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八十一章 驱狼

第六百八十一章 驱狼

    “不确定,但想来这是最大的可能。”夏巴萤缓缓的说道。

    林意苦笑起来。

    哪里都有北魏内大人。

    不知从何时开始,北魏内大人已经悄然成为南朝和他最大的敌人。

    而且似乎从他真正离开南天院,踏入修行者的世界开始,北魏内大人就似乎成了始终笼罩在世间的乌云,似乎无处不在。

    任何的大事件,那些真正能够决定这些事情的幕后存在,都总是和他有关。

    这的确是一个无比强大,足以让任何人敬畏的敌人。

    “吐谷浑的王族和权贵门阀都是慕容氏,他们算得上是现在北魏皇族的远亲,但若是支持阿柴谆成了吐谷浑的王,那北魏对将来的吐谷浑,便不复有现在这样的掌控力。”

    细封英山震惊道:“所以北魏内大人的目光,不只是南朝和北魏。”

    “如果我拥有像他这样的力量,我的胃口也不只是南朝和北魏一统。”

    夏巴萤冷笑起来,“谁不想成为千秋传颂的存在,若是谋国,谁不想拥有史上任何王朝都没有拥有过的疆域。”

    天祁盛和那些西域各朝的重要人物额头上瞬间又沁出了冷汗。

    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是蠢货。

    谁都可以想象,拥有这样野心的人如果有吃掉吐谷浑的可能,那他也绝对不会客气,绝对不会介意吃掉党项和西域之中的那些王国。

    天祁盛用力的搓了搓手。

    他的手心里也全部都是冷汗。

    在夏巴萤和林意面前,他早就没有了矜持和骄傲,至于北魏的内大人,更是南天三圣之后,这个世上最令人觉得恐惧的存在,哪怕是细封氏这样的党项王族,在对方的棋局里,若不是成为对方手中需要的棋子,那早就已经是可有可无的弃子。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将来林意万一变卦。

    “不要用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夏巴萤似乎一眼就看穿了他此时心中所想,冷笑起来,道:“若是说将来有不守盟约的,恐怕不会是我,也不会是林意,而是你们细封氏。”

    天祁盛苦笑了起来,他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他身旁的细封英山微微犹豫了一下,对着夏巴萤认真行了一礼,轻声道:“先前只是以为在夏巴族和林大将军之中只能疡一名盟友,但既然您能够给予和谈的机会,我们绝对不会背信弃义。”

    夏巴萤的目光直到此时似乎才真正落在他的身上,她毫不掩饰的鄙夷冷笑道:“细封英山你能代表整个细封氏?”

    细封英山顿时有些羞愧起来。

    白月露的声音却在此时轻轻柔柔的响起:“整个细封氏你似乎话中有话?”

    “原本若不出意外,细封英名也会成为联军之中的一员。”夏巴萤也不废话,直接的说道。

    细封英山和天祁盛浑身一震,但两人互相望了一眼,心中却没有多少意外的感受。

    “不过你们放心,细封英名和细封洪齐之间明争暗斗,我们原本只然员。”

    夏巴萤淡淡的说道:“原本我也认为细封洪齐是更适合的盟友,只可惜两者邀约之下,他拒绝了我的好意,但细封英名却并没有拒绝。”

    “所以现在你会放弃细封英名?”在天祁盛和细封英山有更多思索之前,白月露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

    夏巴萤没有马上回答,她认真的看着林意身边的这名少女,眼中渐渐泛起欣赏的意味。

    虽然她感觉得出白月露的修为并没有她高,但她的欣赏和修为无关。

    “他虽然透露了愿意和我们夏巴族结盟的意思,但我还和他真正的谈及盟约条件,原本我是想等等细封洪齐那边的消息,但是我没有想到细封洪齐竟然敢如此对我的使团,而且还主动出军征伐我亲率大军至此,和细封英名盟约未成,现在既然和你们和谈,便不用再和他谈。”她看着白月露,点了点头。

    “内太过危险,他起于北魏,却不只是想让北魏征服中原,似乎北魏也只是他野心之中的一部分。”夏巴萤看了林意一眼,接着说道:“阿柴谆其实已经足够强大,和阿柴谆联盟本身已经相当于与虎谋皮,但和他结盟,除了他的兵廉外,我更多的想要接触和了解的,是他无比忠诚于内,还是像他这样的人其实也不甘心做任何人的傀儡。”

    “内这个人很独特,一般而言,他的座下从未听说过有背叛他的人,或者说他看人极其准确,若是不能彻底忠诚于他的人,都不可能活得长久,更不可能坐到极为重要的位置。”

    白月露微蹙眉头,轻声而缓慢的说道:“若是按照以往阿柴谆必定是他的部众之一,对他想必绝对的忠诚。”

    “凡事都会有偶然,没有绝对的必然。”

    夏巴萤并没有太过质疑白月露的说法,她只是冷肃的接着说道:“但按我所知,北魏在过往和南朝的战争里,并没有得到任何一颗天心菩提,而且按照我的所知,哪怕是北魏那些完全听从于内的修行者和将领,甚至他的那些部众,在灵荒到来之后的所有战斗之中,也并没有使用过任何一颗天心菩提。”

    林意点了点头,“所以,阿柴谆可能根本没有提供任何一颗天心菩提给内。”

    “这种东西只要一出现,便不可能彻底隐瞒所有消息,这瞒不过内。”夏巴萤道:“若是内的授意,这便显得太过奇怪,若不是,那便是阿柴谆另有所想,他并不想对内彻底的效忠。而我,希望是后者,若是那样,或者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可以共同联手来遏制内的野心。”

    “可以先赶走内这条狼,然后到最后才决定吐谷浑这块肉的归属。内对于他而言,也用比我们任何一个人危险。”

    “先灭掉细封英名接着再去和阿柴谆会合,若阿柴谆并非我所希望的那种,那我在完成先前许诺他的条件之后,便和他解除盟约。”

    夏巴萤没有问林意的想法,她只是如实的说出了自己现在的想法。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