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零一章 信服

第七百零一章 信服

    “我拓跋熊信还不至于为了一座小城而失信。”

    拓跋熊信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伸手往后挥了挥。

    夜色里响起一阵羽毛的抖动声。

    一只黑色的鹰隼从城墙上破空而起,和高空的黑色迅速融为一体。

    “希望今后党项的荒原里能够流传的是将军守信的传说。”夏巴萤微微一笑。

    “故事和传说都是胜利者为他的子民准备的。”

    拓跋熊信似乎也不愿意再故作玄虚,他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只是用了数个呼吸的时间,一批侍者直接将这个营帐和营帐里的一切东西全部撤去。

    “说实话你们体现出来的实力的确超乎了我的预料,的确可以和我们好好的一谈。”拓跋熊信的脸色在几个呼吸之前还有些铁青难看,但现在他的脸色在火光之中却显得有些诡异的暧昧,他看着夏巴萤,道:“我有个女儿不过我听说你的弟弟已经落在了细封洪齐的手里。”

    这句话一出口,倒是让所有夏巴族使团的人愣了愣。

    夏巴萤有些意外的看着他的眼睛,眉梢微挑,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在所有联盟之中,联姻是最古老也最有效的手段。”拓跋熊信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们夏巴族现在虽然实力不俗,但你们用明白,你们最为欠缺的就是名正言顺的名分,如果你们夏巴族和我们拓跋氏联姻,你们夏巴族和我们拓跋氏血脉相融,那成为王族就顺理成章。现在你弟弟不在了,但你若是和我拓跋氏联姻,恐怕比你弟弟更有说服力。”

    “拓跋熊信想死么!”

    原本夏巴族的人全部都在认真的听着,听到此处却都是勃然大怒,甚至有不少人直接抽出了随身所带的兵刃,金铁的震响声络绎不绝。

    夏巴萤却是淡淡的笑了笑,朝着身后甩了甩手,示意这些人稍安勿躁,然后她也似笑非笑的看着拓跋熊信,道:“想要我联姻,那不知联姻的对象是谁?”

    拓跋熊信伸手点了点拓跋泓衍,笑道:“拓跋泓衍用是最好的人选。”

    夏巴萤的目光落在拓跋泓衍身上。

    拓跋泓衍微笑躬身为礼。

    夏巴萤突然笑了起来,道:“那若是我答应,拓跋泓衍便随我回夏巴族,做我的妻妾?”

    拓跋泓衍脸上矜持的笑意瞬间僵住。

    夏巴族的人都是微微一怔,旋即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拓跋熊信的脸色也瞬间沉了下来。

    “既然是和亲,你是女子,自然最多是你成为拓跋泓衍的正妻,如何能教拓跋泓衍成为你的妻妾?”他看着夏巴萤,沉声道。

    “我是夏巴族的族长,夏巴族的女王。”夏巴萤的脸色骤然寒冷起来,“他不做妻妾,难道有王做人的妻妾?”

    她的声音也说不出的森寒,一时间,夏巴族这边固然没有人出声,就连拓跋氏这边所有人都是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虽然整个党项,乃至吐谷浑和西域诸国,所有的权贵都很清楚,夏巴萤的确是夏巴族的女王,然而党项男尊女卑,在任何公众诚之中,夏巴萤也是第一次公然称自己为夏巴族的女王。

    拓跋熊信冷笑不语,停顿了足有数个呼吸的时间,这才阴森森的看着夏巴萤,道:“王是要别人承认的,并非自封的。”

    夏巴萤笑了起来,道:“难道米擒氏为王,拓跋氏为王,你们党项的这些王族最早为王,是靠嘴皮子说出来的?”

    拓跋熊信垂下眼睑,他看着前方地上渐渐凝固的鲜血,面色也变得绝对的冷漠,“如此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要得更多。那之前的这文斗,看来也是毫无意义。”

    夏巴萤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一样,旁若无人的大笑起来,“这也算文斗?若不是我们的人更强,他们现在恐怕已经躺在地上了吧。”

    拓跋熊信没有去看她的脸色,他缓缓抬起头来,看向深邃的夜空,看向夜空之中此时已经无比璀璨的星辰,他也没有接夏巴萤的这句话,而是缓缓的说道:“任何时候称王,都看最高端的战力,北魏皇帝当年一统北方,靠的就是那些强大的游牧部落的重型弩箭都无法射穿的重铠,南朝皇帝在七年前登基,靠的就是支持他的强大修行者,在这个年代,最为强大的修行者,就如天上的这些星辰,令人仰望】大的修行者,不是财富就能买得到的东西∞论是我拓跋氏还是夏巴族想要称王,现在看起来,并不是依靠这些蠢笨无法移动的守城军械,而是要靠强大的修行者。”

    夏巴萤的目光带着浓烈的嘲弄意味,看向前方城墙上那些巨型军械的森冷光芒,道:“你说的话我并非完全同意,但总算有些道理。”

    “我拓跋氏可以和你们夏巴族联手干掉其余各族,甚至可以和你们联军征服吐谷浑。”拓跋熊信道:“但关键在于,你们夏巴族有没有真正令我们信服的力量。”

    夏巴萤冷笑道:“我不知道什么才叫令你们信服的力量。”

    “强大的修行者。”

    拓跋熊信的目光冷冷的扫过整个夏巴族使团,“恕我直言,你们夏巴族的修行者数量原本就不够多,而且高阶修行者的数量,以及高阶修行者的战力,还是不足。”

    “你哪里看出来我夏巴族高阶修行者的战力不足?”夏巴萤鄙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鲜血,“这些血好像不是我们的人流的。”

    “闻达上师。”

    拓跋熊信冷笑一声,也不和夏巴萤斗嘴,而是转头看着身后高处颔首为礼,呼了一声。

    夜风突然更寒冷了一些。

    一名身披着黑色长袍的苦行僧侣站了起来。

    所有夏巴族人的目光全部凝固了。

    这名苦行僧侣太高了。

    之前所有人一眼看去,以为这名苦行僧侣是站着的,然而其实他坐着的时候,就已经和寻常人站着的时候差不多高,此时他真正的站了起来,更是高得吓人。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