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六十七章 恶魔之眼

第六百六十七章 恶魔之眼

    林意微微一怔,瞬间就想明白了细封洪齐这句话的意思,他忍不住又笑了笑,道:“用火焰浮屠?这似乎还是太过招摇。”

    “活物永远比死物招摇。”

    细封洪齐道:“用火焰浮屠遮掩垂吊,别人最多觉得是在吊运某些大型军械。”

    “那可是要让它觉得舒适才行,它虽然听命于我,但这种异蛟若是令它感到不安,恐怕随时暴起伤人。”林意道:“别到时候还未杀敌,就先灭了你一批军队。”

    “若是真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也由我负责,怪不得林大将军和您这异蛟。”细封洪齐哈哈一笑,道:“这火焰浮屠使用起来十分简单,昨晚听了夏巴翼所说的垂吊重物,我的人已经试了试,一顶火焰浮屠,上方吊篮之中设一两名军士控火,下方吊篮下再悬挂重物,再设六名军士牵索,可以轻易的保持上方火焰浮屠不乱飘,也能保持下方悬挂的重物保持平衡。离地不用太高,若是只离地数尺,那便是用一群军士如同扶轿一般扶着都可以。我们党项王族出巡都有车辇,要么用猛兽拉,要么用大量的壮汉抬,这样显得威武,我们有车辇,这异蛟我们便也让它坐个宝座。我已经下令让城中工匠赶制一具藤辇,既轻便又舒服,到时候你让它往内里一钻,四周布幔一垂,谁都看不出虚实。下方我让几百名军士牵索稳固这藤辇,保管它在里面感觉如同盘卧在平地之上一般。”

    “兵贵神速,那你可是要快些。”林意在来时就听细封英山说起党项民俗,党项人对于神话传说,对于王族君权神性的信仰程度要远超南朝和北魏,尤其党项王族近百年来一直在渲染这八个王族都是神王转生,围绕着这八个王族甚至不知衍生了多少神话故事。这些神话故事因为分别来源于各自王族,其中不知道有多少矛盾和冲突的地方,若是在南朝,恐怕不知道被多少学究嗤之以鼻,说不定会专门著作不少典籍来逐一指摘其中的不合理和荒谬之处,但党项的学院远远少于南朝,而且几乎所有学院都是属于各王族直属管辖,所以极少数觉得这些神话故事是鬼扯的党项人,恐怕也早已经被当做异端处决了。

    此时听到细封洪齐如此大费周章,林意就知道细封洪齐不只是要借助这条异蛟的战力,而且是要各种美化和神话这条异蛟。

    特意设宝座悬空,让大量军士扶这宝座,这种刻意的神化,对于党项的民俗风情而言,恐怕将来的确比打两个胜仗都有用。

    “演戏就要演全套。”

    罗姬涟也不笨,而且她面对细封洪齐等人一直是不管对方喜好,有什么就说什么,林意只是心照不宣,但她却是微嘲的一笑,看着细封洪齐讥讽道:“既然要让人有庄严肃穆和神秘感,而且又是要让人觉得可怖的异兽是神兽,这你倒是可以学学西域一些王国的手段,设置个宝座太过粗糙,至少要沿途遍洒鲜花,一路行进要焚香,甚至还要丝竹乐声伴随。”

    细封洪齐一听却是反而乐了,“这不就是你们许多皇帝祭天祷告或者祭祖时的手段?你如此说我便懂了,我会让西贵明尽力安排。”

    西贵明也不说什么废话,点了点头就答应下来。

    任何战役都讲究师出有名,毕竟和南朝人联手对付自己人,这其中必定要有些说法让党项的寻常民众觉得细封氏师出有名,很明显细封洪齐就是要借这条异蛟讲故事,做文章。

    罗姬涟转头看了一眼药性过后已经虚弱昏迷过去的夏巴翼一眼,忍不住摇了摇头。

    夏巴族和这些王族相比,还是想法太过现实和简单。

    夏巴族制造这种火焰浮屠,只想着是用于战阵之中,但细封洪齐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烈火载物飞腾天上,让民众觉得神秘而充满神性。现在倒好,这夏巴族的烈火浮屠还没有出现在战场上,细封氏倒是已经用这烈火浮屠悬吊异蛟宝座,传出去就是真龙在天。

    到时候细封洪齐肯定会再暗中派出大批的歌赋者,到各处传播这种神话故事。

    党项著书立作的人不多,吟诗作画的文人不多,但是用歌声来传唱故事的歌咏者倒是不少,其中大多也都是王族资助,用来在那些地广人稀的地盘传唱王族功德的。

    ……

    天木息壤在野利氏上百年的神话歌颂之中,是神洒落在这块高原上的绿色宝石,从高空俯瞰,这块区域在一年之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苍茫的蓝黑色之中的一块绿色,的确很像是镶嵌在冻土地上的绿色宝石。

    在南朝和北魏的疆域之中,随便哪一处大山之中划出数百里的区域,都是长满了郁郁苍苍的参天巨树,没有什么稀奇,但是在党项,这些砍伐百年不尽的巨木森林,却让野利氏拥有了惊人的财富。

    “野利氏自己将天木息壤比喻成神赐的绿色宝石,但之前在我们各族的故事里,却是一直将这里比喻成魔王的森林,恶魔之眼。”

    细封洪齐座下的大将天祁盛站在一片斜坡上朝着这片绿色森林极目鸟瞰,语气里不乏戏谑之意。

    党项这些王族之间的勾心斗角可见一斑。

    细封洪齐这种聪明的党项王族从不看好党项联军也正是因为这点。

    但天祁盛此时的这些话倒不是无的放矢。

    天木息壤成形的原因从眼前的地貌就可以一眼看出来,说是诸多的峡谷连通在一起,不如说是一块天然的盆地,因为这块区域里最高的山峰都要比周围的群山矮出许多。

    就从天祁盛所在的位置往前看去,天木息壤之中那些最高的树木都只比他脚下的地面高出一小截。

    这种盆地在党项境内很容易变成泽地或者是湖泊,因为四周雪山的融雪很自然的会朝着低洼处汇聚,但这块盆地的周围却天生没有雪山融雪形成的河流,而且又处在日照丰富的向阳面。

    充足的阳光和相对温暖的气候,让这片区域在党项显现出不同的气象。

    只是虽然没有水流汇聚,但风声依然凛冽,从周围的山峦之中吹入峡谷的山风在森林之中凄凉的穿行,此时听来就像是有无数的恶鬼在唱歌。

    这片森林之中很多土壤是奇异的暗红色,阳光穿过森林,闪耀出绿色和红色交织的幽暗光环,这种光环并非是眼睛的错觉,而是奇异的真实存在,许多巨木之间都有一圈圈这样的光晕存在,就像是许多没有身体的恶魔的眼睛。

    再往深处,似乎有很多更为深邃的地裂,就像是通往传说中魔王的宫殿。

    换做以往,贸然进入野利氏这样的领地肯定得心头忐忑,然而现在明知道对方只有数万兵马镇守,这些细封氏的人便有种郊游般的感觉。

    天祁盛挥了挥手,他一马当先的踏进了天木息壤的巨木阴影之中,他身后细封氏的军队排成了数条长蛇,蜿蜒穿行,看不到尽头。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