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九十九章 残酷杀戮

第六百九十九章 残酷杀戮

    林意脚步微动,然而这也只是他身体下意识的反应,这并不意味着他此时想要出手来帮白月露。

    若论信心,恐怕没有人比他对白月露更有信心。

    在眉山之中,他和元燕并肩战斗过,在南朝所有那些权贵的子女之中,他接触过的所有人,陈宝菀已经无疑是最坚毅果敢的人之一。

    然而平心而论,元燕更胜之。

    元燕的身上,有种经验换来的狠辣气质。

    白月露给任何人的感觉都十分平和,然而在钟离的那些战斗里,林意十分清楚这些平和的真正来源。

    恐怕很多人已经认为十分残酷的战斗场面,对于白月露而言习以为常。

    她所经历的残酷,恐怕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所以元燕和白月露相比,他觉得白月露更胜。

    因为白月露更有经验。

    数名瞬间被铅尘笼罩的夏巴族修行者愤怒的厉吼起来,他们第一时间动步,跃向白月露的身前。

    “你们退!”

    然而就在此时,让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听到了白月露平静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廓。

    他们的身体还在前行,只是他们已经落在了白月露之后。

    他们十分震撼的发现一个事实,即便同样不可能动用真元,白月露的速度远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快。

    一声如击重革的沉闷巨响。

    一声极为痛苦的嚎叫!

    冲在最前的那三名持刀的拓跋氏修行者连白月露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最左侧的一名修行者的整个身体已经往后弓起,变成了一只痛苦的虾米。

    真元在此时无用,然而修行者的感知在此时依旧发挥着作用。

    和这名痛苦的在地上弹跳而起的修行者最近的两名持刀修行者心中涌起无比凛冽的寒意。

    那只是一个拳头。

    让他们此时无比惊恐的,并不只是白月露这一拳里蕴含着的超乎了他们想象的力量,更多的在于,这一拳无比精准的砸在这名修行者腹部最脆弱,最能让他感到痛苦的部位。

    这简单干净的一拳里,蕴含着分外的冷静、残酷,甚至一种完美的味道。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里,他们的身体被更多的恐惧占据,就连身体都僵硬起来。

    白月露接住了那名修行者的刀。

    在这名修行者痛苦的弓起身体嚎叫的刹那,白月露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刀柄,夺过了这人手中的刀。

    这是一把长刀,比起南朝和北魏的制式长刀还要长出一尺。

    然而白月露在握租柄刀的刹那,却就像是在用一柄灵巧的匕首一般,直接将刀尖捅进了这名修行者的肚子。

    她左手持刀,只是刺入两寸。

    然而刺入这名修行者腹部的刀尖已经足以破坏他体内的重要脏器。

    在痛苦的嚎叫声厉,这名修行者弓着的身体都还没有任何的变化,然而他浑身的力量和生命力,却随着从他身体里抽出的这一截刀尖而急剧的流失。

    白月露抽刀就朝着那两名因为恐惧而身体有些僵硬的修行者砍了过去。

    这两名修行者都是用刀的大家,在无法使用真元手段的情形之下,他们也有信心杀死对面的许多人,然而他们斩向白月露的两刀却同时空了。

    喀嚓喀嚓两声清脆的裂响几乎连成了一声。

    白月露贴着一道刀光翻滚了过去。

    她手中的刀斩断了这名修行者的双脚,然后往上,将另外那名修行者持刀的右臂轻易的切断。

    这两名修行者一个茫然的看向自己的脚,一个茫然的看向自己飞起的手臂,他们这一刹那除了恐惧之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感受到痛苦。

    斥正在喧嚣的人群骤然一静。

    不管是拓跋氏的人,还是夏巴族联军之中的绝大多数人,此刻心中都生出凛冽的寒意。

    这种砍杀的手段太过干脆利落,似乎不花费半分多余的力气。

    这种刀法似乎没有任何精妙的招数,但却是最实用的杀人刀法。

    白月露依旧提着刀,她没有去管这三名修行者,她斜斜的从这三名修行者的右侧掠了过去,她的身影在浓厚的铅尘之中,敏捷得就像是顺流而下的游鱼。

    看着这样的身影,她身后夏巴族的那九名修行者已经彻底停顿了下来,眼瞳的深处流淌着深深的敬畏,而他们的对面,数息之前还志得意满的白衣祭司眼睛里已经充满深深的恐惧。

    这种恐惧甚至让他无法再保持一贯的优雅风度。

    “拦!”

    他疯狂的往后退去,伸手将两名呆滞在自己身侧的修行者往他身前推去。

    他身前的这些修行者虽然恐惧,但仅存的荣誉感还是让他们大叫着冲了上去。

    白月露的身影毫无停留的冲向这些修行者。

    在浓厚的铅尘笼罩下,所有人都看不清她的面目,但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她分外的专注。

    她不断的挥刀朝着身前砍去,每一刀都会砍倒一名修行者。

    她的刀光和脚步的落点有着奇妙的节奏,竟然让人在残酷之中产生一种美感。

    看着眼前的这幕,林意的眼中升腾起感慨的神色。

    他当然也是刀法的大家,但白月露这种刀法,几乎是生死之间**的直觉反应,即便是刀法远超他的刀客,在和白月露战斗时,恐怕最多也是两败俱伤的下场。

    白衣祭司惊恐的尖叫起来。

    他见过很多杀戮,但从来没有见过修行者在他的身前倒下的这么快。

    惊恐的尖叫和喘息,让大量的铅尘涌入了他的鼻腔和喉咙,他顿时剧烈的咳嗽起来。

    没有人能够在剧烈咳嗽的时候还能跑得更快。

    然而也就在此时,更多的铅尘涌入了他的口鼻之中。

    白月露已经到了他的身后不远处,在他转头的刹那,白月露的刀往前拍出,带动大量的铅尘,如同浪花一般拍击在他的脸面。

    这名白衣祭司的脸原本很白,然而此时就如同有一蓬乌云在他脸上炸开,遮住了他无比惊恐的表情。

    白月露如风般继续前行,刀光往前继续刺出。

    在这名白衣祭司想要强行闭宗鼻屏息的刹那,冰冷的刀尖直接捅进了他的口中,刺入了他的喉咙。

    一股可怕的模糊不清的声音从这名白衣祭司的口中随着鲜血涌出。

    这名白衣祭司的双手朝着自己的嘴巴捂去,但是等不到他握住刀身,他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力气,朝着前方跪了下去。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