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六十五章 定策

第六百六十五章 定策

    “吐谷浑和北魏接壤,之前吐谷浑甚至让北魏的军队借道进入南朝境内,这阿柴谆和北魏有没有接触?”林意看着夏巴翼认真的问道。

    天心菩提这种东西只要有一定的数量,甚至足够改变南朝和北魏的战争格局。

    只要拖到明年年末,如果北魏有一支精锐军队能够拥有不少数量的这种灵药,那恐怕会让所幽南朝军队无法抗衡。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种东西会让许多修行者趋之若鹜。

    “按照我们的军情是没有。”

    夏巴翼摇了曳,“之前和北魏以及北魏内交好的是吐谷浑的皇族,并非阿柴谆将军,吐谷浑的许多权贵也是慕容氏,往上追溯个百年,就是和现在北魏的皇族一个祖宗,但阿柴谆这些军方的实权人物就是觉得吐谷浑的皇族太过保守,不思进取。而且按我们和阿柴谆将军接触的情形来看,像他那样桀骜不驯的人物,也绝对不可能甘心为人做嫁衣。他拥有天心菩提这种东西,如果是大量供给北魏,北魏灭了南朝,对他有什么好处?像他这种人物,也不甘心归于北魏的统治之下,再做北魏镇守吐谷浑的将军?”

    罗姬莲和细封英山等人听得连连点头。

    这些话极永理,敢直接带着二十万大军反出吐谷浑,直接到党项境内和夏巴族来打江山的枭雄,又怎么可能忙活了半天回去还是寄人篱下,只不过上面换了个皇帝而已。

    哪怕北魏给他个吐谷浑皇帝做,他这皇位到时候也是看北魏脸色,这种如履薄冰胆战心惊的事情,这种枭雄绝不会乐意。

    换了任何人有阿柴谆现在这种实力,想的最好的,应该就是北魏和南朝继续打得不可开交,最好两败俱伤,而他和夏巴族联手,让夏巴族统了党项,他到时候回去做了吐谷浑的皇帝,这样一来,吐谷浑和党项联手,恐怕南朝和北魏再分出胜负之后,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长久来看,党项和吐谷浑联手,如果北魏和南朝元气大伤,他们甚至能够挥市原,反而占据南朝和北魏的疆域。

    “现在的关键在于,绝对不能让吐谷浑的这些龟儿子灭了颇超氏。”

    西贵明不知道和吐谷浑的人有什么过节,每次说到吐谷浑的时候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状态,“林大将军,您的铁策军什么时候能到。”

    细封英山很能理解西贵明的这句话。

    既然王族之帜野利氏已经和夏巴族结盟,那之前党项八王殿的设置相当于已经分崩离析了,而颇超氏虽然在王族之中最弱,但之前一直和细封氏交好。

    “攻占夏尔康城这招很毒辣。”

    细封洪齐冷笑起来,看着夏巴翼,“在你们的谋划之中,若是我不和你们结盟,你们到时候就拒守夏尔康城,然后肃清外围,你们所谓的外围,应该是指我的军队,而不包括细封英名的军队罢?”

    夏巴翼点了点头,道:“细封英名的领地被夏尔康城隔开,哪怕他想要援军此处,恐怕也是做不到,更何况按我们之前的预计,他恐怕很希望你能被我们除去。”

    “你们倒是很了解他。”

    细封洪齐冷笑的意味更浓了些,“他这个人打仗足够悍勇,治军足够严酷,就是目光短浅,他倒是的确巴不得有人把我除了,也不管细封氏没有了我就像是折了一条腿,他只要能够在细封氏做主就行。”

    “阿柴谆的军队什么时候会到夏尔康城?”罗姬涟看着夏巴翼问道。

    细封氏的主要军队都掌握在细封洪齐和细封英名这两个人的手中,她来时就已经听细封英山说得明明白白,只是在她看来,现在再怎么评判细封英名都没有意义,关键在于如何应对目前局面。

    “如果不出意外,有半个月的时间,阿柴谆将军的军队就会穿过积石山。”夏巴翼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林意和细封洪齐的身上。

    现在军情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关键在这些时日里,该如何做了。

    细封洪齐和林意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并未马上表态。

    也就在此时,一名将领快步上前,手里紧紧攥着一些东西,等到摊开来时,却是六颗深红色的硬果般东西。

    “这就是天心菩提。”

    在弛人都是一片哗然。

    看着这名将领精神又是紧张又是振奋,额头都出汗的样子,在躇有人就都瞬间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物事。

    林意的注意力自然也是被瞬间吸引。

    这六颗天心菩提果然奇特,圆圆的,有些扁平,如同一颗颗棋子一般,也不过龙眼果核大小,色泽深红且发亮,中心却是天然有着四角眼的纹理。

    他的感知远超寻常的修行者,连嗅觉都是异常的敏锐,他隐约觉得这天心菩提有种淡淡的果味清香。

    这香味十分幽远,就像是远葱着一片蜜瓜林,若有若无的香气随着风不断飘来。

    “既已结盟,今后我们战利所得,林大将军您怎么看?”细封洪齐微眯着眼睛扫了一眼,随即抬起头来,看着林意问道。

    林意微微一笑,道:“各自一半,你看如何?”

    “爽快。”

    细封洪齐也笑了起来,道:“那就按林大将军所说,今后战利各然半。”

    说着他便示意那名部将将三颗天心菩提交给林意,接着又道:“先前若是不知道夏巴族的诡计,蒙在鼓里,夏尔康城就肯定失守,颇超氏恐怕半个月之后就遭遇灭顶之灾。现在我们得知了这个消息,情况便变得复杂多了,林大将军你怎么看?”

    “你可是地头蛇,怎么老是问我怎么看?”

    林意笑得更热烈了些,道:“在我看来,无非是你想不想让别的王族知道野利氏和夏巴族、阿柴谆联盟的消息。”

    “你的意思,是借刀杀人?”

    细封洪齐似乎十分满意,哈哈一笑,“我们只当不知道,先让他们和颇超氏拼上一场,借他们的刀先灭了颇超氏?”

    “我听说颇超氏和你们细封氏交好,但交好并不等于自己人。你们应该也不会当他们是自己人,只是互相利用,互相增强实力而已。”

    林意似笑非笑的看着细封洪齐:“现在有了我作为盟友,拉上颇超氏似乎也没有多少好处,两家尚且能一人一半,再拉一家,岂非要多分一份出去。”

    细封洪齐拍掌大笑,“这是真道理。”

    “若是提前透出消息,就如你所说,局势便太过复杂,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半个月时间里,我们出去缔结盟约,也不知道其它各家王族是怎么想。”

    林意收敛了笑意,淡淡的说道,“反正对于我而言,既然只想培植细封氏,其余党项所有王族都是敌人,都可以灭之』灭还搜刮不了他们的家底。若是其余各家不知道,野利氏和阿柴谆照样出兵,那野利氏大军先去夏尔康城,他们自己的领地应该防守比较空虚。”

    一片沉重的喘息声响起,这是一种贪婪的喘息声。

    细封洪齐的眼睛冒出光来,他用一副看着知己的目光看着林意,“林大将军真是和我想到了一处。”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