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零九章 灌顶

第七百零九章 灌顶

    “生老病死,这是任何人都必须面对的自然法则,每个人降临在这个世间,便都有自己与生俱来的位置和使命,所有这一切我都并没有对他隐瞒。”

    这名拓跋氏的佛宗看着那名低垂着头的白衣小僧,“他无法改变自己的过去,但可以改变自己的将来,我告诉过他,若是他觉得这不公,心中充满仇恨,那他将来若是有能力,便自然可以改变这样的法则,但若是不能成为比我还要强大的佛宗,不能比我对整个密宗拥有更强的掌控力,那他不可能做得到这样的事情。”

    “他很优秀。”

    这名拓跋氏的佛宗无限感慨的接着说道,“我当年也是经历过严苛挑选,最终成为灵童的存在,然而他比我当年还要优秀许多。所以我对于他寄予厚望,甚至拥有你们无法想象的野心。”

    他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林意等三人,说道:“信仰层面的东西和真实世界不同,你们想要的可能是建立更强大的帝国,拥有更广阔的疆域,更多的子民,但我们想要的,却是让更多的信徒信服,统一信仰世界,统一所有的佛宗教派。我只是要所有的佛宗教派承认我们是权威密宗,作为交易,我们可以令我们的信徒支持你们的王权统治。”

    “所以你是想让他将来成为佛教的领袖,作为回报,他就像你支持拓跋氏一样,支持我们?”夏巴萤微笑道。

    “其实这是需要很长久时间的事情,或许百年,或许数百年,无论是你们或是他,可能都活不到那么长远,对于我们佛宗而言,谁是正统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无论我们这一教派此时在党项拥有何等的地位,但是追根溯源,我们都属于西域佛宗的分支,而我要的很简单,让那些佛宗都承认我们是正统。”这名拓跋氏佛宗也微笑道。

    林意眉梢微挑,看着他异常简单直接道:“就像是让他们承认,你们这一教派也是佛祖嫡传。如此一来,即便你们对一些佛经的理解有所不同,也不会有人说你们背经离道。”

    “你是聪明人。”这名拓跋氏佛宗眼神复杂道:“能够不同的理解,便意味着能够改写经书,这便意味着可以改变很多信仰层面的事情,在我们的世界里,就如同一名真正的王者能够制定律法。不需要通过战争,便能通过时间去湮灭很多敌对的教派。”

    “听你这些话,我倒是学到了许多。”夏巴萤忍不住冷笑道。

    “最早的佛祖留下的各种佛经,原本就是智慧的结晶,是苦修者基于对天地探索和对人性的研究而产生,自然有诸多可以学习的地方。”这名拓跋氏的佛宗看着夏巴萤,认真的说道:“若是你有兴趣,也可以看些我们的藏经。”

    “相对于你们的藏经,我倒是对你们修行者的作战能力,对你们的一些秘药和修行手段有着更大的兴趣。”夏巴萤说道。

    “只要能够答应我的条件,自然可以。”

    这名拓跋氏的佛宗的目光有如实质般落在林意的身上,“一切计算和期待都敌不过天道命运,冥冥之中的众生哪怕再强大,也必须遵循天地的法则,现时我需要您的帮助。”

    “难道你是想让他修行我所修的功法?”联想到之前这名老僧的结盟条件,林意有些醒悟过来。

    “任何一代佛宗都其实并不需要强大的战力,然而任何一代佛宗都必须保证自己好好的活着,能够以自己的经验和知识感化信众和获得密宗修行者的真正尊敬。”

    这名拓跋氏的佛宗目光感慨的看着林意,道:“我知道既让你们支持他成为信仰层面的教派领袖,又要让他获得你同样强大的修行手段,你们必然不会同意,教派拥有比军队还要强大的力量,便会令世俗的权贵不安。但不能让所有的密宗知道转世灵童的真正隐秘,要让拓跋氏也觉得我们获得了足够的利益,能够在将来给他们更多的支持,这才能促成我们的盟约。而且对于他而言,哪怕你真正同意传授给他功法,可能也来不及。”

    “来不及?”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当然越发觉得这名佛宗聪慧,前面所说的那些话他也能够理解,但却不明白这最后的来不及是什么意思。

    “我们密宗在挑选和确定转世灵童的最终人选的过程之中,用密药和特殊的灌顶手段,能够大幅度开发孩童的脑域,能够让他们变得更为聪慧的同时,拥有更强大的精神念力,以及将来更快速的进步空间。但这种手段,同样会给肉身带来一定程度的损伤。所以历代佛宗和那些主修战法的密宗上师相比,历代佛宗的精神念力自然是更强,但身体却都显得十分羸弱。”

    这名拓跋氏佛宗轻叹了一声,“当然这种开发精神念力的密宗手段,我们也会极为小心的注意界限,不会让下一代佛宗的寿元遭受影响,只是我们再怎么小心,也没有预计到天变。”

    “天变?”

    林意心中一动,马上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灵荒?”

    这名拓跋氏佛宗缓缓点头,感慨道:“在挑选完成,最终确定他是这一代的转世灵童之后,我们便进行最为重要的密宗灌顶手段来对他进行最后的提升,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配合这种手段的数种秘药极为珍贵,而且因为灵气散失的问题,不能事先调配。只是我们没有想到,灵荒的到来,改变了数种灵药的药性,使得其中数种灵药的药力不足。”

    “这些密药来自南朝和北魏?”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拓跋氏佛宗问道。

    他之所以如此发问,是因为灵荒初时到来时,其实悄无痕迹,南朝先受影响,再往北延伸,南朝有些强大的修行者开始怀疑时,北魏的强大修行者甚至毫无察觉,而从现在党项的情形来看,哪怕南朝的修行者已经确定灵荒到来,恐怕党项的修行者还根本没有察觉。

    “这几种密药都来自中土王朝。”这名拓跋氏佛宗没有否认,他叹息道:“最后的密宗灌顶手段虽然完成,但因为那数种药物的差之毫厘,他的身体却超过了所能承受的极限。这数年来,我想尽一切方法,却都无法改变…直到今日见了你,才真正见了救星。”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