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无敌

第六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无敌

    虽然隐约猜到对方有可能会说什么,但是这带着异乡口音的大俱罗三字传到耳中时,林意的心中还是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

    关于大俱罗,整个南朝和北魏的记载都是极为有限,而且那些极为有限的有所记载的典籍、笔记,几乎也都落在了沈约的手中。

    但此时光看这两名花模国人的神色,林意就感觉出来,恐怕这两人对大俱罗所知甚多。

    “我们边走边说。”

    白月露当然知道事关重大,她又有意识的脱离了行伍,离这行军队伍更远了一些。

    林意心情略微平复,便看着这两人说道:“你们称之为大俱罗的这名英雄,到底在你们国度里有什么故事?”

    “说起来,能有今日的花模国,也都拜这位英雄所赐。”都澜极为尊敬的又是行了一礼,这才轻声回话。

    “你们花模国的起始我倒是也知道一些。”

    白月露看着他说道:“最早是图尔汗叛出来的一批人,是图尔汗的有名勇士和图尔汗的公主相恋,但是图尔汗的大汗却要将公主远嫁和亲,结果这名勇士和公主私奔,一共有七八百名随从,后来逃到现在的花模国一带,汇聚了当地的一些部落和游牧民,就此建国。我当时就有些奇怪,图尔汗当时是西域之中最强悍的王国之一,被称为西土七煞之一,以当时图尔汗大汗凶残的性情,怎么可能就此放过那些人?难道说这内里的故事,就和这大俱罗有关?”

    听到白月露如此说,都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根本没有想到白月露知识如此渊博,竟然连花模国建国的由来都如此清楚。

    “正是和大俱罗有关。”

    他深吸了一口气,心情也是十分激动,语气却是说不出的尊敬,“我先祖从图尔汗逃出,虽然有所计划,但是图尔汗大汗派出了五千精骑日夜追赶,终于在我先祖逃出图尔汗十三天时,在精绝落月河畔将我先祖他们的行伍追上。这时落月河畔正好也来了一队旅人,这队旅人是来落月河畔捉野骆驼的。”

    林意的眉头不自觉微微挑起。现在南朝和北魏边境的许多马贩都会冒险长途跋涉从荒野之中去捕捉野马,野骆驼。这不只是直接捞本的买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有些分外优秀的野马可以用来配种,以保证一些马匹的品种优良。

    按照记载,当年的大俱罗最初就是做这些马贩相关的生意,隐在市井之间,所以他隐约猜出,这都澜所说的一批旅人之中,恐怕就有大俱罗的存在。

    都澜此时已经接着说了下去:“我先祖眼见已经逃不脱,他也生怕连累这些正好路过的旅人,便准备在落月河畔决死,便对那些旅人快速说清了原委,让那些旅人赶紧逃离。那些旅人听到蹄声如雷,烟尘漫天,也大多数吓破了胆子,四散而逃,但是却有一名旅人留了下来。”

    林意和白月露互望了一眼,话已至此,很显然这名旅人就是那传说中的大俱罗了。

    都澜当然也不会卖关子,他迅速的接着说了下去,道:“这人身材也和林将军您一样,并不显得过分魁梧雄壮,也没有任何强大修行者的气息,我先祖当时便觉得可能要连累他的性命,但这人却只是泰然自若的笑笑,说道既然是萍水相逢,这件事情便不会不管。”

    “我先祖虽然觉得他气度非凡,觉得他并非凡人,但图尔汗的那五千精骑之中也有不少修行者,其中甚至有王国的供奉,只料是在临死之前还能结识一名义气的江湖男儿,但没有想到的是,那图尔汗的五千精骑一到,这名旅人第一时间就直接冲了过去。速度之快,如同高山滚石一般,而且也和林将军您一样,在冲阵时冒着箭雨都没有丝毫修行者自身的元气震荡,似乎纯粹是靠着肉身就硬挡住了箭雨。”

    都澜已经竭力控制情绪,但是看着林意,他的语气还是忍不尊颤起来,“我先祖一行人原本结阵等待骑军冲击,结果这名旅人只是一人冲杀上去,便直接将图尔汗的五千精骑冲得七零八落,就连这支精骑之中那些他们熟识的强大供奉和将领都根本不是此人一合之敌。任何的真元手段,包括限制修行者的铅粉之类,都对这名旅人根本无效,而且这旅人的精力似乎无穷无尽,冲杀起来竟是丝毫不见力竭疲惫的姿态。我先祖一行人看得目瞪口呆,觉得是上天降下来帮助他们的神灵,他们也根本插不上手,这图尔汗的五千精骑,直接就被这名旅人一人冲散。”

    “这名旅人杀死足有两千精骑,杀得落月河的河水都染成了赤色,他也是浑身元,变成血人,他直接在落月河中清洗,浑身血迹洗刷干净,我先祖一行人只看到他身上也有伤口,但是却不需用药就很快收口,我先祖一行人便越发觉得他是天上的神灵』过见我们先祖一行人真当神灵敬奉他,他却只是哈哈一笑,说自己只是修行不同功法的修行者而已。”

    “我先祖将信将疑,只觉得他若真的不是神灵,那像他这样强大的修行者一定已经名闻天下,声音肯定远震西域,他们怎么会从没有听过。”

    都澜略微顿了顿,他看着林意听得认真,神色又十分平静,他的心情便也平复下来,语气终于恢复缓和,“这名旅人面对我先祖这样的疑问,只是说道人各有志,有些人即便误打误撞获得了惊人的力量,但想要的也未必是开疆僻壤,成为一方之主,这名旅人说他要的便是自由自在的游历生活,平时他也只是作为马贩,也不轻易展露力量,所以即便是这次一起前来捕野骆驼的那些同伴都并不知道他的真正力量。我先祖见他不只修为非凡,而且生性豁达,心中就更加敬佩,当下用重礼赠谢。这名旅人不受这些重礼,只是说觉得我先祖为人不错,便将我先祖当成真正朋友。”

    “后来这名旅人将我先祖一行人带到花漠子荒漠一带,让我先祖一行和当地的数个游牧部族交好,那几个游牧部族的首领也和他是好友,平日里都以大俱罗之名称呼这名旅人。这名旅人原本是准备将我先祖一行人安顿好之后,便返回北方,但这时却凑巧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林意道:“想来是图尔汗的人还未死心。”

    “的确如此。”都澜点了点头,道:“图尔汗是当时西土七煞之一,不仅是西域之中数一数二的强国,而且当时图尔汗的大汗是出名的残暴,其实那图尔汗的五千精骑是已经被这名旅人打得吓破了胆子,但是他们剩余的人马知道图尔汗的大汗残暴,若是不能带我先祖的首级回去复命,他们说不定都会被斩首,无奈之下,这剩余的图尔汗骑军假借是图尔汗大汗的命令,到了精绝的古竺王国,许诺与重利,让古竺王国出动大量修行者和武者。”

    “古竺王国原本当时原本就想讨好图尔汗,古竺王国的国王也根本没有想到惹上的是什么样的对头,而图尔汗这支精骑军当时也只是想解决了燃眉之急,保自己的命再说,至于当时许诺古竺王国的好处将来能不能兑现,其实也根本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之内』过最终的结果是,古竺王国的国王信了这些图尔汗的将领,派出大军配合围剿我先祖。”

    “古竺王国当时最出名的便是火象军和骆驼重骑。他们的象军在作战时,在大象的尾巴上系上火绳,大象又是惊恐,又是吃痛,便疯狂的朝着前方敌阵冲去。而他们古竺一带的双峰骆驼不只是身形高大,比一般的战马更为高大,上方的骑者用长枪原本就占优势,最为重要的是,这些骆驼虽然速度不快,但耐力和负重能力都是惊人,这些骆驼都可以负上超过百斤重量的铠甲。”

    “当时古竺王国的火象军和骆驼重骑倾巢而出,即便是和大俱罗打过一场的图尔汗精骑看到火象军和骆驼重骑大军出动时的威势,也都觉得即便大俱罗再强横,恐怕也被住我先祖那些人,但结果却并非如此。”

    即便只是陈述故事,讲到此处,都澜依旧忍不住感慨的摇了曳,“大俱罗的实力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惊人,交战之中,大俱罗依旧一人先行冲阵,他连投九象,用巨象将火象军砸得崩溃,那些巨象在他面前竟然是被身后的火焰灼烧都不敢再冲向他,反而暴躁癫狂之下,在古竺王国的军中乱冲,但古竺王国毕竟大军人数太多,而且其中修行者数量又多,虽然又被大俱罗击溃,但无论是我先祖的随行人等,还是当时和大俱罗那交好的几个游牧部族的族人,都是死伤不少。大俱罗盛怒之下,便觉得若是不让古竺王国和图尔汗受到彻底的教训,这件事情便不会平息。所以他后来直接先去了古竺王国,后来又去了图尔汗,他在古竺王国和图尔汗都做了同样的事情,孤身一人直接杀入了皇城,在古竺王国,他只是觉得古竺王国的国王只是受了蒙骗,而且平时劣蓟多,所以他只是杀入皇宫之后当面训斥一番,令其永世不得和花漠子荒漠一带的部族为敌,而且必须做出一定的赔偿,但在前去图尔汗的途中,他沿途听到和见到了图尔汗大汗所做的许多残暴之事,所以他杀入皇宫之后,竟是直接将图尔汗的大汗都杀了。图尔汗当时何等的强国,竟然阻挡不一人,竟然被他一人就直接将大汗杀死…当年那大俱罗,是真正的无敌。”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