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六十八章 迷雾

第六百六十八章 迷雾

    能够攀登到高位的权贵往往不乏孤注一掷的勇气,此次出征野利氏的领地,细封洪齐投入的兵力总数不过四万,但此时在密林的道间蜿蜒穿行的四万军队却是他手中的真正精锐。

    除了调拨给细封英山统御的真元重铠军之外,这四万军队里面,还有四千重铠步军。

    这四千重铠步军都是清一色的“逸山重铠”。

    这样建制的重铠步军出现在林意等人面前时,林意自然是大吃了一惊,但最为震惊的却还是白月露。

    党项和吐谷浑根本没有制造重铠的工坊,天下重铠都出自南朝或是北魏。

    这“逸山重铠”就是出自北魏的易云工坊。

    北魏最早是定都盛乐,十二年之后迁都到平城,又过了四十一年,北魏才真正一统北方,再过了六十四年,才迁都洛阳,大举改革,才有今日之盛。

    北魏迁都,都是基于各种考量的被迫之举,虽然每次迁都都获成功,令北魏的统治更为稳固和强大,但每次迁都之中,各种助力却是难以想象,每次都有剧烈的动荡。

    北魏迁都平城之后,灭了北方诸多强敌,有如南燕、北燕、西凉、北凉、后秦等诸多劲敌,当时南燕、西凉等诸多国度的重铠工坊在被灭之后也自然都归入了北魏。

    其中“易云工坊”就是南燕最优秀的重铠工坊,到了此时,易云工坊依旧是洛阳最主要的重铠工坊之一。

    寻常重铠虽然不像代表顶尖战力的真元重铠一样管控严格,但别说能够拥有数千件这样的重铠,哪怕是数十件想要一次性运送到疆域之外,也是极为困难。

    更何况逸山重铠本身就是北魏庆云真元重铠的原型,其中许多部件甚至和庆云重铠通用。

    庆云重铠虽然在战场上表现不突出,近年来已经逐渐被淘汰,而且也不再新制,但真元重铠的诸多符文和构件,依旧属于机密。

    当时面对林意和白月露等人的震惊,细封洪山却是得意的一笑,原来这批重铠是当年易云工坊在迁都洛阳的过程之中得到。

    北魏迁都洛阳的过程之中,因为触动了许多权贵的利益,逆反不断,所以当时用法也是极严,平时或许只是监禁的罪名,在那数年恐怕光是斩首还不算,还会牵连亲友。

    易云工坊虽然早就归了北魏,但最早并无清点库存,当时坊主又有私心,所以库房之中实则是堆积有数千具这逸山重铠的,这些逸山重铠在库房之中堆积了数十年,间隔性的暗自出售掉一些,换取工坊的私利,这日子倒也过得滋润,但到了迁都洛阳时,但凡这种重铠工坊装车运货却都是有清点清查,这残余的四千多具重铠要是被清查出来,这窝藏了数十年,恐怕直接就被按个逆反的重罪,恐怕是满门抄斩都算轻的。而且这数千具重铠也不能倾销在北魏境内,否则陡然出现这么多重铠,肯定也会被追查出来。

    平常的金窝窝,这时候变成了个分外烫手的山芋。

    原本按照当时易云工坊的想法,是直接找个水泊直接沉了,但心中又有些不舍得,最终倒是一直关注南朝和北魏重铠的细封洪齐得到了消息,将这些重铠全部购得,用了数年的时间分批运送回了党项。

    等到北魏迁都洛阳之后,易云工坊便心中大定,一是完成迁都之后,北魏皇帝安抚众臣,律法反而宽松,二是这批重铠在党项露面的机会反正就少,哪怕今后出现,也可以说是早年南燕时就已经卖入党项,所以这一笔生意令细封洪齐十分得意,不仅当年这一批重铠的价格十分低廉,关键是解了易云工坊的燃眉之急,到现在他暗中和易云工坊也是成了朋友,多有交往。

    他现在收集到的一些真元重铠如有部件缺失或是损毁,很多倒是易云工坊帮忙寻找或者仿制,有些部件甚至送到易云工坊去找人修复,再运送回来。

    这种原有部件的修复不属于新造,本身就不会在北魏的制造名册之中出现,倒是十分安全。

    当年易云工坊暗中存留了这一批逸山重铠,主要是这些步军重铠极有特色,足铠之中虽然没有大量运用弹性钢,但是足底设置簧圈,而且前后两片胸铠和背铠独立拆卸,平时可以单独托运,等到临战时又可以迅速装配,所以平时急行军,这支重铠步军也能跟上寻常步军的脚步,又能随时应对突袭。

    除了这党项境内罕见的四千重铠步军之外,细封洪齐的这四万大军里,还有五千强弓箭军,这五千强弩箭军用的都是细封氏独特的强弓轻箭。

    这些箭军使用的长弓要比一般的强弓更为强劲,但是箭矢却更轻,每一次可以同时施射三到五支箭矢,这种施射且不论准确程度,每一次齐射都是可以用奢侈来形容,因为箭矢的消耗速度也是十分惊人,而每一支箭矢在党项这种缺少足够良木的高寒冻土地带就更为价格高昂。

    除此之外,这四万大军之中还配备了三名神念境的供奉,以及五名精于飞剑的承天境供奉。

    这些供奉都是在这些军队的原有配置之外。

    加上军队之中原有的六名承天境修行者,这支军队之中承天境之上的修行者数量一共达到了十一名。

    党项军队的修行者数量比例原本就比南朝和北魏的要少一些,但就以这高阶修行者的比例而言,细封氏的这支军队已经足够奢华。

    ……

    三头细封氏的鹰隼在这片密林上空飞翔。

    这些鹰隼虽然单打独斗远不如跟随在林意身后的那两名者母地蜡战士的青乌,但党项的这些猎鹰天生就是为了战争用途,在发现敌踪和示警方面受过更严苛的训练。

    因为确定野利氏留存在天木息壤之中的军队已经根本不是精锐军队,再加上对林意和自己这支军队的力量的迷信,天空之中又有着这样的鹰隼梭巡,所以行进在野利氏地盘的这些细封氏的军士和将领都十分放松。

    “这么阴冷,怪不得野利氏的人每年花那么多钱买入地金龙。”

    天祁盛的身旁,一名满头细辫,连下颌的胡须都编成了数十条小辫的粗犷大脸大汉骑在一头黑色的骡马上,啪嗒一声,打出了一团火苗,点燃了一卷烟草,塞进了随身带着的烟壶里。

    北魏和南朝的军队大多纪律严明,哪怕是高阶将领在部下面前也不至于太过放肆,行军途中更是有些不得不遵守的军规,但党项的权贵在特权方面远胜于南朝和北魏的权贵,他们平时的用度便十分奢靡,党项的普通民众的吃穿恐怕比南朝和北魏相差许多,有些农奴和牧民的所需更是保持在极低的水准,数分之一正常南朝民众的口粮而已。但党项的权贵平时吃食和用器却是包罗万象,不只是南朝和北魏的权贵用什么,他们也有什么,甚至南朝和北魏接触不到的西域各国的稀奇玩意他们也有。党项权贵自幼所受的教诲也不相同,这种奢靡用度,在权贵之间反有攀比之风,也没有任何一名王族会觉得不妥。

    所以大多王族,以及跟随着这些王族的权贵,平时都会有些特殊的嗜好。

    天祁盛此时身旁这名头发和胡子都是结辫的粗犷大汉是细封英诚,也是细封洪齐的心腹大将,这四万大军之中的主要将领之一。他原本并非细封氏,只是因为作战勇猛异常,所以被赐了姓。

    在细封氏中能够享有如此殊荣的,在这数十年里也是一双手数得过来。

    他所说的入地金龙,就是治疗风湿的一味主材。

    野利氏的许多男子一过五十,往往骨节粗大,疼痛而不能动作,恐怕的确就是因为居住的环境太过阴寒。

    这种森林地带之中穿行的风似乎比外面的要阴冷的多,就像一柄柄小刀子不停的往贴身的皮袄里面钻,让这些修行者和武者都感到一种刺骨的冰冷。

    细封英诚手中的黄铜管火器是之前从夏巴翼的身上搜刮出来的,铜管口有一个机括弹锤,撞击内里的火石就能引燃管口的火绳。

    这火绳也不知是浸了什么油,极其容易燃着,但火焰又不猛烈,就是幽幽的一团,风吹都不灭。

    啪嗒啪嗒,细封英诚凑着烟壶猛吸了两口,吐出一蓬白烟。

    没有任何征兆,连高空之中的三头鹰隼都没有发现大股敌军活动的踪迹,但就在这蓬白烟从细封英诚的前方袅袅的散开时,前方不过两三里的树林之中,一蓬接着一蓬的黑色雾气不断的爆炸开来。

    没有任何火焰,但有种类似烧焦的味道。

    这些黑色的雾气扩散十分的猛烈,只是数息的时间,他们前方的森林已经彻底被浓重的黑雾笼罩。

    黄铜管火器无声的从细封英诚的手中滑落了。

    他的眼睛瞪大到了极点,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黑色的雾气里响起了无数尖利的嘶鸣声,明显是大量以惊人速度移动的活物震荡着山林和空气,发出破空声的同时,也让那些浓重的黑色雾气便得异常的紊乱。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