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九十二章 针锋相对

第六百九十二章 针锋相对

    正对着营门的帐篷门帘是掀开的,帐篷内里的景象一览无遗。

    帐篷内里很空旷,地上铺着厚厚的灰棕色熊皮。

    灰棕色熊皮上,放置着两排纯金的石盆,石盆里全部都是流油的肉食。

    此时帐篷内只席地而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四五十岁年纪,脸色黝黑,原本五官就长得十分粗犷,而且脸面上还有不少的刀疤剑痕。

    他一头乱稻草般的粗|硬短发就用一根红色的皮绳紧紧箍在脑门上,他身穿着一件银色的皮袍,上面的绣纹十分精美,这件皮袍要是穿在拓跋泓衍的身上,拓跋泓衍恐怕又凭空多出几分英俊潇洒,但这人却像个山贼一样,扯开了衣襟,露出内里大片的黑色胸毛,此时他手抓着一块肥羊肉,羊肉上的肉油不断滴落,有些甚至滴落在他的胸口,凝固成了乳白色的油珠。

    这副涅,只能用粗蛮来形容。

    “这就是达尔般城的城主,拓跋熊信,拓跋熊信是拓跋氏的大将,有熊王将之称,拓跋氏的成年礼有独自猎熊的习俗,按独自一人猎回来的熊的斤两来封赏。拓跋熊信成年礼独自猎熊时,竟然将拓跋氏领地熊山内的熊王猎杀了。这人行军打仗十分凶残,而且此人成年之后,还真的驯了不少巨熊,他的这达尔般城中就有不少特殊驯养的巨熊。”

    在此之前,一般都是细封英山对林意解释一些党项的风土人情,一些重要人物,但为了避免这城中有人认出细封英山,细封英山是没有跟随在这使团之中,而是留在了城外联军之中。不过夏巴族此时所有人对林意都是十分尊敬,早就有人看清楚了那人,然后轻声对着林意说道。

    “夏巴萤,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厉害。”

    也就在此时,营帐内的拓跋熊信已经发出了如雷般的笑声,他直接将手中抓着的那块羊肉往身前的金盆里一砸,油腻的双手却是直接在身上的皮袍上擦了几下,接着也不起身,大笑着朝着夏巴萤招了招手,“远道而来,想必路途劳顿,先吃喝些再说。”

    “我远道而来,可不是为了吃吃喝喝。更何况有十万大军再外面等着,你要照顾他们吃喝,恐怕也照顾不过来。”夏巴萤率众走到这个营帐门口,淡淡一笑,说道。

    这个营帐虽然很庞大,但恐怕最多也只能容纳百人,更不可能容纳她整个使团。

    “哈哈哈哈。”

    营帐内的拓跋熊信又是一阵放肆的狂笑,他旁若无人的取了一根鱼骨针剔起了牙缝里的肉屑。

    “我刚刚听到有人窃窃私语,似乎是在说我拓跋氏猎熊的成人礼和我猎熊的事。既然你们知道我拓跋氏的成人礼,就用知道我们拓跋氏一年一度的分肉节。”

    拓跋熊信一边剔牙,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你们来的巧,今日正是我们拓跋氏一年一度的分肉节∫们拓跋氏源于乌兰草场,祖先生活困苦,平时难得吃肉,更不用说放开肚子饱餐一顿,只有打了大胜仗,才会犒赏勇士,尽量煮肉,能吃多少吃多少,后来我们成为党项王族,便有了这分肉节,我们大量煮肉,牢记祖先困苦时,同时吃肉多者,得的赏赐也多。夏巴萤,你既然到了我达尔般城,当然也得和中土的老话一样,入乡随俗,敬重我拓跋氏的礼节和规矩,更何况我们的分肉节,是只对上门的朋友分肉,怎么,夏巴萤你难道不是作为朋友上门,而是带着刀兵上门打仗的么,更何况,偌大的夏巴族,连一个能吃上几十斤肉的勇士都没有吗?”

    “呼延赤!”

    拓跋熊信又是一声暴喝,却见一侧营帐外空地走出一名**着上身的壮汉,这壮汉浑身的肌肉高高吗,身上抹了肉油般发亮。

    “我们是主人,他们是客人,你先吃上三十斤肉给他们看看。若是这十万大军连个吃上三十斤肉的勇士都没有,我看也是名不符实,也不用谈什么了。”

    拓跋熊信随意而呼,虽然此时依旧笑容满面,不见凶狠之意,但是这些话语出口,却是嚣张得淋漓韭。

    “吃上几十斤肉?”

    夏姬涟鄙夷的噗嗤一笑。

    虽然从身边那些夏巴族人的脸色来看,这拓跋氏的分肉节不是凭空杜撰,而是确有其事,而且似乎在这些拓跋氏的人看来,能吃的越多,便似乎越发显得厉害。

    只是她一路上可是见惯了林意吃东西,吃上几十斤肉对于林意而言算什么。

    林意微微一笑,在他看来,这的确是太过简单,恐怕多来两个人也未必是他对手。

    只是拓跋熊信这一开始气焰逼人发难的态度,却让他隐约觉得,哪怕夏巴萤真正带着诚意来和谈,拓跋氏恐怕也会划下不少规矩,并非是一拍即合,皆大欢喜。

    “我来!”

    只是这些想法才刚刚在他脑海之中一闪而过,一声冷笑便已经在夏巴萤的身后响起。

    林意等人都是一怔。

    只见出声和从夏巴萤身后直接走出的,竟是一名黑壮的女子。

    这名女子比起白月露都要矮上一个头,但腰却恐怕是白月露三个腰大,看上去粗壮得就像是一个水桶。

    “我夏巴族何须勇士?我就能灭了你。”

    这名水桶般粗壮的女子身前兜着一个黑色的皮裙,这皮裙有诸多口袋,高高鼓起,也不知道里面塞了什么,这女子的装束看上去也十分邋遢,头发也是乱糟糟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伙军之中的帮厨,或者是喂马洗马的女马夫。

    不过她看上去肥腻的面上却是一脸凶悍之意,说出的话也是十分凶悍。

    “也不怕你的肥肚皮撑裂了。”

    那呼延赤看到营帐内里的拓跋熊信饶有兴致的点头,他重重的冷哼一声,也不多话,大踏步走进营帐,就在一侧的金盆旁席地座下,伸手抓入金盆,捞起一块烫着红油的烤肉便啃了起来。

    “口气倒大,也不怕闪了舌头。”

    这名水桶般粗壮的女子也走了进去,咚的一声坐地,真像一个装满了水的大木桶撞在地上,她一手各抓一块烤肉,左一口,右一口,每咬在口中的大肉,几乎只是嚼了两三嚼就吞入了腹中。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