向都飞临到了这座城的四周,明亮的金色焰光从空中压落下来,让很多原本已经决定用死亡证明自己的勇武的拓跋氏将领都跪了下来。

    这完全是不对等的战争。

    夏巴族联军的中军还在荒原之中推进,连最前方的先锋军距离达尔般城的第一道城墙还有数里的距离,然而城中效忠于佛宗的力量,却似乎已经彻底凌驾于拓跋氏之上。

    金色的光焰从屋顶的破洞之中洒落,落在噶尔丹法王的脸上。

    噶尔丹法王一脸落寞。

    拓跋熊信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这间寻常的民宅房间里。

    “已经一败涂地,我们已经错误的估计了所有人,不只是佛宗,不只是这名南朝的修行者,还有夏巴萤。”噶尔丹法王缓缓的转身,看着拓跋熊信,轻声叹息道:“我不知道你还在坚持什么。”

    “这个时候说已经一败涂地为时尚早。”拓跋熊信摇了摇头,看着他道:“我想知道你现在是想继续和我联手,还是准备像这名佛宗表示忏悔。”

    “我可以静观其变,因为随时可以忏悔,而且我已经听到了他说要我活着。”噶尔丹法王说道:“关键在于,你想要如何?”

    “我不想给你第二条路走,要么继续和我联手,要么被我们杀死,达尔般城的胜负都不能彻底决定拓跋氏和夏巴族的未来,所以我不会让你这样的人活着落在他的手中。”拓跋熊信声音微寒的说道。

    “你无法杀死我,除非你可以无视拓跋泓衍的生死。”噶尔丹法王说道。

    拓跋熊信沉默不语。

    他还小看了这名密宗法王。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已经将拓跋泓衍控制在了手中。

    噶尔丹法王笑了起来,他认真的提议道:“其实你可以和我一起忏悔,像你这样的人物若是直接投降,将来也会成为影响整个党项的重要人物。否则将来整个拓跋氏,可能只剩下拓跋泓衍被人记住。”

    “其实我从来不相信你们密宗的所有教义,所有鬼话,若没有自己的想法,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拓跋熊信也笑了起来。

    噶尔丹法王点了点头,道:“我也希望见到不一样的奇迹,现在所有的人都即将跪倒,你想怎么做?”

    “人会害怕,军队会没有士气,奴隶会受诱惑,但那些连人话都听不懂的牲畜不会被经文蛊惑,那些凶狠的动物不会没有士气。”拓跋熊信转身离开,他的声音继续传来:“没有任何敌人能够在一名埋伏有后招和有着玉石俱焚的决心的统帅面前,获得完美的胜利。”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