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十一章 新生

第七百十一章 新生

    佛宗的面色依旧平和,甚至显得慈悲,然而看着林意右手指尖闪没的一丝红意,他眼瞳的深处还是迅速浮现出一缕惊疑不定的神色。

    只是在下一刹那,他眼瞳深处便被一种狂热所占据。

    他的目光还停留在林意左手手腕沁出的鲜血上,但他的右手却是朝着左手那颗昏黄色宝珠按了下去。

    啵的一声轻响。

    这种响声给林意和夏巴萤、白月露三人的感觉都是这颗看似并不坚硬的宝珠会被他直接按碎,然而奇异的是,这颗宝珠在他的双手之中完好无损,他右手之中燃起的那朵苍白色莲花般的光华,却如同真正的有形之物,被他按入了这颗宝珠之中。

    昏黄色宝珠内里,一朵苍白色的莲花猛烈的绽放开来。

    一蓬细碎到了极点的血雾围绕着佛宗的双手如微型的飓风旋转,然后急剧的发亮。

    这些细微的鲜血颗粒,就像是世间最猛烈的可燃物一般被宝珠中绽放的光华引燃,然后瞬间变成无数道往外绽放的明亮光线!

    无数明亮到耀眼的光线在佛宗的手中绽放,这原本晦暗的座辇之中瞬间大放光明,一团雪白!

    一片惊呼声响起。

    这惊呼声来自这座辇之外,来自停留在座辇之外的拓跋熊信等人和夏巴族的修行者,来自更远处城墙内外的军民和修行者。

    从外面看来,这架庞大的车辇内里已经如同多了一个光明的世界。

    这种比正午阳光还要雪亮无数倍的光线还带着某种难以言明的真实力量,冲击得围绕着这架车辇的布幔全部往外鼓胀起来!

    或近或远,所有人都震骇的看着这架车辇,不知道内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没有人能够看清内里的景象,即便没有那些垂幔,极为明亮的光线也彻底淹没了内里座辇上的身影。

    “稍安勿躁。”

    一名原本就谨立在距离这架座辇最近处的密宗上师面色平静的出声道。

    座辇内里,林意紧眯着双眼看着前方的佛宗。

    即便是夏巴萤和白月露都无法直视这种明亮的光线,但他却依旧能够强忍着些微被灼烧般的刺痛看清沐浴在强光之中的佛宗和那名白衣小僧。

    佛宗和这名白衣小僧头顶的坛城图案似乎都随着这种明亮的光线剧烈的旋转起来,变成了两个疯狂的漩涡。

    他的左手手腕上响起了嗤嗤的声音,受外界的力量牵引,大量的鲜血正在急剧的被抽引出他的身体,然后落向佛宗的眉心。

    一缕缕的鲜血在明亮光线的不断冲击下,竟然也改变了色泽,不再是鲜红,变得金黄而晶莹。

    那些被真实的力量往外吹拂而出的布幔从内里看和从外面看截然不同,那些隐藏在黑色之中的金丝和银丝也似乎疯狂的燃烧了起来,大量隐匿其中的元气力量疯狂的散逸而出,迅速的结成牢笼,和佛宗身上的气机以及他手中那颗宝珠的气机纠缠在一起。

    这种奇妙的笼罩和结合对于林意而言并不陌生。

    那个离开他已经很久,和他姓名只差一个字的好友容意,便是经常会给他带来这种感受。

    这是一个法阵。

    只是和平时能够引来更多的天地元气和利用地势造成更多的破坏性威能的法阵不同,这个法阵带来的,却似乎是精神念力方面的提升。

    即便对于精神念力方面的修行手段毫无研究,此时的林意也可以感知到强大的精神念力从老僧的体内释放,不断增强,甚至朝着这个法阵之内的所有人笼罩、侵袭!

    数声痛苦的闷哼同时响起。

    他视线之中那名白衣小僧的面容首先扭曲起来。

    原本显得十分柔弱但分外良善的五官因为血肉的扭曲而变得十分可怖,他的口鼻之中伴随着痛苦的哼声,都在不断的流淌出鲜血。

    佛宗张开了口,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分外的贪婪。

    随着他的呼吸,那些金黄而晶莹的鲜血流入他的眉心,他的整个人还是显得无比苍老,但是他的面容却显得前所未有的神光焕发。

    白月露和夏巴萤同时感到了致命的危险,她们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实质的痛苦,然而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诱惑之感却似乎压制了她们的一切感知,甚至有种将她们的感知都抽离体外的感觉。

    这种压制,甚至让她们直接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让她们两具年轻的身体都如同无比苍老的老人一般佝偻下来,如不断失水的花朵不断萎缩。

    林意的身体看上去是唯一一个毫无异样,被强光笼罩的他反而似乎渐渐适应了这种光明,他被光线逼得眯起的眼睛反而张开,异常冷冽的目光带着一丝怒意,狠狠钉在这名老僧的脸上。

    佛宗有些意外和惊讶。

    这次他并没有刻意的掩饰自己的这种情绪,惊讶的神色在他脸上泛开,然后化为更多的惊喜。

    “你真的很令我意外。”

    他看着林意,赞叹着,满足的笑着。

    “原来从一开始,你就根本不是想要和我们结盟,而且你也不是真正的想要救他。”林意看着他,冷冷的说道。

    他的肌肤血肉也被这异样的光明照耀得近乎透明,内里的血脉也是一根根清晰可见,甚至露出骨骼的影迹,然而不知为何,他的肌肤和血肉却没有变得越来越苍白和透明,反而有一种浓烈的红意在浮现开来。

    佛宗突然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不喜欢自己未知的事物,而且这名年轻而强大的修行者的诸多异样也让他感到了一种可怕的威胁,他不喜欢节外生枝。

    “任何伟大都来自于伟大的尝试,我或许会成为整个密宗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存在。”

    他如同诵经般无比肃穆的说了这一句,然后如同从身体深处发出了一声闷哼!

    随着这一声闷哼的响起,一股异常鲜活的生命气息和极为精纯的精神念力从他体内深处随之狂涌而出。

    林意冷冷的看着佛宗,他感觉到这股鲜活的生命气息和精神念力朝着自己的身体和识海侵袭而来,他顿时有些反应过来,冷笑道:“原来你真正的想法,是想抛弃你自己这具老朽的身体,占据我的身体,获得新生。”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