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十二章 神术

第七百十二章 神术

    佛宗昏黄色的眼瞳之中泛出幽幽的光焰,他先前是吃惊,但现在却是开始陷入极度的震惊和深深的恐惧。

    他原本觉得自己洞悉这些世俗间修行者的一切想法,知道这些人内心的渴望和野心,从而他的提议会转化成让他们无法拒绝的灵魂最深处的诱惑,然而看着林意冰冷的面目,听着这样的声音,他却突然醒觉,似乎林意才是那真正掌控一切的魔王。

    他的身体冰冷起来,并非是因为恐惧本身,而是这样的逆天神术正在迅速的将他的生命精华从他这具老朽的身体里剥离,而且不可逆转。

    在他自己的感知世界里,他的神魂都正在法阵的推动下脱离他的肉身,就像是钻出九层高塔的顶端,然后朝着林意的肉身跃去。

    按理而言,这种一跃而下,便是直接侵入对方的识海,和对方的精神念力做一番厮杀。

    以他苦修一生的精神念力,不可能在这种精神念力的争夺之中失败。

    除非这些异族的修行者在他施术之前就醒觉,否则到了这个时刻,便是顺理成章,就如同石块从高空坠落,自然会迅速落入水中。

    然而令他无比震惊和恐惧的是,他的精神念力如石块始终无法入水,他的精神念力和林意的识海之间,就如同始终隔着厚厚的一层皮膜,根本无法穿透。

    “怎么可能!”

    他不可置信的叫出声来,用尽最后的力量疯狂的催动着法阵的力量,想要让自己的精神念力穿透这层阻碍,然而这层厚厚的皮膜却是越来越厚,越加坚厚。

    噗的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狂喷出来。

    这口鲜血极为粘稠,就像是内脏破碎和腐烂之后的产物,然而顷刻间散发出浓烈的异香,竟是没有任何血腥的味道。

    林意的眉头皱得更深,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明白这名拓跋氏的佛宗为了续命,究竟常年服用了多少惊人的灵药。

    轰!

    佛宗左手之中托着的那颗宝珠上流转的光焰彻底破碎,那些神圣明亮的光线紊乱的交织在一起,垂幔上的金色符文和银色符文纷纷炸裂。

    脱离佛宗苍老身体的神魂念力被尽数逼回自己的身体,原本的双瞳已经根本看不清眼前的景物,在这神魂念力重新和肉身结合的一刹那,他的双瞳之中重新燃起一丝神光,他瞬间看到一副可怖的画面。

    林意的脸上一片深红。

    一层厚厚的深红粉末笼罩着林意的整个面具,就像是一个可怖狰狞而没有丝毫缝隙的狰狞头盔。

    这种深红的粉末在他此时动荡不堪的感知里,是从林意的血肉之中生出。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他伸出右手,伸出一根手指点着林意,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厚厚的丹汞在林意的脸上如同退潮般迅速退去,隐没在他的血肉之中,露出了林意极为干净的脸庞。

    林意缓缓的抬起了手,朝着自己手上的那道伤口看了一眼。

    这名拓跋氏的佛宗张开了嘴,却是无法说出话来。

    他看到林意手上的那道血口竟然已经收口,隐隐只余一道红线。

    林意没有第一时间有所动作,他认真的感知了一下这名佛宗的身体,他确定这名佛宗的生机已经彻底衰败,无论是精神念力和真元气息都已经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他才微微抬首,看向这名佛宗的双目,然后认真的说道:“之前和你们密宗那名上师交手,便确定任何看似无形的精神念力手段,无非也是利用真元和特殊的元气,侵入对方修行者的特殊经络之中,这和历史上有些修行者利用一些细针直接操控修行者的思绪和身体没有多少差别,既然是真元…那任何真元都不可能穿透厚厚的铅尘。”

    “怎么可能!”

    佛宗眼瞳之中的幽光迅速的黯淡下去,他的身体像一堆碎骨一般委顿下去,只有他的声音依旧低低的响起:“洗净铅尘…这原本便是修行者世界里最通俗的说法,铅尘这种俗物,天生是修行者真元的天敌,对人之气血更是有不可预估的损坏,一名修行者,又怎么可能将这种毒物大量的积存和融合在气血之中而不死,甚至还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生机和力量?”

    “修行者有万般法门,或许你也可以将这种手段看成一种你们密宗不了解的神术。”

    林意忍不住摇了摇头,他也有些感叹的看着这名佛宗,道:“就如你方才动用的那种手段,在我们看来,也是不能理解和从未听说过的逆天神术,在我见过的任何记载里,都没有听说过一名修行者能够通过特殊的强大手段,将自己的意识和记忆传继到另外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体内。若说神术,这才是真正逆天的神术。”

    林意的语气里充满感慨。

    这的确是一种逆天的手段,只是这名老僧机关算尽,最终却并未成功。

    他的身后响起轻微的咳嗽声。

    白月露和夏巴萤两人已经从法阵的压制中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只是刚刚那种神魂被剥离般的痛苦和恐惧,还是让两个人的身体不断的抽搐,难言的痛楚。

    “你是怎么发现我是骗你的?”

    拓跋氏佛宗口中不断流淌出污秽的鲜血,即便这些鲜血散发着浓烈的香味,他的生命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他此时的眼瞳里全部充斥着不解,“你怎么可能发现。”

    “因为他。”

    林意的目光落向那名白衣小僧。

    他看着那名白衣小僧,道:“任何一个人都有着对生命的渴望,然而即便他再怎么不动神色,当按照你所说,真正可以让他获得长久的寿元时,他却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期待和欣喜。我不知你用什么手段或者平日里怎么教训,让他在这种时刻都不敢有丝毫提醒的神色流露,然而我的修行手段,却和别人不同,我比任何人都更能清楚的感知他的气血运行,惊惧和真正面对死亡时的气血流动,和能够得到救治时的渴望绝不一样。”

    拓跋氏佛宗不可置信的转向那名白衣小僧,直到此时,他终于明白这些世俗的修行者比他想象的更要可怕百倍。如果有真正的地狱,他很想拖着所有这些人一起堕入地狱,万劫不复,然而就在这一回首间,他的生命已经彻底到了尽头。

    他的头颅垂了下去,骨骼之中响起许多泥潭之中释放沼气的声音。

    他拿着宝珠的那只手无力的垂在他彻底瘫掉和从内里破碎的身体上,那颗黄色的宝珠沿着他手掌边缘就将滚落。

    这时,那名白衣小僧俯身,抓住了那颗黄色宝珠。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