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八十六章 火盆

第六百八十六章 火盆

    真正的无敌,这句话是用的一点都没有错。

    即便早就看过典籍和笔记之中对于大俱罗无敌的描述,但听到大俱罗以一人之力强闯一个强大国度的皇城,直接将强国的皇帝杀死,林意还是觉得震撼难言。

    他十分清楚,放眼后世,哪怕是已经被称为圣的南天三圣,哪怕是当时最强的沈约,恐怕也无法独自一人杀入皇宫,将南朝或者北魏的皇帝杀死,同时全身而退。

    这种无敌,是真正凌驾于众生的无敌。

    至于大俱罗巨力投象的描述,是多见于笔端,在很多记载之中都见到过,估计大俱罗常在北魏最北端和西域之中行走,所遭遇的对手也经常有用象做象骑,所以才不止一次直接投象。

    不过想象一下面对象军连投九象,连象群都不敢靠近的威风,简直是令人无法想象。

    在他的感慨之中,都澜已经接着说了下去,“他杀死了图尔汗大汗之后,是直接离开了图尔汗,但图尔汗大汗一死,民众乘机反抗,再加上周围国度乘乱进袭,不过十数年,图尔汗反而是四分五裂,当年西域之中最强大的国度之一,竟然就此消失。反倒是因为这样的大事,西域一带的国度都知道大俱罗举世无敌,谁也不敢触犯,所有人对花漠子荒漠一带的部族都奉为上宾,我们先祖和那几个部族渐渐壮大,虽然土地贫瘠,但因为通贸都不会被欺负,所以后来慢慢形成了今日的花模国。”

    说到此处,都澜看着林意的目光更显尊敬,“大俱罗心性豁达,又不爱名利,自生也没有高高在上的心念,他和我先祖以及那些部族中人自然是以朋友论交,但我先祖和那些部族人得其庇护,对他自然是敬若神明。尤其很多寻常民众的后世子孙,更是将他当成真正的神明膜拜。到了现在,我们花模国的许多庙宇,书籍之中还有大俱罗的塑像,画像。不过那些民众的后世子孙已经彻底将他神话,祭拜时也不叫大俱罗,往往叫做勇力天或者无畏天。在现在那些民众的神话故事里,大俱罗是只要有足够勇气就能得到庇护的神灵,是连荒漠之中的沙尘暴和暴风雪都可以抵御的神灵。大俱罗的勇武和英雄事迹,其实影响了我们花模国后世所有人,让我们花模国的所有子民在极端困难时,都保持着抗争的勇气。”

    林意和白月露此时已经彻底明白花模国的这些王族到寻常百姓对于大俱罗的感激和崇拜、敬畏,但与此

    同时,两人都是心生疑惑。

    林意忍不住轻声问道:“既然大俱罗的故事其实在你们花模国广为传颂,但后世为何少见记载,据我所知,哪怕是在他经常活动的北魏边境,后世对他的记载也不多。”

    都澜没有什么犹豫便道:“究其原因,是因为他游历甚广,并不在某一个国度停留太久,而且他不好名,哪怕他的足迹其实远不止遍布整个西域,其中也做了无数行侠仗义的大事,但许多事情他并不让人知道自己的本名,甚至用化名,再加上他的力量太过惊人,远超寻常的修行者,所以往往被各处神话,西域一带的许多神话故事都将他传为不同的神灵。所以后世其实不是没有太多他的记载,而是许多记载往往太过神话,脱离了本真,便如同变得不像是他所做的事情。但除此之外,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原因,是因为大俱罗并不像许多修行者一样活得很长久,他离世时堪堪四十七岁。”

    “四十七岁?”

    林意和白月露两人面面相觑,大俱罗天下无敌,似乎根本不可能有人杀得了他,更何况越是强大的修行者生机就越是旺盛,许多神念境的修行者要是平安老死,往往都是活到一百几十岁,修为再往上者,哪怕是两百岁也不稀奇。

    都澜看到林意和白月露惊疑,眼光也是一时闪烁起来,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不用疑虑。”看着他这副模样,林意点了点头,说道。

    “我便是斗胆想知道您所修功法是否来自大俱罗,之前看您在战场上的表现,再加上之前钟离一战之中的种种传闻,您和大俱罗所修的功法似乎十分相像。而我们一直将大俱罗当成恩人,您若是他的传人,对于我们而言,便和他无异。”都澜看着林意,鼓足了勇气说道。

    “我所修的功法的确来自大俱罗,但实则是通过有关他的记载推断出来,其中得到一些强大修行者的指点,并非是他这一脉直接传承下来,连得到他的修行典籍都不算。”林意微微沉吟,实话实说道:“所以严格意义而言,你们不必将我看成他的传人,不用再想着报答恩情。”

    “我等并非是想刻意攀附林大将军!”听到林意这么说,这两名花模国的王族顿时满面激动,“自从我们花模国立国开始,我们花模国便世代谨记我们先祖的遗命,要对大俱罗的后人都敬若神明,您虽然并非大俱罗亲传弟子,但得到他功法修行,自然也算他的弟子,

    我等自然等同视之。”

    林意也不迂腐,道:“既然如此,现在我们已经建立盟约,本身也是并肩作战,便不用再多礼。只是我倒是好奇,大俱罗因何只活了四十七岁?”

    都澜深吸了一口气,他再次对着林意行了一个大礼,然后恭声道:“大俱罗四十七岁那年,游历了高密高原返回现今北魏的北境,但到了精绝古竺王国的地界时,突然感觉大限将至,便急急到了我花模国,面见我先祖。”

    林意和白月露心中同时涌起不可置信的感受,两人几乎同时忍不住出声,道:“难道他根本不是因为和人战斗,而是毫无征兆的突然感觉不适?”

    “正是如此。”

    都澜看着林意和白月露,凝重说道:“那番年纪,对于寻常修行者而言都只是壮年,更何况是像他那样的修行者,我先祖听说他寿元将近,大限将至,震惊不能自已,也是完全无法相信。但事实便是如此,大俱罗和我先祖谈话过后三日,便在我花模国天密寺坐化,他浑身血肉收缩,最终肉身不腐,却是浑身如同黑铁般干瘦。我先祖悲恸至极,后来令僧人用香料和金粉包裹,直至今日,他的金身还在我花模国天密寺最深处的佛窟之中保存供奉。”

    “这……”

    林意瞠目结舌,一时甚至说不出话来。

    之前是听到有关大俱罗的相关记载都难,但现在竟然是听说大俱罗的遗体都在花模国。

    “他在坐化前三日,对自己的修行重新有所感悟,他考虑再三,说他的修行之法不足往外道,说他的修行之法,最大的问题便是早亡。”都澜看着林意,接着缓缓的说道。

    林意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即便是傻子,都看得出都澜此时真正的意思。

    大俱罗修行到高深处骤然遇到的问题,便有可能也是林意需要面对的问题。

    “大俱罗对我先祖和花模国的意义非凡,所以他在坐化之前对我先祖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先祖都悉心记录了下来,一句也不错过。详细的记载,在我们皇宫之中保存着,但我们皇族子孙也都会读过。”

    都澜深吸了一口气,道:“他大约也是觉得后世修行者可能会触及他的修行功法,恐怕也不知自己会遇到和他一样的问题,所以他最后三日里,也和我先祖详聊,其中对于他的功法,便用火盆形容之。”

    。m.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