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八十三章 比较

第六百八十三章 比较

    细封氏的军队原本就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遭遇到夏巴族的埋伏,他们本来就是在行军状态,所以只是花了少量的时间整理了一下战场上同伴的尸首,就地掩埋之后,细封氏的这支大军就很快重整完毕,重新踏上了征途。

    虽然已经彻底见识了林意和夏巴族联军的强大,但想到这次要征伐的对象是拓跋氏,尤其是拓跋氏的达尔般城,所有细封氏的将领和军士心中还是十分的忐忑。

    “您对达尔般城了解多少?”

    天祁盛骑着马亦步亦趋的跟在林意的身边,他现在对林意是有些死心塌地了,连说话的声音都显得十分恭顺和轻柔。

    细封氏这支大军里所有人都十分清楚,如果不是这次大军里正好有林意这样的怪物,细封氏的这支大军恐怕直接就会被夏巴族联军全歼。

    因为并不算深入野利氏的天木息壤,所以也并未用多少时间,就已经出了森林地带,在熟悉的冻土荒原地带之中行军,这反而让这些细封氏的人有了些安全感。

    之前在野利氏的森林地带,这些细封氏的人还发现了一个不利于作战的因素。他们的脑袋莫名的昏沉起来,似乎喝醉了的感觉,连视线都有些模糊,意识不是特别清楚。

    并非是野利氏用了什么**的药物,而是这种高原地带的人到了树木特别丰富的区域都会产生的自然反应,当然强大的修行者除外。

    光是这地利的因素,就让天祁盛联想到达尔般城的时候感到背心又开始出冷汗。

    林意摇了曳,道:“我只是在进入党项之前,听细封英山介绍过,达尔般城是拓跋氏四大城池之一,而且达尔般城是拓跋氏通贸的主要周转地,整个党项的出产很多都会先流通到这个大城,与此同时,来自我们南朝和北魏,以及西域各国的商品,也会流通到这里周转。这里也是拓跋氏的屯兵重地,至于别的,便了解不多。”

    “达尔般城在我们党项用你们南朝的话说就是冰棱儿城。”天祁盛看着林意说道:“这座城周围虽然都是牧惩很方便通行的平原,但这座城正处在冰川的下风口,常年都是刮寒风,哪怕是在夏季,有时候风里面还都是冰粒☆早时这座城是唐古尔族的领地,唐古尔族的房屋都是挖石窟,所以这达尔般城原先其实是一座平原上凸起的石山,但在唐古尔族的手里就已经被挖空了,等到了拓跋氏灭了唐古尔族之后,拓跋氏花了百年的时间,这座城现在看不出是一座石山,从这座石山里挖出的石头,被拓跋氏沿着山脚堆砌成了两冗达三十丈的城墙。所以现在的达尔般城有两道城墙,就像是你们南朝要塞所用的瓮城设计。哪怕外城失守了,他们也可以迅速撤军到内城。攻一个城,就像是攻两个城那么困难。当然,在达尔般城在拓跋氏手中建成之后,也从来没有任何一个部族真正进攻过这座城。”

    微微顿了顿之后,天祁盛敞开了些领口,让风灌进自己的衣甲,以免浑身的冷汗黏糊糊的不舒服,他忍不住了曳,接着说道:“因为这片地方的风太过刺骨寒冷,所以这城的所有建筑上都是常年挂着粗壮尖利的冰棱。光是把这些冰棱从城墙上斩落,对于攻城的军队都有可怕的杀伤∫们之前的一些将领在平时练兵和假想作战时,也以这座城做过假想敌,我们的一些年轻将领甚至也去达尔般城现炒过,那些冰棱可不像是普通挂在屋檐下的小冰棱,达尔般城建造时,本身为了防止军队攻城攀爬,城墙边缘都做了外挂凸起,这些常年冰冻的冰棱就像是一条条冰冻的型瀑布似的,每一挂冰棱少说数百斤,重则上千斤,这一砸落到下方,不仅是直接伤人,溅开一地的冰块,下方的硬石地本身是坡地,一定会极其湿滑,寻滁士冲锋恐怕站都站不稳。”

    细封英山在一旁听到此处,也忍不住点了点头,轻声道:“而且当年唐古尔族之所以在这个地方定居,是因为这座石山里有几个天然的地热泉眼,水流量还很大,他们不仅可以用热泉蒸煮东西和采暖,十分方便,而且其中两口热泉可以饮用,城中永远不缺可以饮用的水源☆初他们甚至还利用这地底热气温润泥土种植黍米,但现在拓跋氏不用,他们在达尔般城里建有牢固的粮仓,还储存有大量的干肉,保守估计,哪怕是被围城两年,这城里的军队都有足够的口粮。而且因为有足够的水源,他们只需要引水到城墙,城墙上的冰棱哪怕敲击坠落光了,这些后继的水流也会很快形成新的冰棱。”

    “坚固的两道石墙,下方湿滑的硬石地和套,再加上这些可不断形成的冰棱,这就足够任何想要攻城的军队吃一壶了。”天祁盛深深的吸了口气,道:“用你们南朝的话,我现在倒不是故意长别人威风,灭自己志气,这达尔般城的确是厉害而且这些年拓跋氏从北魏也购得了许多军械,其中绝大多数大型军械运到这里之后,因为再朝着党项各地搬运,路途不便,所以拓跋氏索性就将许多军械直接装在了达尔般城里,可以确定的是,光是刚刚那夏巴族用过的那种巨刃弩车,外面那道城墙上就装载超过两百具。至于那种一次可激发二十根巨弩的蜂弩车,更是数不胜数。”

    “对修行者尤其是对承天境之上的修行者有很大威胁的军械呢,还有,拓跋氏这个城里有多少神念修行者?”林意问出了两个最关心的问题,对于天祁盛和细封英山所说的那些地利和军械,他倒是并不怎么担心。

    他总是觉得之前夏巴萤在直接说转攻达尔般城的时候,有一种胜券在握的味道,或者更为贴切的而言,是已经柴火具备,只欠有一把火可以点一点的感觉,夏巴萤恐怕就是欠缺他这样一个强力的帮手。

    细封氏的将领们只是做过军事上的设想,但恐怕夏巴萤是真的已经计划了许久攻这座城,并非是临时起意。恐怕夏巴萤的手中还有许多专门用于攻城的东西没有祭出来。

    夏巴萤和这些细封氏的人在行军之中还是刻意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毕竟共同的利益和盟约尚且不能消弭她对细封氏屠灭了她整个使团的恨意,但她毕竟是神念境的修行者,即便不刻意去听,天祁盛和细封英山这些话语也是若有若无的飘入了她的耳廓。

    “达尔般城是通贸之地,打开城门就是用来做生意的。更何况我们知道我们要去攻克达尔般城,但拓跋氏又不知道我们敢直接进攻达尔般城。”

    她的声音轻柔的响起,“最坚固的城堡往往是从内里攻破的。”

    天祁盛和细封英山顿时恍然大悟:“我们可以先派些人混进去。”

    异口同声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天祁盛和细封英山的脸上都瞬间火辣辣的。

    这当然是极其浅显的道理。

    只是归根结底,他们两个人还是因为拓跋氏的强大,而内心始终缺乏那种正面面对的勇气,以至于根本不可能正常的思维。

    他们两个一个是细封氏的主要将领,一个也算是细封氏之中的权谋家,但货怕比货,人怕比人,他们和夏巴萤一比,简直就像是白痴一般。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