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七十八章 最年轻的神念

第六百七十八章 最年轻的神念

    夏巴萤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她没有想到细封洪齐竟然敢如此孤注一掷,在她的一贯认知里,细封洪齐不乏这样的勇气,但保证自己根基的安全,这却是每个像细封洪齐这样的老狐狸的天性。

    她此时当然已经明白细封洪齐为什么敢将自己拥幽绝大多数高阶修行者都砸在这里,那是因为她太过着急复仇,而且情报上恐怕被细封氏的人刻意误导,所以她赶来此处的时候,并不知晓南朝这名传奇的将领已经和细封氏结盟,而且直接随军赶到了这里,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名南朝的传奇将领,比她想象的还要年轻,还要强大得多。

    此时从天空之中压下来的那些力量并非她能够抗衡,但她依旧有着强烈的自信,她自信自己不可能战胜,但只要横下一条心逃离,哪怕是两名神念境修行者来到她的身边,也未必能够将她留下。

    她身前那种色泽诡异的火焰已经熄灭,悬岗她头顶上方的温热气流已经悄然的变得寒冷,然而她的眼瞳深处,却也悄然燃起一种碧蓝色的光焰。

    就在下一刹那,无数细小的碧蓝色光星在她的身周绽放,然后她的身体在这些光星之中瞬间消失。

    白月露始终在凝视着这名夏巴族的女王。

    当这些碧蓝色光星在夏巴萤的身上绽放之前的那个刹那,白月露的心中已经涌起难言的感慨。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即便在这种时候,夏巴萤还拥有这样的自信和骄傲。

    她甚至可以想象,林意一开始冲阵的时候,她并没有任何激烈的反抗,只是因为她想看清楚林意的实力,她想看看林意到底要做什么。

    夏巴萤到此时也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所以抛开林意那个从未真正会晤过的师兄,抛开沈约那个神秘的弟子,抛开林意自身,夏巴萤恐怕是这个时代最为年轻的神念境修行者。

    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谁也无法相信,这个世上能在三十岁之前就已经成为神念境的修行者,竟然没有出在南朝,也没有出在北魏,竟然会在一直被南朝和北魏视为边缘蛮夷,修行者荒漠的党项。

    修行重要的

    是天赋,但传承同样重要。

    沙漠里绽放的花朵更是弥足珍贵。

    夏巴族在过去数十年里获得了惊人的财富,财富当然可以换绒行资源,然而所有像白月露这样的人都很清楚,修行资源并不等同于修行境界。

    放在过往任何一个时代,夏巴萤这样的人都是不世出的天才,都是绝对的异类。

    直到此刻,她才真正理解,夏巴萤在夏巴族的权势和地位,并非只在于她强大的权谋和个人魅力,还在于绝对的力量。

    在视线之中消失,只是因为瞬间的身影变化速度超越了目力的极限。

    夏巴萤此时的速度,甚至超过了许多修行者的感知。

    在许多承天境之下的修行者的感知里,夏巴萤的身体也只是空气里一道流动的风,根本无法确定她下一个刹那出现的真正位置。

    轰!

    数股澎湃的力量轰击在火焰咐上,澎湃的起劲直接将火焰咐撕裂。

    一道飞剑呼啸而至,追向那道急速流动的身影。

    然而即便是这道飞剑的主人,也十分清楚在失去了先机的情况下,很难再将夏巴萤留住。

    林意也根本没有想到这点。

    尤其在他的一贯认知里,几乎所幽权贵都被杂事纷扰,能够用于修心时间原本就比寻常的修行者要少,最为关键的是,绝大多数权贵都不可能以身犯险,都不可能像他这种修行者一样战斗,经历那么多残酷的生死绞杀。

    战斗和生死的考验,原本也是修行者变得更强大和修为进境提升的捷径。

    他感觉得出夏巴萤是修行者,然而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夏巴萤竟然是已经突破承天境的神念境修行者。

    他也已经来不及阻挡夏巴萤的逃离。

    然而之前的种种,他也已经知道夏巴萤最在意的是什么。

    所以他抬起头来,看着刚刚从自己头顶上方掠过的那条流影,说道:“夏巴翼没有死。”

    天空之中光星略起。

    幽幽的碧蓝色光星在空气里变成一道道如稀别焰般的气流,

    然后又袅袅的消失,在空中交织出一片玄奥的光影。

    夏巴萤的身影在空气里从模糊变得真实。

    她慢了下来。

    身后追击着她的那道飞剑也骤然慢了下来。

    因为无论是她还是那道飞剑的主人,都已经感觉到此时的林意不想战斗,只想和她谈一谈。

    此时林意和她,无疑是这片战场的主人。

    “其余的人都死了,但是夏巴翼没有死。”

    林意看着她,缓慢而认真的说道。

    夏巴萤深吸了一口气,她的眉头微松,在眉头微微松开的刹那,她已经缓缓落了下来,就落在距离林意不到五十步的地上。

    这片地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细封氏之前箭军射出的箭矢。

    这些箭矢就如一地的荆棘,而身穿鲜艳袍服的她,就像是黑色荆棘之中绽放的玫瑰。

    她朝着身体的后方抬了抬手。

    夏巴族联军骤然安静下来,如疯狂涌动的潮水瞬间凝固在沙滩上。

    这无疑是一个很有力量也很大气的动作,因为她此时距离林意太近,而且她的位置依旧远离夏巴族联军,而十分接近细封氏的大军。

    “我不怀疑你的话,因为你是林意,是何修心弟子,剑阁的主人。”

    她的眉头松开,眼睛却微微的眯起,看着林意,缓慢而清晰的说道:“而且你很坦诚。”

    “如果你很看重夏巴翼能够平安回到夏巴族,那我们是否可以谈一谈?”林意的目光扫过四周,他看着那些被烧焦的,还在袅袅升腾着热气的尸身,道:“死的人已经太多,而且.会死更多人。”

    “细封氏没有信誉可言,但是你有,我可以和你谈一谈。”夏巴萤看着林意,没有丝毫的废话,“将我弟弟好好的送回来,你想要什么?”

    她这样一句话,却是让在场的所有细封氏的人瞬间紧张起来。

    因为之前林意已经许诺了细封氏许多,然而她想要的条件,恐怕和细封氏想要的有诸多重合。

    第六百七十八章最年轻的神念(第11页)

    读啦小说网 www.dududu.la(读读读.啦)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