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十七章 清洗

第七百十七章 清洗

    “还愣着做什么!”

    城墙上诸多拓跋氏的军士已经被吓破了胆子,然而毕竟还有人从骇然之中回过神来,一名拓跋氏将领一把推开呆立在一架军械旁发愣的一名军士,拔下旁边的一根火把就要点燃这架军械上的引线。

    然而也就在此时,噗的一声轻响,这名拓跋氏将领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胸口。

    他的胸口冒出了一截带血的刀尖。

    这名拓跋氏将领一声怒吼,单手握住自己胸口冒出的刀尖,同时转过头去。

    一名身穿轻甲的拓跋氏军士飞快的松手后退。

    只是这一转头,这名拓跋氏将领已经丧失了力气,跪倒在地,他口中鲜血不断溢出,看着那退后的军士,愤怒的叫道:“为什么!”

    那名拓跋氏军士平日和他亲如手足,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在此时偷袭自己的竟然是此人。

    “抱歉。”

    那名拓跋氏军士羞愧的垂着头颅,语气微颤,“我是夏巴族人。”

    数道厉啸声响起,数名军士冲向这名叛徒。

    数颗赤红色的弹丸从那人手中打了出来,落在他们的身前。

    轰!

    数团烈火从这几名军士的脚下地面涌起,在这几名军士冲过的刹那,便将这几人全部点燃。

    “杀!”“杀!”“杀!”……

    无数喊杀声和烈火涌起的爆炸声响起,这样的画面在许多军械旁,尤其是那些对修行者和军队更能造成强大威胁的破法军械和一些强大的火器周围不断的上演。

    许多火器根本来不及引燃发射,那些熟悉这些火器的人便已经被身边的同伴刺杀,而有些火器还未等有人想要使用,就已经在城墙上猛烈的爆炸开来。

    林意等人停留在佛宗的座辇上未动。

    他和这座辇上的天光纳错和夏巴萤,便是这场大变的始作俑者,然而座辇周围却是一片平静,似乎根本没有人又闲暇顾及他们。

    座辇的百丈之外,不断有密宗的修行者游走。

    那些最为强悍的苦行僧都已经聚集在此,即便再灵巧的飞剑也不可能直接突破他们的防御,对座辇上的新任佛宗造成威胁。

    林意看着城墙上那些手足厮杀,看着这些不断的爆炸和火光,他的眼睛里也充满了感慨。

    怪不得夏巴萤在一开始就将这座城视为囊中之物,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明白,恐怕从夏巴萤真正成为夏巴族的主人开始,她就已经在想着这座城,同时对于这座城的渗透也从未停止。

    尖利的示警声在城中此起彼伏。

    城中的各个角落,鲜血和火焰也已经开始不断绽放。

    除了夏巴族隐匿的奸细在此时纷纷发动之外,那些密宗的修行者也已经开始行动,开始冷酷的刺杀身边那些拓跋氏的重要人物。

    很多担任要职的拓跋氏权贵甚至连思索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被平日里保护着自己的祭司和供奉杀死。

    随着这些声音的响起,第二道城墙上的所有拓跋氏将领自然已经明白了今日动乱的来源,知道这些原本属于拓跋氏的密宗修行者已经是可怕的敌人。

    第二道城墙上一道阴影里,数块防水和防火的黑毡悄然从数架军械上滑落。

    这数架军械极为独特,就像是某些寺庙里供奉着的古铜佛像。

    “动手!”

    一名身穿黑色重甲,只余两个眼睛在重甲的面罩之外的拓跋氏将领沉重的呼吸着,豁然朝着前方底下伸出手指,对着身前的十余名军士厉喝道。

    这数架军械根本不需要做任何调整,因为先前它们就已经对准了那架座辇的位置。

    然而听着此时的命令,这十余名拓跋氏的精锐军士都是一阵发愣,之前他们调整这些军械,便是为了提防这些夏巴族的人对佛宗突然动手,然而此时,看着这名拓跋氏将领手指所指,竟是那名在光明之中诞生的新生佛宗?

    “密宗叛乱,先杀佛宗!”

    看着这些部下还呆着不动,这名黑甲将领再次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

    然而这样的命令却让这些军士陷入了更严重的思绪混乱,他们茫然无措。

    “违令者斩!”

    这名黑甲将领看着这些军士还不动手,又气又急,随着一声厉喝,他的手中出现一道刀光,刀光落处,距离他最近的两名军士头颅往上飞起。

    两名军士的死亡在此时根本不算什么,然而这样的画面却正好落入了座辇上天光纳错的视线。

    他将身前的那根紫金降魔杵握在手中,站了起来,然后指着那名刀上还在滴血的黑甲将领,出声说道:“拓跋氏王血,已被心魔所污,入魔者,必先破其顶骨,将残躯置于烈火之中焚烧,令其魂灵堕入地狱,百世轮回方能赎清罪恶,才得解脱。”

    这名黑甲将领的身体骤然僵住。

    他前方那些剩余的军士原本已经下意识的朝着那些军械伸出手去,此时听着天光纳错如审判般的话语,身体里好像瞬间被注入了无尽的力量和勇气,反而一声喊杀,朝着那名黑甲将领冲了过去。

    “今日烈火必定洗清罪恶,有大勇气除魔者,有大功德。除魔战死者,免三世苦修,入无上妙境,成尊者。”

    天光纳错接着说道。

    他的声音并不算太响亮,但是在这样的混乱之中,却是很多人都清晰的听到。

    那名黑甲将领明明平日里可以轻易的杀死所有这些扑来的军士,然而不知为何,听着这名佛宗的声音,看着这些根本无惧死亡冲来的军士,他的手脚都似乎有些莫名的酸软,他只是下意识的砍倒了几名军士,便被后继的军士扑倒在地。

    惊恐的惨叫声从这名黑甲将领的口中不断响起。

    他身上的黑甲被不断卸下,他身上不断涌出的鲜血和这些扑在他身上的军士的鲜血不断混杂,破碎的血肉四洒,甚至都分不清是他的,还是这些军士的。

    更多的军士从两侧冲来,冲向这名已经接近死亡的军士。

    城墙上很多将领都满含惧意的看着这样的画面,但其中的绝大多数人终于彻底的清醒,此时对拓跋氏的存亡最关键的,并非是外面那支已经发动的夏巴族联军,而是此时城墙下那块空地上,站立在座辇上的那名白衣小僧。

    “必须先杀了他!”

    “所有能去的修行者,全部过去,不要给他们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一名拓跋氏的高阶将领身影往黑暗中退去,同时寒声发出了这样的命令。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