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七十五章 那人

第六百七十五章 那人

    一道人影穿过了余烬未熄的火场,速度之快,犹如贴着地面飞行的流星。

    他带起的狂风吹拂着那些焦黑的枯木,让那些将近熄灭的炭木骤然有了精神一般又重新炽烈的燃烧了起来。

    人影的后方,出现了一条火路。

    哪怕是这种无比混乱的战场,这样一条迅猛突进的人影也瞬间引起了双方大军的注意。

    细封氏这边的混乱喧嚣都瞬间为之一静。

    “简直是找死!”

    哪怕根本不知道这道人影的具体身份,但光是看这道人影的突进方向,夏巴族和野利氏这边的所有人也都十分清楚这人的用意。

    擒贼先擒王,这人明显是对着夏巴萤去的。

    只是面对这样的大军,只是孤身一人就想冲过来对付夏巴萤,这在绝大多数人看来简直就是荒谬。

    随着一声暴喝,一名身材高大,头发是奇特的棕红色的年轻男子策马从联军的右侧冲出,笔直的冲向流星般掠来的林意。

    这名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的眼瞳都是银灰色的,和党项人也是截然不同。

    他叫兰境泽,是西域之中一个小国的王子,平日里是夏巴族通贸的重要伙伴之一,同时也是夏巴萤的追求者之一。

    夏巴萤在党项并非王族,并不受那些王族公子的追捧,但是夏巴萤在西域各国,却是权势、财富和美貌的化身。此次一接到夏巴萤的密报,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夏巴族的领地,接着马不豌的跟随夏巴萤赶到了这野利氏的领地。

    他本身也是修行者,而且此次随行的随从之中,也有不少修行者。

    此时他虽然第一个冲出来,但他知道自己那些随行的修行者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所以他是有恃无恐,一冲出来,便显得气势如虹。

    这是极好的在夏巴萤面前表现,赢得美人芳心的机会,他一开始的想法没有任何的问题,就像是配合他冲锋的气势一般,他身后的阵中响起了一阵真元湍动的声音,大量喷薄的真元挤压着空气,就像是有人在远处吟唱美妙的乐曲。

    两道若有若无的银色辉光同时从他身后阵中两名身穿银色长袍的修行者身上散发出来,接着迅速在他头顶上方会合,形成了一个淡银色的圆环。

    圆环的上方,大量的空气就像是被一张巨嘴猛烈的吸吮,朝着圆环的中央汇聚,在下一刹那,大量透明的气箭形成,嗤嗤有声的朝着林意射去,密集得犹如从满溢的鱼篓之中喷流出的鱼群。

    “联法?”

    远处的白月露等人看得真切,都是十分惊奇。

    所谓的联法,在南朝和北魏的典籍之中也叫联元,这是一种两名以上的修行者灌输真元,共同形成某种真元手段的法门。只是无论在南朝还是北魏,这种法门都已经近乎失传,极为罕见,哪怕是对于白月露而言,这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施展。

    此时这两名修行者都用是承天境的修行者,施展这种法门的威力当然不低,只是白月露和罗姬涟等人虽然惊讶,却并没有丝毫为林意担心,两人心中都是笃定,这样的真元手段对林意是根本毫无用处。

    “啪啪啪啪”

    林意根本没有躲避,直接就在这样大量的气箭冲击之下直冲而过,他的身上连绵不断的响起了如雨打芭蕉的声音。

    “怎么可能!”

    别说是那两名出手的银袍修行者,就连气势如虹的笔直冲向林意的兰境泽都是浑身一滞,心中寒气大冒。

    “让开!”

    林意身上破碎的劲气四射,一声低喝之中,根本不改行进方向,笔直的冲向兰境泽的身前。

    兰境泽的手中是一对六尺多长的银色短枪,听着林意的这声低喝,他只觉得狂风如实质一般扑面而来,面上顿时彻底变了脸色。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声骇然大叫,体内的真元毫不珍稀的喷涌出来,拼命贯入手中这一对银色短枪之中。

    这一对银色短枪上耀眼的银芒往外吞吐,如同活物一般。

    然而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潜意识里觉得林意的速度快到惊人,林意已经掠到和他骑在马上的身体等高,人还在空中,林意的双手已经落在了他手中这一对银色短枪上。

    他只觉得一股根本无法抗拒的大量来,数声刺耳的炸响,他的整个人连着身下的马鞍一起飞了起来,直接被林意从马背上甩飞了出去。

    他的人也还在空中旋转飞坠,没有真正落地,大脑却是天旋地转,一片空白。

    方才的刹那,他下意识的想要在马背上稳住身体,双脚自然死死踩在马镫之中,然而对方这一用力,就连马鞍下扎在马腹上的数根牛皮索都全部绷断,这再将他直接甩飞出来,这是何等的力量?

    兰境泽身后那两名身穿银色长袍的修行者先前真元手段刚刚被破,看到林意冲到兰境泽身前,原本也已经朝着前方掠来,然而眼看到这样的画面,这两名修行者心中骇然,一时双脚如同灌了铅一般,竟是停顿在地,不敢向前。

    嗤的一声裂响。

    一道飞剑从一侧飞来,直袭林意的脑后。

    林意看也不看,反手一抓,直接将这道飞渐在手中。

    这道飞剑在他手中似乎想要旋转,但只是刹那时光,便直接暗淡下来,也是毫无反抗之力。

    更令夏巴族这支联军震骇的是,在这个过程之中,林意的身体都似乎毫无遭受真元的冲击,连晃都不晃一下,他继续以可怕的速度纵跃而来,距离夏巴萤所在的火焰咐也已经不足两百步。

    “你是什么人!”

    夏巴族的联军之中,至少有十余人同时厉喝出声。

    “周师,看来要您出手了。”

    夏巴族军队的最前沿,一名夏巴族将领转身看着身后战车上盘坐不动的一名老者恭谨的轻声说道。

    细封氏都有神念境的修行者,这些年财力早已远超细封氏的夏巴族当然也不例外,这名老者便是夏巴族的神念境供奉之一。

    其实不需这名夏巴族将领出声,这名身穿土黄色袍服,并不怎么起眼的老者也已经心念大动,体内真元激荡,身体周围也已经空气不断扭曲。

    这名被称为周师的神念境供奉很自然的想要出手,然而他在此时乱阵之中,却正巧看清了林意的眉眼,看到林意的面容迥异于党项人,似乎是南朝人,他一时呼吸微顿,瞬间想到了某种可能,他的面色也瞬间苍白起来。

    他想到,若真的是那人,恐怕即便是自己出手,也绝对不可能阻挡得住。

    读啦小说网 www.dududu.la(读读读.啦)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