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九十八章 诡计

第六百九十八章 诡计

    白月露的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她眼瞳的深处都没有任何震惊或是不解的情绪。

    她平静的注视着这一道血光,体内已经在迅速流转的真元悄然的涌向足底。

    她的脚下无声的飘起浮尘。

    在所有人惊呼声才刚刚响起的刹那,她的身体已经从原地消失,那道带着恐怖爆鸣声的血光从她身体的残影之中穿过。

    一声尖锐的箭鸣声几乎同时响起。

    一道凌厉的箭光如闪电般朝着那名白衣祭司的胸口射去。

    这一道箭光来自于夏巴族的神箭手夏巴裕。

    他此时尚且不明白这名白衣祭司为何敢直接对白月露痛下杀手,但坐以待毙不是任何夏巴族人的风格,所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射出了这一箭反击。

    然而也就在这同时,夏巴萤也想明白了什么,一声厉啸从她的口中迸发出来,随着这声厉啸,她的左手扬起,空气里一缕寒风骤然被她的真元力量牵引,裹向那道箭光。

    空气里响起了浪涛拍击石壁般的声音。

    被她牵引的那道寒风和那道箭光相触的刹那,一圈圈气浪便围绕着箭身不断炸开。

    初时这道寒风似乎毫无和这道箭光抗衡的力量,但只是数分之一呼吸的时间,这道寒风却变得越来越紧实,就像是无数条透明的琴弦不断绞在这道箭光上。

    箭光前行的速度越来越慢,然后彻底停顿,奇特的孔雀绿色的箭杆剧烈的震荡着,然后裂解。

    有鼓掌声响起。

    鼓掌声太过响亮,甚至压过了许多夏巴族人愤怒的厉喝声和吼声。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拓跋熊信的身上。

    是他在鼓掌。

    他的脸上全是戏谑的笑意。

    “精彩!”

    迎着所有夏巴族人的目光,他看着面色如霜的夏巴萤,微笑道:“难得你在这个时候想到了这个游戏的规则,否则你们已经输了。”

    冷汗骤然从手持着弓箭的夏巴裕的额头上涌出,如活跃的蚯蚓从他的脸上滑落。

    “无耻!卑鄙!”

    一片更为响亮的怒骂声响起。

    至少有一半的夏巴族使团中人也瞬间想明白了拓跋熊信这句话的意思。

    从一开始,那名白衣祭司所说的规矩便是圈外人不能插手。

    所以哪怕是他真正偷袭白月露,夏巴族这边除了参与赌斗的那些修行者,圈外任何人只要对他出手,妨碍他和白月露的赌斗,那就是破坏了一开始说好的规矩。

    在这一片怒骂声中,那名白衣祭司却是含笑道:“按理而言,朝我射上一箭,哪怕被你们自己人拦截,这似乎也算是破坏赌斗规则,不过我拓跋氏有大量,也懒得和你们争执。”

    听着他这样的话语,周围顿时响起更多恶毒的咒骂声。

    “兵不厌诈,更何况规矩就是规矩。”

    拓跋泓衍的冷笑声也响了起来,“怎么,都说夏巴族最为守信,难道这传言都是放屁不成?”

    夏巴萤没有去理会他和那名白衣祭司的话语,这场比斗的胜负对于她的真正目的而言显得并不重要,但她很想看看这样的比斗胜出之后,拓跋氏的人还会有什么花招。

    而且她十分清楚,恐怕此时林意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想法,借着这些比斗除去拓跋氏的一部分力量之外,同时或许有机会找出充那些最具威胁的修行者。

    “我倒是无所谓。”

    她清亮的声音响起。

    随着她刚刚扬起的左手的落下,所有的怒骂声消失,她身后所有夏巴族使团中人全部沉默下来。

    “我倒是担心你们到时候会不会后悔,或者到时气急败坏,失了风度。”

    拓跋熊信笑了笑。

    他并不怀疑夏巴萤的能力,他也并不怀疑夏巴萤身边这些人的实力,相反,从一开始,夏巴萤身边的这些人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

    只是再狡猾的狐狸在落入了优秀的猎人预设好的陷阱之后,也几乎不可能从猎人的手中逃脱。

    他当然不会觉得自己会输。

    拓跋泓衍也和他一样笑了起来。

    白衣祭司也笑了起来。

    几乎同时,这名白衣祭司轻声的对着身边那些修行者说道:“这名女子要留活口。”

    他此时会说留白月露活口,自然也是有信心杀死白月露和白月露身边的那些修行者。

    只是让他不能理解,或者是让他更不愉快的是,直到此时,他对面不远处的白月露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平静涅。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够知道这么多,可惜的是,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想明白。”他看着白月露,忍不椎道。

    白月露看了他一眼,摇了曳,突然笑了起来,“从一开始,我也没有想到要真正靠见知获胜。”

    “什么意思?”

    白衣祭司呼吸一顿,他面上的剪有些微僵,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升腾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若是你无法好好的站着和我猜测这些人的来历,我自然是最终的获胜者。”白月露收敛了笑意,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从一开始,我所想的,也是寻找机会将你击倒,只可惜我没有想到,即便是在见识上,你也似乎并不是我的对手,而且你也没有足够的耐心,我原以为你就算会和我想在一处,至少也要在四五人之后,觉得光凭见识不可能获胜之后才动武。”

    “哈哈哈哈”

    突然有异常响亮的大笑声响起。

    纵声大笑的是夏巴萤。

    不知为何,当白月露这些话出口时,她不仅更加佩服白月露,而且她已经确定白月露能够获得胜利。

    所有拓跋氏的人脸色都阴沉了下来,所有人都感到了莫名的凶险。

    “动手!”

    白衣祭司微微垂头,一声厉喝。

    噗噗噗噗

    他身侧那九名拓跋氏的修行者身上同时响起了诡异的炸响。

    无数道黑色的气流带着浓厚的金属气息飞舞而出。

    一片惊呼声炸响。

    铅尘!

    无数道铅尘如飞舞的黑蟒在空中疯狂乱舞,急剧的扩散。

    这算是彻底的两败俱伤的手段,这些拓跋氏的修行者身上,竟然藏匿了大量的铅粉。

    任何正规军的军士和任何修行者都十分清楚,铅粉是修行者的天敌,浓郁到一定程度的铅尘能够彻底阻隔真元和天地元气的沟通和结合,能够阻隔和消弭修行者真元的流动。

    这些拓跋氏的修行者,此时迸发出大量铅尘,竟是要让笼罩其中的所有人都根本不能施展任何真元手段,甚至根本无法呼吸。

    修行者失去真元,是极为可怕的事情。

    刷""!

    三道雪亮的刀光涌起。

    三名拓跋氏修行者同时抽刀,朝着前方冲去。

    这三名拓跋氏修行者此时也根本不能动用真元,然而他们的动作依旧比敏捷的猎豹还要快!

    “这些无耻之徒!”

    夏巴族使团之中,顿时又有许多人叫骂出声。

    很显然,这些人在修行者中也是武技超高的异类。

    即便失去了真元,他们也相当于是特别强大的武者。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