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九十三章 正巧

第六百九十三章 正巧

    这女子吃肉极快,对面那拓跋氏的壮汉每吃一块肉,这女子几乎就已经吃完两块,也不过盏茶时间,这女子至少就已经二三十斤肥腻异常的大肉入腹。

    她对面的那拓跋氏壮汉面色越来越为难看,吃肉也越吃越慢,看上去吞咽都艰难起来,但这名水桶腰矮壮女子反而冷笑一声,喝道:“吃肉岂能无酒,拿酒来!”

    这营帐之中的确无酒,她大喝声响起,拓跋氏聚集在这营帐之外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而且不得内里的拓跋熊信允许,外面的那些侍者也不知道是否真的给这名女子绕,但夏巴族的使团之中却有不少人随身带酒,一时间应声和喝彩声四起,至少有五六个牛皮酒囊带着呼啸的风声,直接落向盘坐在营帐中的这名女子身前。

    这名女子伸手接谆个,任凭其余酒囊坠在她身前。

    酒囊和她吃剩的骨头撞击,内里酒液晃荡作响,她却是已经直接用嘴一咬,拔出了手中接住的这酒囊塞子,咕咚咕咚,直接就将这一个酒囊之中的酒全部饮尽!

    一时间浓烈的酒香四溢。

    这一囊酒至少有四五斤,而且光是嗅这酒香,就知道是烈酒,光是一口气灌下这些烈酒便已经足够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但这名女子却似乎还不满足,将喝光的酒囊往身前一砸,随手又取了一个,咕咚咕咚又是仰头全部喝光。

    喝光这第二个酒囊之后,她随手又抓一个酒囊,往对面那拓跋氏壮汉身前一丢,不乏鄙夷的抹了抹嘴,挑眼道:“你也喝上一袋?”

    那名拓跋氏壮汉也是这城中有名的大肚王,但前面吃肉就已经落了下风,现在别说是烈酒,恐怕就算是凉水,再喝四五斤入腹,他恐怕也是腹中翻江倒海根本承受不住。

    此刻看着砸在自己身前的那一个牛皮酒囊,他面上青一阵,红一阵,身体僵住,却是连话都接不上来。

    “这女子什么来路?”

    白月露心中一动,其余人大多只在意此时那名拓跋氏壮汉的面色,她却敏锐的感应到了那名女子身上此时隐隐荡漾的真元气息波动,她瞬间就联想到了一个奇特的宗门。

    夏巴萤微微一笑,转过头看着她,还未来得及说话,营帐之中的拓跋熊信却又是一阵哈哈哈狂笑,他直接伸手一扫,一股劲力从他的手中涌出,直接将那名女子和拓跋氏壮汉身前的所有金盆,所有酒肉全部吹拂出帐篷。

    一时间,正对着营门的人都是下意识的躲闪,只觉得这些如乱雨横飞的金盆和酒肉汤汁会迎面砸在身上,但是一阵阵噗噗噗的奇异声响,所有这些金盆和酒肉全部落在营帐外三尺,而且被怪力全部堆叠在一起,聚拢成一堆。

    “好手段!”

    夏巴族使团之中绝大多数人微微一滞,但有一声重重的冷哼声随即从夏巴萤的身后响起。

    一名黄袍老者伸手一拂,也是凭空涌起一阵黄风,那些金盆纷纷震动,和金盆堆叠在一起的肉块和骨头却是纷纷破碎,如被风卷起的飞雪纷纷扬扬飘洒出去。

    只是转瞬之间,所有的金盆都是洁净如洗,上面非但没有丝毫肉屑和骨屑,连一丝油迹都没有剩下。

    两股玄奥的真元气息波动卦还在空中飘荡。

    充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那种玄之又玄的气息和强大的真元力量,让所有在场的修行者都可以轻易确定,无论拓跋熊信还是这名黄袍老者所展现出来的,都是神念境的真元手段。

    神念境的修行者永远是令人敬畏的存在,即便是在党项这种重城和夏巴族这种十万计的大军之中,神念境的修行者也始终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这名黄袍老者名为车迟凛,他其实是细封氏的供奉,不过之前在党项并没有展露什么锋芒,这才跟随林意混在了使团之中。

    此时他和拓跋熊信的手段足以震慑在耻多人,不过在已经见多了强大神念境修行者的林意和原本见多识广的白月露看来,这两人的真元力量虽然不俗,但展现出来的真元手段,却也十分普通。

    相反的是,车迟凛平时并不嚣张跋扈,但见多了林意的手段之后,他的信心满溢,所以现在面对这达尔般城的城主都是有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这种气势倒是让营帐内里的拓跋熊信有些错愕。

    说实话他从未想过夏巴萤和她这支使团里的人竟然敢如此气焰嚣张,针锋相对。

    达尔般城之中的军力远不止十万,而且布置无数军械,别说是夏巴萤在城外有十万大军,就算有二十万大军,他也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至于修行者数量之前夏巴萤亲征,他还不知夏巴萤是要去对付细封氏的时候,就担心夏巴萤是率军来攻,将那些苦行僧都调集了过来。哪怕夏巴族的所有供奉都随军,此刻达尔般城里的神念境修行者数量,恐怕要至少超出夏巴族联军之中神念境修行者的一倍。

    现在的达尔般城,恐怕是有史以来,防卫最为森严,拥有的强大修行者数量也最多的时刻。

    夏巴萤的这个使团在进城时就已经发现了那么多苦行僧的存在,他现在便是怎么都想不明白,夏巴萤这些人为什么还不肯低下头颅。

    “看来现在可以好好谈一谈了?”在他沉吟之间,夏巴萤淡淡的笑了起来。

    她朝着前方的营帐走去,走到营帐正中,面对拓跋熊信坐了下来。

    “你想要什么?”拓跋熊信微微抬头,他的眉头微微皱起,说道。

    夏巴萤道:“和我联军,灭了细封氏。”

    虽然知道她这是虚言,但当她坚定有力的声音响起的刹那,使团之中混杂着的细封氏的人还是都忍不啄中一紧。

    拓跋熊信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意外,他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道:“你用明白,拓跋氏是王族,细封氏也是王族,党项之治,便是王族之治,我拓跋氏去灭细封氏,是坏了规矩,坏了自己定的规则。”

    “很简单,找个理由,让夏巴族取代细封氏的王族位置。”

    夏巴萤很平淡的说道:“编造故事这种事情,似乎不用我教。”

    拓跋熊信没有马上回应她这句话,他沉默了片刻,目光越过她的头顶,看向城外驻军的方位,缓缓道:“你们夏巴族现在的确有足够的力量,但是你们用明白,武力并不能决定一切。”

    夏巴萤笑了起来,道:“正巧我想说的也是这句话。”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