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九十一章 心照不宣

第六百九十一章 心照不宣

    **裸的财大气粗!

    广场上很多角落瞬间响起了不屑的冷哼声。

    其实不只是在党项,哪怕是南朝和北魏,那些久居权位而有许多年积累的权贵绝对看不起突然暴发的暴发户。

    一些在真正权贵口中显得霸气十足的话语,在这些他们鄙视的暴发户口中说出来,会让他们觉得充满了粗俗。

    现在夏巴萤的这句话就让他们这么觉得。

    但这样带着嚣张的一句话,却打消了他们所有人的疑虑。

    这名苦行僧无声的一笑,便不再多言。

    “弄的好像很大气,连瓦密寺和纳错儿湖边的那些苦修僧都调过来了。”一名夏巴族的男子在夏巴萤的身侧轻声说了一句。

    他的声音虽然轻,但这片广场上很多人却都是修行者,都隐约听得清楚。

    这名笑得矜持的苦行僧的嘴角便是微微的有些抽搐。

    许多先前发出冷哼声的人的脸色便变得有些难看。

    夏巴族大军过来的消息肯定早两个时辰就已经传到了城中,城中过往的商旅估计至少有三分之二和夏巴族有往来,其中甚至是关系密切的贸易伙伴。

    不管夏巴萤亲自到此的真正目的如何,为了避嫌也好,为了避免惹上什么祸事也好,除了那些必须卸货和有走不脱的事情必须停留的商队之外,其余的商队其实走了七七八八,甚至连城中的一些场的商户和居民也在一两个时辰之前就暂离了这座城。

    达尔般城的这个碎石地广场上此时显得尤为空旷,所以一眼望去,那些身穿着僧服或是苦修服的僧侣便显得分外的多。

    瓦密寺是拓跋氏的最主要僧寺,寺中僧众原本常年在外行走,要短时间召集不少过来本身就很困难,至于纳错儿湖边修行的那些苦行僧,都是平时闭关不出的闭关僧众,这些人恐怕一生都难得换一件僧袍,他们常年还受周围牧民的供养,那些牧民不只是提供羊奶和各种五谷食物,平时还会点燃上好的酥油,像膜拜神佛一样膜拜他们,所以这些僧众身上的僧袍都是乌黑发亮,糊满了油腻,散发着一种浓烈的油炸谷物和酥油混杂的味道。

    无论是瓦密寺还是纳错儿湖边修行的僧侣,都属于真正的密宗,是修行者,同时也是都掌握着一些独特真元手段的修行者。

    短时间大量调集这么多密宗修行者过来,很显然也是出自于对夏巴族的警惕。

    “不要多心。”

    拓跋泓衍面色不变,但是眼底却悄然流淌出一丝寒意,有种东西叫做心照不宣,哪怕心知肚明,公开说出来,便是不给对方面子,有些不识抬举。

    他转过身来,看着那名出声的夏巴族男子,道:“这些僧众正好是在达尔般城进行一年一度的辩经大会。”

    他认得这名夏巴族男子,这名在他眼中五短身材的夏巴族男子是夏巴族有名的神箭手夏巴裕,但别说是一名神箭手,哪怕是夏巴族的神念境修行者在他眼里也不算什么。

    他此时面色虽然平和,但是心中却是不断冷笑,决定哪怕今日和夏巴族谈得还算愉快,今后一定要找个机会教训一下此人。

    “那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夏巴裕皮笑肉不笑。

    事实上党项绝大多数部族对拓跋氏并没有任何的好感。

    尤其是在所有非王族的部族眼中,拓跋氏便是党项最大的吸血虫。

    夏巴族这些年虽然获得了惊人的财富,但其中有一部分,却不可避免的被这些王族收入囊中。

    拓跋泓衍当然不想和夏巴裕这种人物多费口舌,他只是报以微笑,然后微微颔首,在广场上诸多看客的眼中,这是绝对的风度,就像是默许了对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达尔般城对于整个党项而言都是贸易之都和文化之都,虽然和南朝和北魏的重城无法相比,但是从接近第二道城墙的门洞时开始,林意也有大开眼界之感。

    大概是因为党项部族众多,而且很多部族都有不同的传承和生活方式的原因,通过第二道城墙的宽阔城门洞,林意可以轻易的看到各种不同风格,对于他而言都带着些特殊的异域之风的建筑物。

    无论是刺矛般尖耸的屋顶,还是圆形穹顶的建筑物,抑或是纯粹用黄沙泥土和枯草搅拌堆砌成的方型建筑物,在这第二道城墙内里随处可见。

    这片广城用河床里捞出的卵石夯实形成的碎石地,石头的缝隙里早已经被尘土填平,根本没有不平整感,而第二道城墙之后却都是坚硬的整块石地,就像是整座山的表面泥土被全部铲光了,残留下的岩面。

    石地在残酷的气候侵蚀下都有着不同程度的风化,也并非寸草不生,砂石缝隙里都生长着低矮的荆棘和一种蓬头的黄色杨树。

    不需要刻意清场,随着夏巴族使团通过第二道城墙的城门口,第二道城墙之后的大片集市区和原本的军营区都已经只有寥寥的身影。

    拓跋氏当然是有所准备。

    在距离第二道城墙不过一箭之地的一片军营区,原本布满马粪的地面已经被彻底清理干净,撒上了香料和鲜花。

    有数十名身穿素色长袍的女侍者站立在营门两侧,正对着营门的一个巨大的帐篷也是用金色的锦布包裹了起来,在这个帐篷的最顶端,甚至用了大片大片的金箔,此时即便连最后的霞光都消隐,这个帐篷的顶端依旧显得金晃晃的。

    这个帐篷周围有一个环形的石阶看台。

    看到这样的布置,夏姬涟忍不综嗤一笑,道:“这是原先看马戏还是看说书的地方?”

    南朝的看马戏或是说书,一般都是中间筑一高台,或者鸦处地底,周围环形建筑看台。但不管是在南朝和北魏,马戏也好,说书唱曲也好,都是借以消遣的玩意,那其中演马戏或是说书唱戏的人,自然也不受权贵看得起,都是下等人搞的把戏而已。

    罗姬涟这句话当然是包含着浓浓的嘲弄之意,恐怕在任何一个见过世面的南朝人眼中,这拓跋氏的布置简直是俗不可耐,高雅不起来。

    但她这样肆无忌惮的评论,却反而让所有听到的拓跋氏的人心中又是一松。

    在他们看来,这夏巴族的人越是轻松随意,哪怕越是嚣张跋扈,就越是说明对方并不太紧张,恐怕是不会有什么特别的阴谋。

    作为此地的主人,拓跋氏也并没有太多人聚集在这片营区周围,甚至没有见到多少明显披甲和手持武器的军士,不过出现在周围的人数恐怕也是经过一些考虑的。

    夏巴族使团的所有人一眼扫过,都可以轻易的估计出,这片营区周围的拓跋氏的人也在五百左右。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