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七十三章 亵渎

第六百七十三章 亵渎

    细封洪齐并不吝啬,这次征战野利氏封地的军队都是他的精锐军队,但这支军队根本没有想到会遇到像样的抵抗,更没有想到夏巴族的女王竟然会如此重兵亲征。

    再加上这天木息壤天生的地势环境,在军队阵型的敝上,细封氏的这四万大军就有着严重的缺陷。

    军队的负重几乎都落在了最后方。

    此时腾空的火焰咐周围只有数百名步军,而且这些步军都只是牵引火焰咐的力士,他们的身上甚至没有配备什么像样的兵器。

    这种真元重铠不管等阶如何,只要是能够跑动起来的真元重铠,碰上他们这种血肉之躯就是完全的碾压,然而面对这些如同天降奇兵一般出现的真元重铠和重铠步军,这些力士却无一例外的没有什么恐惧的表情,他们的脸上反而有一种莫名诡异的神采。

    那些火焰咐上的军士互相看了一眼,都心照不宣的将一个黑色锅盖般的玩意儿往前方的火焰上一盖。

    这些火焰咐失去了火焰热气的支持,再在下方力士的嵌下,很快缓缓落地。

    这些细封氏军士临位乱的表现,顿时让居高临下看着的夏巴萤嗅到了一丝凶险的感觉。

    “杀!”

    空气里响起了一声清冽的厉喝。

    那些真元重铠已经冲到距离那些火焰咐不到五十步,就在这时,他们却都齐刷刷的停止了脚步。

    火焰咐下方的垂幔突然像巨大的流瀑往外舒卷开来。

    一阵恐怖的腥风就像实质的波浪一般喷涌而出,拍打在他们身上的铠甲上。

    这些人的瞳孔都瞬间搜索了。

    垂幔的后方冲出的,并不是他们熟悉的任何东西,而是一条浑身的鳞甲如同巨大岩石般的巨蛇。

    “大场面来了。”

    天祁盛和数名细封氏的高阶将领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都有幸灾乐祸的神色,直到此时,他们额头上的冷汗才停止流淌,才感觉终于扳回了一城。

    当!

    天地间响起一声沉闷的巨响。

    一具沉重的真元重铠就像是突然大量泄气的羊皮酚一样离地飞起。

    围绕在这具真元重铠上的所有真元辉光顷刻间黯淡。

    一声之后是很多声。

    当!当!当!

    沉闷的巨响不断的响起。

    平时陆地战

    场上的王者,一具具真元重铠毫无抵御能力的离地飞起,都在飞出数丈之后才凄然的重重坠地。

    原本气势汹汹紧跟在这些真元重铠后方的那些重铠步军根本不敢再往前冲,全部在骇然的往后狂退。

    他们都不是傻子。

    真元重铠的强大主要来自于自身的重量冲撞,真元重铠制造的极限,往往不在于材料的限制,而在于承天境以下的修行者真元力量的限制。

    这种级别的修行者的真元能够御使多重的真元重铠,才是制造的极限。

    但哪怕是南朝和北魏的顶级重铠,也不过八百多斤到一千多斤,这种重量在前面这条巨蛇的面前,恐怕和成年人搬动一张木凳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这些重铠步军并不比这些真元重铠运气好,在一口气连续撞飞和扫飞了二十余具真元重铠之后,这条已经凶性大发的祖蛇已经盯上了这些重铠军士。

    看着这些重铠军士疯狂的倒退,它猛然抬起了头,张口就是一喷。

    一蓬毒液如突然降临的暴雨淋洒在了这些重铠军士的阵中,有超过一半的重铠军士顿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他们身上的重铠足以抵挡强弓硬弩,但是根本无法阻挡这些毒液的浸透。

    嘭嘭嘭.

    这一半重铠军士的惨叫声才刚刚想起,他们的身体就像是被伐倒的木头纷纷坠地,接着便再无声息。

    嘶

    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在密林之中响起。

    哪怕是已经嚼食了铁麻叶草药的铁帽子佣军看到那条巨大的祖蛇如此肆虐都是一脸的寒意。

    他们哪怕再悍勇也没有信心和这样的异蛟战斗,原本他们接受夏巴萤的雇佣时,是准备对付细封氏的大量重铠步军的,他们手帜凿山斧足以凿破细封氏步军的铠甲,但是看着那些真元重铠和这条祖蛇的战斗情况,他们自觉自己手帜凿山斧恐怕只能给对方挠痒痒。

    倒吸冷气声音最响亮的区域来自于野利氏和夏巴族联军的右侧,那些手牵着黑豹和巨狮的西域人看着自己身前的兽类,双手都开始不自觉的颤抖。

    夏巴萤的嘴角微微颤抖起来,并非因为惊惧,而是因为心痛。

    细封洪齐一直在偷偷的搜集真元重铠,她也是一样。

    真元重铠的珍惜在于并非是有足够的钱财就可以买得到,这几十具真元重铠她疡在这个时候

    亮相,只是想让这些细封氏的人明白,细封氏引以为豪的东西,她也一样可以得到。

    “你以为我们得到的神谕是和你们编造的故事一样是胡吹法螺吗?”

    天祁盛的狂笑声响了起来。

    终于扳回了一城,这让一开始就吃瘪到现在的他附极其的舒畅。

    “你们夏巴氏和野利氏会合吐谷浑的大军想要侵占我们党项王族的领地,连我们侍奉的神灵都看不过去。夏巴萤,你这个吹出来的女神,现在见了真龙,难道还不知悔改吗?”

    “是么?”

    一瞬间的失神过后,夏巴萤恢复了先前的骄傲和冷酷,她的目光落在细封氏大军之帜天祁盛身上,冷笑道:“所谓的神灵都是欺骗愚蠢的人的手段,身为领军的统领,在大军面前,竟然还说出这般愚蠢的话语,简直是可笑。”

    一片哗然。

    虽然很多人心中其实都很认同她的话语,但是在党项,至少没有任何一名大人物敢公开说这样的话语,尤其是在绝大多数民众都信奉各种神灵的党项,这样的话语传出去,在寻常民众的心中,简直就是对神灵巨大的亵渎。

    天祁盛都是一愣,一时接不上话。

    夏巴萤的冷笑却是再次响起,“你以为我和我们夏巴族能够走到今天,是靠的这些虚无缥缈的谎言吗,不,靠的是铁与火,是我们的信誉和鲜血!”

    她的话语足以让任何对手都肃然起敬。

    天祁盛和细封氏的所有高阶将领收起了嘲讽的笑容。

    “很不巧的是,今天所谓的神灵,依旧不站在你们细封氏一边。”

    夏巴萤的目光离开了那条正在肆虐的祖蛇,她的目光扫过这支细封氏的大军,声音缓慢而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一阵阵呐喊声在她的后方响起。

    一顶顶火焰咐在呐喊声之中不断升空。

    每一顶火焰咐下方的吊篮之中都有四五名夏巴族的军士,但是吊篮下方却没有任何牵引的绳索。

    这些火焰咐腾空之中,迅速朝着细封氏的大军上空飘来。

    此时这片森林之中,风是正朝着细封氏大军这边吹来的。

    细封氏这支军队之中,所幽将领顿时变了脸色。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