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 傀儡

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 傀儡

    夏巴萤微微仰起头。

    天空之中有灰黑色的余烬像小雪一样缓缓飘落下来。

    她缓缓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呼出,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世上有很多令人垂涎的果实,只是有些生长于悬崖峭壁之上,让人凭空的垂涎却望而却步,先前的吐谷浑就是这样的果实,然而经现在林意一说,似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赫然发现,现在的吐谷浑是已经被人采摘下来,用干净的瓷盆盛放在营帐之中的美妙果实。

    王朝之中最主要的大将和君王不合,而且已经率军离朝,不理王命,这吐谷浑不需要外敌便已经分崩离析,平时哪怕是她提议要让这些西域王国和她一起攻克吐谷浑,恐怕这些西域王国也是不敢,但此时被林意这一鼓动,这些西域的王公将相骤然发现若是她答应林意的提议,这吐谷浑似乎就真的无法被避免瓜分….此时的吐谷浑便不再让他们觉得可怕,只是让他们垂涎三尺。

    “若真如你此时所想,将来党项和吐谷浑无疑一统,那无论是北魏战胜了南朝,还是南朝最终灭了北魏,在这个南北一统的中原王朝之外,你也相当于亲手竖了一个极有威胁的大敌,你是南朝的重要将领,你现在这么做,真的是没有私心?”她的笑意之中蕴含着很多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感慨味道。

    因为在过往的很多年,她之所以看不起党项的绝大多数王族,看不起这些权贵,便是觉得她自己才是真正翱翔在天际的苍鹰,而这些权贵却不管拥有何等的权势,都依旧是井底之蛙,没有人能够真正的看得更远一些,没有人能够想到她心中的真正抱负。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反倒是这位之前从未谋面的南朝年轻将领,却如同真正的知音一般,一眼就看穿了她心中真正的抱负。

    “你也说,我只是南朝的将领而已,我只管眼前事,哪里管得到今后事,更何况这世事变幻,即便是忠臣良将,一夕之间便莫名成了前朝罪臣。”林意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他的眼中也有着真正的感慨。

    他此时的感慨,便来自于他的真实际遇。

    “昔日的南天三圣都是气概非凡的人物,他们之所以称为圣者,并非只是来自于他们的修为。”夏巴萤收敛了笑意,看着林意道:“你作为何修行的弟子,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林意微微的一笑,他没有接话。

    眼光和气概固然重要,但眼光和气概往往来自于力量本身,唯有拥有了力量,才会有选择的权利。

    林意此时不骄不躁的平静目光又让夏巴萤眼中燃起更多欣赏的光焰。

    “容许我问一个问题。”

    夏巴萤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眼睛,道:“钟离城的战绩毋庸置疑,但我始终好奇一点,你能数天数夜丝毫不知疲倦的战斗,这是不是真的,还有有些许夸张的成分?”

    “当然有些许夸张。”

    林意的回答让所有人微微一怔,这和他们心中自然浮出的答案似乎有些不符,然而林意接下来的声音,却让更多人越发的敬畏。

    “当然不可能不知疲倦,当然会感觉到疲倦,只是能够坚持….连战数天数夜,的确能够做到。”

    “如果愿意就是在现在…我们可以就你刚才的提议好好的谈一谈。”

    夏巴萤微微沉吟了片刻,她的目光落在林意身后那一大群细封氏的人身上,丝毫不掩饰她的鄙夷,道:“你们铁策军的人随意,细封氏这边,可以派两名代表。”

    没有人有异议。

    相反所有细封氏的高阶将领听到她这句话的刹那,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甚至死里逃生的感觉。

    掉落在地的火焰浮屠重新浮空。

    被火焰的热气充盈的顶账就是天然的营帐。

    细封英山和天祁盛作为细封氏这边的代表坐在了林意的身后。

    夏巴萤这边的人也并不算多,野利氏派出了一名代表,西域联军也只派出了三名代表。

    “我和吐谷浑阿柴谆将军的盟约没有牵涉到吐谷浑的王权归属。”

    夏巴萤说话十分干脆,只是等到

    所有人都坐下,她便很直接的说了这一句。

    林意点了点头,并没有回应什么,但这句话是绝对的重点,这便说明从一开始,即便没有他的提议,夏巴萤心中其实也早就将吐谷浑纳入自己夏巴族扩张的版图。

    “我和阿柴谆的盟约最主要的内容,是他给我两百颗天心菩提,以及将吐谷浑和党项接壤的天河山河谷地带划归我夏巴族。而作为回报,我们夏巴族将会将夏尔康城,颇超氏领地的所有劫掠归他所得,同时我们会支付十万颗夏巴珠用于他们接下来和我们一起联军的征战费用。”

    夏巴萤看了林意一眼,道:“我们的盟约还规定,当我们需要他的军队撤离党项时,他必须无条件在一个月之内撤出党项。”

    林意认真的想了想,道:“任何盟约,最关键的是要看双方到底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真正想要的,是可以吸引修行者为你作战的天心菩提,以及击败党项王族,将来夺得党项的真正控制权以及将来控制吐谷浑的能力,但阿柴谆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听你们的盟约内容,似乎和你们结盟,他所能获得的,就是充沛的军资。那接下来,他是否在回到吐谷浑之后,是要扩军争夺王位,还是要做什么?”

    “不一定。”夏巴萤说道。

    林意等人都是微微皱眉,所有人都不能理解她这异常简单的三个字中包含的真正意味。

    “按我们所知,他或许未必算得上是真正的吐谷浑的人,哪怕他的确是坐上吐谷浑的皇位,但他也未必是吐谷浑真正的主人。”夏巴萤异常缓慢而慎重的说道。

    林意和身边的白月露顿时互望了一眼。

    “你的意思是,像他这样的人物,也有可能是培植出来的傀儡?”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的面色也瞬间变得极为凝重。

    夏巴萤点了点头。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一种油然而生的寒意从他的心底涌出,瞬间弥漫他的全身。

    “魔宗?”他看着夏巴萤同样凝重的眉眼,说出了这两个字。

    /book_68840/l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