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九十七章 对或错

第六百九十七章 对或错

    林意之前倒是也没有听过什么玉泉宗,但他耳尖,这个时候在人群中也是听清楚了,这玉泉宗是倒是南朝最北端白头山下的一个宗门。

    这玉泉宗的修行者算是半个阵师,他们可以用一些特殊的玉石篆刻成阵,聚集一些特殊的天地元气,并能吸引泥土和尘土中的金铁颗粒,施展特殊的真元手段。

    这玉泉宗的修行者虽然特殊,但他们的功法相传有着致命缺陷,每修行一段时日,就需要靠采补手段来平衡体内元气,所以这玉泉宗的修行者都是偷偷掳掠女子采补,这掳掠女子的事情做得多了,自然就败露,玉泉宗的修行者纷纷逃散,变成了真正的江湖流寇。

    “修炼特殊功法,也未必一定是采花贼。”

    拓跋泓衍听到夏巴族人嘲讽,也顿时冷笑一声,“我党项领地难道还找不出足够女子自愿和上师一起修行?”

    “我只听说过狗改不了吃屎,哪怕真改了,前面也肯定吃过屎。”罗姬涟不屑的说道。

    她的声音顿时引起了一阵不怀好意的哄笑。

    拓跋泓衍的脸面顿时有些挂不住了,他看着夏姬涟怒喝道:“你乱说什么”

    罗姬涟微微一笑,看着他,道:“这里都是聪明人,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切莫失了风度。”

    拓跋泓衍又是大怒,一时说不出话来,心中却也是恶念狂生。

    “那这次我们先?”

    白月露却不再看那名玉泉宗的修行者,转头看着自己左侧的一名修行者说道。

    这名修行者却是一副西域异域风情的装束,头发用厚厚的布巾缠着,布巾上串着各色珍珠和宝石,他身上的衣衫也是五光十色。

    他的肤色比南朝和北魏的人都要白,而且鼻子分外高耸,这样的人若是出现在南朝和北魏,一般都会被统称为胡人。

    在对待西域各国的人的态度上,南朝的文人墨客一般比起北魏的要更加偏激,很多南朝文士的书里提及西域各国,大多挥墨写就的都是浓厚的香料、葡萄干以及各色毛毯之类,哪怕是这个世上最强的敌人北魏,在很多南朝文人看来也不过是偷师的蛮夷,若是此时这样一名西域修行者到了建康,恐怕建康城里的许多人看他也是看着独特的猴子一般的目光。

    林意看得书多,但也受诸多误导,真正和夏巴族以及西域联军相处之后,才领略到这些国度也都有各自独特之处,尤其大俱罗似乎偏爱游历这西域各国,往南朝和北魏寻常修行者的足迹根本不至的地方去,所以他越发觉得,许多人之所以无法有很高的成就,往往不是因为天赋,而是因为眼光和想法。

    “好。”

    那名西域装束的修行者对白月露十分尊敬,此时当然不会回绝,只见他点了点头,双手也不见多余的动作,他的衣袖之中却是如同有活物般悉悉做响,在下一刹那,一条灰影从他的衣袖之中冲出,直往天空中探去。

    林意的目力远超常人,这灰影突然出现的刹那,他便看清这竟然是一条灰色的麻绳。

    这条麻绳也不过成人拇指般粗细,和寻常的麻绳看起来并无两样,但竟然如同活物一般,直直的不断往天空伸去。

    片刻之间,在场所有人便看清楚了,纷纷惊呼出声。

    拓跋氏这边的惊讶呼声有所压抑,反而是夏巴族这边吃惊的声音十分响亮,显然是夏巴族这边绝大多数人也都没有见过这人的这种手段。

    白月露的面色始终没有什么变化,就和站在桥上看风景的女子一般没有任何区别。

    白衣祭司的脸色却是阴晴不定,先前看到这条灰绳从这名西域修行者衣袖之中游出时,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但看到这条麻绳冲上天去,他紧蹙的眉头却是瞬间放松,“通天绳,这是天竺幻宗的真元手段。”

    “你真确定是通天绳?”白月露微微一笑,说道。

    此时那根麻绳笔直上天,已经超过许多人目力的极限,而且是像一根细细的棍子一般矗立不动。

    这画面越发像天竺幻宗的通天绳,但看着白月露此时的笑意,这白衣祭司心中却是莫名忐忑,一时不敢接话。

    那名西域装束的修行者此时轻咳了一声,这根在他身前笔直不动的麻绳也不见任何异样,但是麻绳顶端却是莫名的传来诡异的罡风呼啸般的声音。

    也就一个呼吸之间,天空之中骤然雷鸣,一条明晃晃的闪电,竟是沿着这条麻绳急速的流淌下来。

    这名西域装束的修行者目光闪动之间,这条闪电在麻绳上骤然炸开,变成一条条跳动的电弧,就如同一条条银色的蛇在他前方跳跃。

    一片更为响亮的惊呼声响起。

    这分明是极为罕见的真元控雷电的手段。

    电光照射得白衣祭司的脸上一片雪白,他的嘴唇微微颤抖起来,心中尽是不可置信之感。

    天竺幻宗的通天绳,最多也只是能够导引天地元气,让施展这种手段的修行者能够汲取更多的天地元气,却是不可能有这种激发雷电和操控雷电的手段。

    这名西域修行者看装束和这根麻绳,是像极了天竺幻宗的修行者,但很显然却并不是。

    他之前之所以有信心在这方面和夏巴族赌斗,一是因为他所在宗门涉猎甚广,一本万象法典之中记录了包罗万象的各宗门的独门手段,虽然并无这些独门手段如何修炼和施展的法门,但用在这种赌斗之中却是已经大占上风,另外一点最重要的原因,是这几年来拓跋氏原本就已经不断收刮夏巴族修行者和供奉的来历,许多夏巴族修行者的来历,他原本就已经知道。

    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对面这名女子,似乎比他所知的还多,比他更加胜券在握。

    “你还觉得这是天竺幻宗的通天绳吗?”也就在此时,白月露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名白衣祭司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抬头,脸上渐渐变得一片冷漠:“既然是猜,便有对错,你现在是觉得我是对或错?”

    “绳可以蓄水,以水控电,这不仅是五行之中的真水手段,同时也是你们所说的风雨雷电之中的控雷电手段。”白月露平静的看着他,“我如此说了,你是否知道正确答案?”

    听到白月露如此说,那名西域装束的修行者倒是十分惊讶,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白月露竟然直接就猜出了他的真正来历。

    与此同时,林意也是心中微微一动,他也想到了这名修行者的师门。

    “是么?”

    白衣祭司突然笑了笑,摇了摇头,道:“这似乎并不重要,不如再看看我的手段。”

    他的这句话才刚刚结束,他的身前骤然一声恐怖的爆鸣,就如同一匹布帛在他的身前骤然撕裂,恐怖的爆鸣声中,一道异样的血光如鲨鱼的尾鳍一般形状,突然出现在白月露的身前。

    “什么意思!”

    夏巴族中许多人顿时叫出声来。

    所有人都感觉到,这名白衣祭司的力量源源不绝,明显不像是要展现手段,而是直接对着白月露出手。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