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七十一章 女神

第六百七十一章 女神

    “放箭!”

    天祁盛脸色阴沉得几乎可以沁出黑水来。

    瞬息之前他们才反应过来箭矢的消耗太过奢侈,但是现在却依旧被迫使用箭军。

    相比较而言,修行者的飞剑比起箭矢要珍贵得多,在战场上的作用也更大,而从这种火器的爆炸威力来看,若是任由其落在阵中,那哪怕是现在他们的军队并不密集,带来的杀伤也难以预计。

    寻常的步军损失一部分也就算了,但是现在军队的中部挤压着大量正在往后退的重铠步军,甚至连归于细封英山统御的那支真元重铠军也处在大军的前端,这些是细封洪齐花了二三十年的时间才积累起来的家底,要是全部交待在这里,恐怕细封洪齐都会吐血三升。

    即便是在仓促的往后撤退之中,林意也不得不承认细封氏的这种强弓速射的箭雨覆盖远超所有的南朝箭军。

    在令人头皮不断发麻的尖锐破空声中,大片的箭雨如同密集的蝗虫群一样升空,偶尔有零星的蝙蝠突破了这样的箭雨,也迅速遭遇了军中一些修行者的精准打击。

    这样规模的大军里,不乏那种百步穿杨的修行者神箭手。

    “这箭军倒是不错,要是也能问细封洪齐要过来就好了。”罗姬莲此刻肯定也是和林意同样的想法,她看着天空之中蝗虫群一样的箭雨,在林意的身侧轻轻的说了一句。

    这种偷偷摸摸的说话当然不是她平时的作风,但这个时候她不得不考虑周围这些细封氏将领的心情。

    这些军队都是细封氏的家底,她就像是隔岸观火,哪怕再有折损,也没有多少心痛的感觉。

    “不错是不错,但除非这箭矢也要他们供给,否则我可是用不起。”林意轻声的回了一句。他出身将门,自然很清楚军队的军资消耗惊人。现在的铁策军虽然已经有些家底,但他不像细封洪齐这种王族有自己的封地,有源源不断的出产和供给。党项对于南朝和北魏而言,已经算是出产匮乏的穷乡僻壤之国,但此次他真正看了细封氏的用度,也只是觉得细封氏在军队上的供给十分奢侈。

    可想而知,南朝和北魏那种精锐大军,一年的消耗是何等惊人。

    他这是实话,这样的箭军在战场虽然的确有用,但哪怕是这支箭军送给他用,他都用不起。

    这些细封氏的将领真的是窝火死了,碰了一鼻子的灰,却是在和这些兽类禽类打交道,连对方正主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是夏巴氏的火器!夏巴氏的人!”

    这个时候终于有人彻底反应了过来。

    “是夏巴氏的什么人,鬼鬼祟祟,敢公开和我们一战吗?”

    一个人厉吼出声。

    这名朝着前方放声厉吼的细封氏将领是西贵明手下的粮草官,他的官阶在这支军队之中并不高,但平时和各族通贸,对于党项各族的物资军械却是最为了解。

    这种在蝙蝠身上捆绑火器的手段,他之前在夏巴族的地盘交易时偶尔听人说起过,这原本应该是被他们俘获的蝙蝠公子夏巴翼的手段。

    当时他听说夏巴翼用一些果浆吸引和蓄养了大量的巨型果蝠,准备在这些果蝠身上捆绑火器,当时他听说之后觉得十分离奇,这果蝠其实是很多党项贫民眼中的美食,看似巨大,实则十分胆小,天性就是恐惧人多,在他看来用这种东西对敌,不要到时候这种蝙蝠四处乱飞,反而将自己的军队给烧了。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日会在野利氏的地盘亲眼见到这种东西用于实战。

    “你说的不错!是夏巴氏的人!”

    “我们夏巴氏什么时候鬼鬼祟祟!”

    “我们夏巴氏从来光明磊落,说出来的话,就像是神山上的积雪万年不变,哪像你们细封氏,竟然连带着诚意结盟的使团都杀,今日就是要你们血债血偿,为我弟弟报仇!”

    伴随着西贵明手下这名粮草官的怒吼,密林深处传出了愤怒的女声。

    一顶火焰浮屠在密林之中袅袅升起。

    这顶火焰浮屠连着下方的吊篮都是深红色的,就像是凝固了的血液,但吊篮之中不断燃起的火焰,却是诡异的深蓝。

    这顶火焰浮屠比寻常的火焰浮屠大出一倍不只,深蓝色的火焰后方有一尊青铜色的王座,王座上方端坐着一名身材高大的女子。

    这名女子十分年轻,面孔有些微方,但是五官却十分精致,只让人觉得充满英武和不怒自威的气息。

    虽然隔着很远的气息,但是所有人看得清她眼中倒映的前方火焰。

    这是一种充满仇恨的复仇之火。

    “竟然是她亲征!”

    “她是疯了吗?”

    几乎所有细封氏的人全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这名女子的身份,无论是将领还是最普通的步军。

    “这就是夏巴萤?”白月露看着火焰浮屠上这名女子,她的眼神有些复杂。

    即便是她和林意等人,一路上也已经听到了无数有关这名女子的传说。

    夏巴萤,夏巴氏现在第一号实权人物,事实上就是夏巴族这一任的族长,掌权者。她是夏巴翼的亲姐姐。

    据说在

    她出身之时,夏巴族领地之中的几座山林之中到处萤火虫飞舞,她由此得名。

    但即便出生时伴随着这样有些神性的画面,却终究改变不了整个党项重男轻女的事实。

    在党项,哪怕是王族,女子的地位十分低下,女子几乎没有参政议事的可能,但夏巴萤在这样的大气候之下,却硬生生的成为了夏巴族的主人。

    其中广为人知的,是她经历过两次铁血的内斗,她的两个兄长,全部死在了她的手里。

    时至今日,夏巴族的强大已经充分证明了她的能力,夏巴族和西域很多王国,都甚至尊敬的称她为火焰女神和宝石女神。

    现在在场的细封氏许多人心中涌起的她是疯了吗的这个念头,源自于她对整个夏巴氏而言太过重要,因为按照确切的消息,现在夏巴族的许多贸易珠的配方,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若是她被俘或是战死,那夏巴族最重要的根基就断了。

    白月露此时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复杂,是因为强者之间终究有种相同的气质,一眼之间,她就从夏巴萤的身上看到了元燕的影子。

    “厉害!”

    罗姬涟忍不住摇了摇头,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她是真的有些佩服这个夏巴萤。

    在绞杀了夏巴族使团的当天,细封洪齐就已经安排了很多人往外散布消息,确切而言,是散布谣言。

    谣言的内容就是,细封氏之所以绞杀夏巴族的这支使团,是因为细封氏和夏巴萤达成了交易,是夏巴萤暗中授意细封氏让夏巴翼有来无回。这样一来,夏巴萤再无其余的兄弟姐妹,她就能够顺理成章的成为夏巴族的女王。

    将来若是夏巴族取代党项别的王族,成为党项的统治者,那夏巴萤就能够成为党项历史上第一位开天辟地的女王。

    这种谣言无疑是极为卑鄙和具有杀伤力的。

    夏巴萤原本就有弑兄的黑历史,哪怕在争权夺势的过程中,这种手足相残在过去千年之间比比皆是,但有过这样的历史,却很容易让人相信她的确有可能杀死夏巴翼。

    更何况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开天辟地的事情,终究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夏巴族的强大来源于这些年的稳定和团结,若是夏巴族人开始猜忌和怀疑,那夏巴族就失去了真正的根基。

    但夏巴萤此时的亲征,却再次展现了她铁血的一面。

    她直接亲自率军复仇,无疑是给了这种谣言最好的回应。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