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九十六章 初斗

第六百九十六章 初斗

    白衣祭司的眉头微微挑起。

    白月露在绝大多数时候都足够沉默平静,不太引起人的注意,但在以一座城池作为赌注的前提下,这种平静便往往让人觉得高深莫测。

    “在下文”他看着白月露说道。

    但是他才刚刚吐出三个字,就已经被白月露出声打断。

    “赌斗而已,我不需要知道你的名字,你也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白月露平静的看着他,说道。

    “说的是。”

    这名白衣祭司微微一怔,旋即笑了出来,道:“有时候名字还会让对手知道有用的讯息。”

    “既然赌约是这人提出的,这人恐怕早有准备。”同样,这名白衣祭司的笑容也让夏巴族的绝大多数人觉得高深莫测,一名夏巴族的修行者在一名夏巴族的高阶将领耳畔轻声的说道:“她对这南朝女子也没有什么了解,为什么敢直接这样答应,您觉得这名南朝女子真的胜出吗?”

    “林意拥有整个剑阁,既然他先行入党项,只带了这寥寥数人在身边,那他身边的人自然都不是寻常人物。”这名夏巴族高阶将领却是丝毫都不担心,“更何况这南朝女子既然主动请缨,那便说明,不管怎么样,她都想好了对策。”

    那名夏巴族修行者呆了呆,顿时反应过来,这赌斗的胜负并非是最为关键的地方。

    “你看她像谁?”

    这名夏巴族高阶将领此时又轻声道。

    那夏巴族修行者一时有些不明白,转头看这名夏巴族高阶将领时,他却发现这名夏巴族高阶将领有些感慨的看着夏巴萤。他顿时反应过来,白月露这名南朝女子虽然不像夏巴萤一样大多数时候气焰逼人,但他也莫名的觉得,白月露的气质似乎和夏巴萤有很多相似之处。

    “能给人这样感觉的,又岂会是普通人。”那名夏巴族高阶将领轻声自语道。

    “那现在就开始?”

    白衣祭司脸上还是流淌着温和的笑意,但是白月露的高深莫测,却搞得他心中莫名的忐忑,有种很不好受的感觉,“是你们先开始还是我们先开始?”

    “随便。”白月露云淡风轻的说道。

    这名白衣祭司眉头微挑,他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不悦的神色。

    白月露并没有显得无礼,只是对他终究表现得太过轻慢,拓跋氏的祭司在拓跋氏乃至党项都是极为尊贵的人物,但白月露却似乎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

    他在心中冷笑起来。

    在他看来,白月露就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

    但对于他而言,越是骄傲的孔雀,就越是要肆意的践踏她的尊严,这种蹂躏的过程以及最后这只被拔光羽毛的孔雀恐惧和哀求的样子,就能够给他带来莫大的快感。

    他心中暗自下定决心,等到对付了这支夏巴族联军,他一定要将这名南朝女子讨要过来,肆意的凌辱一番,到时候将她变成女奴,甚至要赏赐给座下凌辱。

    在此等心境之下,他也不愿意和白月露多说,便对着身旁一名矮胖修行者点了点头,道:“你出手给她看看。”

    这名矮胖修行者身穿寻常布衣,也是普通马帮的装扮,五官也是十分寻常,和平常的党项男子没有什么差别,但是他的脸色却并非是党项常见的紫黑色,却是怪异的淡金色,看上去好像抹了金粉一般。

    这名矮胖修行者双手拢在胸口,听到这白衣祭司所说,他顿时阴恻恻的一笑,双手骤然分开。

    他双手分开时,所有人才赫然发现,他的双手衣袖却比一般人的衣袖更为宽大,双手笼在其中,却是根本看不到双手。

    一股若有若无,并不算霸烈的真元气息围绕着他的身体往外扩张开来,他脸上的淡金色迅速淡了下去,但是他的双手衣袖之中,却是淡金色光芒闪烁,星星点点的凝聚,就像是夏夜里许多萤火虫要从他的衣袖之中飞舞出来。

    嗤嗤嗤嗤

    数十道尖锐的风声骤然从他的衣袖之中响起,白月露的身前不到七尺处,骤然出现数十根细细的金线。

    这金线并非实质,但是却闪烁着金铁般的森寒光芒,给人的感觉,若是落在白月露的身上,白月露瞬间就要被这些金线割得四分五裂。

    白月露依旧平静而立,她看着这些骤然出现在她身前的金线一动未动,她身侧一名夏巴族修行者却是瞬间重重冷笑一声,伸手一拍。

    轰的一声爆响,一道乌黑的流光朝着这些金线一冲,这些金线顿时纷纷破碎,这道流光却是往前又飞出数尺,接着悄然停顿,抖开十余个如纺锤般的黑影,然后悄然的隐匿在黑色的光线之中。

    “哦?”

    白衣祭司看着这些如纺锤般迅速消隐的黑影,似有些意外,但接下来却是微微一笑,看着那名出手的夏巴族修行者,道:“北魏的漠北托甲宗,早在三十年前就听说已经被灭,想不到竟然还有传人流传下来?”

    那名夏巴族修行者是一名中年男子,身穿夏巴族的赤红色长袍,原本满脸冷笑,但是骤然听到这句话,这名中年男子的脸色骤然一变,煞气大盛,额头上的血肉突然扭动,内里的血脉微微凸起,而且隐隐透出玄铁色的光芒,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个雕刻着诡异花纹的铁盘要从他的额头钢出来。

    看到这名夏巴族修行者额头钢的诡异图案,这名白衣祭司非但没有感到震惊,反而是心情大好,微微一笑,也不问这名夏巴族修行者对不对,只是转眼看着白月露,有些戏谑道:“如何?”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白月露身上。

    白月露依旧是一副风波不惊的神色,她的目光不急不缓的从那名矮胖修行者的双袖之中挪开,然后缓缓落在这名矮胖修行者的脸上:“你的双手之中,是否各自握着一块玉石?”

    那名矮胖修行者脸色瞬间大变。

    白衣祭司的呼吸一顿,脸上的微笑瞬间僵硬。

    一时间无人说话。

    隔了足有数个呼吸的时间,斥一名拓跋族的将领按捺不住,大声叫道:“要猜来历就猜,哪里有你这样问人,你若是要问,何不索性直接问人家师门?”

    白月露也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看着那白衣祭司,道:“金风玉露,这宗门的名声却不算好。”

    听到金风玉露这四字,白衣祭司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那名矮胖修行者的双手却是微微颤抖起来,身上气息震荡不堪。

    看着这两人的脸色,周围所有夏巴族使团之中人就都明白白月露显然说对,顿时一阵阵欢呼响起,伴随着调笑讥讽声,“怎么,猜对了还要忍不住杀人灭口不成?”

    “不若索性说说,这宗门的名声到底怎么个不好。”

    “金风玉露?”这夏巴族使团之中也不乏见多识广之人,也瞬间有人记起:“难道是玉泉宗的采花贼?”

    听到这样的声音,白月露不置可否,没有多说什么,但人群之中自然有声音传了开来,只是片刻,许多人便恍然大悟,看着那名浑身颤抖的矮胖修行者,眼中已经全部都是鄙夷的神色。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