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零五章 佛宗

第七百零五章 佛宗

    两名正对着闻达上师的苦行僧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在闻达上师的身体几乎撞在他们身上时,他们才手忙脚乱的接住了闻达上师的身体。

    闻达上师身上强烈的真元波动冲击在他们身上,他们也不敢强运真元抵抗,就怕再让闻达上师的伤势变得更加厉害,这带来的后果是两个人都一声闷哼,嘴角都沁出一缕殷红的血丝。

    直到此时,夏巴族使团之中的大多数人才回过神来,顿时爆发出一阵如雷的喝彩声。

    拓跋氏这边集体哑火,很多人的面孔都不停的抽搐起来。

    这样的画面,对于他们而言,比一个上万人的军团在他们的眼前直接被碾成肉泥还要惊悚。

    密宗的修行者在拓跋氏原本就拥有崇高的地位,因为一些特殊的修行功法和真元手段,密宗的上师在这些拓跋氏人的眼中,更是如同神明一样的存在。

    人是可以被打倒的,但神明怎么可能会被打倒。

    然而现在,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神明在他们的眼前轰然倒塌。

    夏巴萤看着拓跋泓衍在微笑。

    她眼神之中包含的意味不言而喻。

    拓跋泓衍的嘴角不断在抽搐,他现在甚至连愤怒都没有,在绝对的力量碾压面前,他心中只有说不出的惊恐。

    拓跋熊信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他足足花了四五个呼吸的时间,大脑才从缺氧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才具有了说话的能力。

    他的目光再落在闻达上师身上时,闻达上师的周围已经一片兵荒马乱。

    闻达上师已经昏迷了过去,几个密宗的苦行僧正忙着往他的口中塞泥丸一般的疗伤药丸。这几个密宗的苦行僧的目光沉痛无比,但是对于对手的畏惧,使得他们现在甚至都不敢看林意一眼。

    他们手中泥丸一般颜色的疗伤药丸倒是彻底吸引了罗姬涟的注意,她忍不住轻声问夏巴萤:“那是不是就纳错儿湖边的苦修僧侣的第一疗伤秘药赞林丸?”

    夏巴萤转过头看了她一眼,顿时读懂了她眼神中的意味,忍不住一笑:“的确是。”

    罗姬涟也不掩饰,轻声道:“那看来要想办法搞到一些。”

    夏巴萤微微一笑,转头过去望向拓跋熊信的刹那,她的目光却是瞬间变得凌厉异常,就像是两柄剑光直接刺在了拓跋熊信的脸上,“拓跋熊信,现在看来,我夏巴族应该有足够的底蕴可以和你们拓跋氏一谈了?”

    此一时,彼一时,她现在是绝对的胜利者姿态,所以她在称呼上都是直接称呼拓跋熊信的名字,不加任何城主或者将军的称谓。

    所有拓跋氏在场的人都是心中一颤。

    夏巴萤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能谈就谈,不能谈接下来就应该是撕破脸直接开打了。

    在林意出手之前,若是夏巴萤说要和他们彻底决裂,他们当然嗤之以鼻,然而现在,他们隐然觉得夏巴萤一开始的态度已经足够谦卑。

    拓跋熊信的嘴角又狠狠抽搐了一下。

    他之前心中所想的,完全就是闻达上师出手教训了这群“乡下人”之后,他再出言奚落一下这些失魂落魄的“乡下人”,就算多给他几个脑子,他也完全想不到被教训的竟然是闻达上师。

    闻达上师和林意交手的时间太短,太快,拓跋氏的领地和南朝边境也离得太远,所以他在这短时间里,也根本无法将眼前的这名修行者和南朝的大将军林意联系在一起。

    他现在满脑子充斥着的想法,是这个修行者只是看起来面相年轻,其实只是修行了那种独特秘法,保持了青春容貌的老怪物。

    的确,在很多朝代之中,有许多顶尖的修行者哪怕到了六七十岁,因为身体机能并没有丝毫衰败,所以他们的面容看上去也是和年轻人没有什么差别。

    “看来有钱真的能让鬼推磨,你们夏巴族自己出不了这么强大的修行者,竟然能够招揽到这样一名强大的供奉。”

    他终于镇定下心神,看着已经回到夏巴族使团人群之中的林意,现在的林意在他眼中更加显得高深莫测,经过和那样一名神念境修行者的交手,现在的林意身上,竟然连一丝受伤的痕迹都没有,甚至在他的感知里,现在的林意的气息就比普通成年男子的气息还弱。这让他更加心寒,平时若是这样一个人从他身边经过,他都可能感觉不到任何的危险。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现在是亚圣,还是已经入圣?”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完全是试试运气,万一林意有兴趣回答,他就至少能摸点底气。

    夏巴萤嘴角微撇,她当然是完全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但罗姬涟却不同。

    反正她前面的胡扯已经让这些拓跋氏的人心惊胆颤,她现在也不怕吹得更大。

    “我家先生多年前已经是入圣境,若是不出意外,大约到明年秋里,就应该能够正式入了圣阶。”她笑眯眯的说道。

    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没有任何一个拓跋氏人怀疑她此时的说法。

    主要是方才一战之中,林意面对闻达上师的攻势就如同被海浪拍击的礁石巍然不动,此时在他们的认知之中,似乎也只有这种入圣境的修行者才显得合理。

    至于能不能在明年秋里正式成为南天三圣一样的存在,哪怕真的有吹嘘的成分,对于他们而言也没有任何的区别。

    反正入圣境的修行者在党项都从来没有出现过。

    拓跋熊信一身的冷汗。

    “之前的确是无礼了。”

    他看着林意和夏巴萤,呼吸不畅的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早知有先生这样的存在,哪里还用那么多废话。”

    拓跋泓衍迅速的退了下去。

    他很识趣,而且他也担心被夏巴萤惦记上。

    几张铺着虎皮的紫檀木椅被很快搬了出来,因为南朝现在的大人物没有像党项人一样随便席地而坐的传统。

    然而夏巴萤也只是扫了那几张紫檀木椅一眼,并不落座,只是微嘲道:“怎么,还让我们在这里谈?”

    这一句话让拓跋熊信的脸顿时又僵硬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他现在有点愁。

    夏巴萤很明显是要快刀斩乱麻,但他在拓跋氏虽然有一定的话语权,但也没有彻底拍板全族命运的话语权。哪怕是拓跋泓衍的老子拓跋泓烈在这里,一个人肯定也不可能直接决定拓跋氏和夏巴族联盟的条件。

    就在他迟疑之间,一名身穿着黑色长袍的僧侣却从他身后远处的黑暗之中走出,迅速到他的耳边说了两句话。

    拓跋熊信的面色顿时大变。

    “佛宗冕下会直接过来。”

    他连连深深吸气都不能完全平复自己剧烈波动的情绪,他看着夏巴萤,完全失去了平时的风度和气势:“他亲自过来,便不需要再去何处。”

    “什么!”

    听到拓跋熊信的话语,周围倒是至少有一半的拓跋氏修行者骇然出声,都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模样。

    “恩?”

    林意倒是不明白这些人为何这样的反应,他也不知道这拓跋熊信所说的佛宗冕下是什么意思。但他此时惊异神色一露,他身旁一名夏巴族的将领便顿时在他耳畔轻声的解释开来:“拓跋氏的佛宗,就是密宗的领袖。密宗的领袖未必是修为最高的存在,但却是通读密宗佛经,而且是辩经最终的胜出者,而且佛宗只有一人,要这名佛宗去世之后再选新的佛宗,佛宗在密宗是最为尊崇的存在,享受各种秘药加持,一般寿命极长,在密宗之中也被看成是智慧的化身,资历自然也是极老。拓跋氏在党项的尊崇地位一大半都是靠密宗的修行者支持,所以佛宗的地位甚至凌驾于拓跋泓烈之上。若是佛宗出面和我们和谈,谈定了盟约,那拓跋氏也应该会遵从。”

    “如此当然甚好。”

    夏巴萤十分清楚佛宗在拓跋氏是什么地位,她倒也是一愣。

    看着她发愣的神情,罗姬涟在她耳边轻声问道:“你来这里本来就不是抱着真谈的目的,现在他们佛宗倒是真的出来要和你谈,万一有诚意,你打还是不打?”

    “这拓跋氏密宗的教义之中有一条,僧众凌驾于众生,所以他们平时对那些诚心侍奉他们的人仁慈,那也只是他们表达温和的一面,但实则在他们的认知之中,哪怕诚心侍奉他们的奴仆,对于他们而言也是牲畜和人的差别。若是有违他们教义的人,在他们的眼中便是不可饶恕的恶魔,他们会用诸多残忍的手段折磨,杀死。其余哪怕是西域的密宗,也并没有像他们彻底凌驾于众生这样的教义。若是那些密宗的领袖和我谈,或许还有一谈,至于拓跋氏的….”夏巴萤淡淡一笑,说到此处就不再往下说了。

    罗姬涟挑了挑眉,她倒是越发欣赏夏巴萤这种个性。

    她顺着很多拓跋氏的苦行僧虔诚和敬畏的目光,朝着内城城墙黑魆魆的城门洞望去,也只是数十个呼吸的时间,便听到城内有一种唢呐般的乐器的鸣声开道,接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有数名穿着白羊皮袄的女子提着装满金黄色花的花篮在前面撒花,后面又跟着数十名僧侣,这些僧侣身上的紫色僧袍洁净,头上戴着金黄色的帽子,不是苦行僧的模样。

    这些僧侣的后方,却是抬出了一架座辇,座辇上有垂幔笼罩,内里隐隐约约坐着一名老僧。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