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六十二章 火焰浮屠

第六百六十二章 火焰浮屠

    罗姬涟微微皱了皱眉头,她顿时觉得想要控制好这对飞翼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想要让这一对飞翼带着一名修行者做到如真正的飞鸟一般灵活,首先贯注真元时就要做到十分细微而多变,从方才她的体验来看,这一对飞翼对于真元的接受极为敏感,略微暴力一些的真元输出,就恐怕会让身形难以控制。

    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原本就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尤其是飞在空中面对箭矢和飞剑时,略微控制不好,就不是闪避,而是直接用自己的身体朝着箭矢和飞剑撞了上去。

    除此之外,要一边御使这一对飞翼,再一边在空中和人交手,那似乎是难上加难。

    “你现在已经能够随心所欲的借助这一对飞翼飞遁?”一想到这点,她忍不状着夏巴翼问道。

    夏巴翼又是点头,道:“虽说不像飞鸟一般灵活,但寻常随心所欲飞遁已经可以做到。”

    “你用这一对飞翼已经练了多久?”罗姬涟看着他问道。

    夏巴翼道:“差不多三个月。”

    罗姬涟接着问道:“那在飞遁之中能够和人交手么?”

    夏巴翼道:“可以。”

    罗姬涟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她对自己极有信心,原本她想来觉得极难,但夏巴翼能够在三个月的时间就做到如此,她觉得自己也不会愚笨得比夏巴翼差上许多。

    “这一对飞翼出自何人之手?你们夏巴氏制了多少对这样的飞翼?”细封洪齐看出罗姬涟此时的心思,他忍不爪了笑,但随即也是眯起了眼睛,看着夏巴翼正色问道。

    罗姬涟是只关心用法,但对于他而言,关心的却是战略层面的事情,夏巴族有很多能工巧匠,若是这种飞翼能够大量制造,那和夏巴族对敌起来便需要时刻担心有一批修行者会突然悄无声息的降临下来。

    真元重铠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是因为自身的坚固和冲击力,可以不畏箭矢和一般的军,但若是一批修行者携带这种飞翼,这种机动性便是有史以来任何骑军都无法比拟,甚至可以说能够彻底颠覆现在的战法。

    试想,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或是党项,要塞城池囤积重兵,但城池之间往往相距数百里或是千里不等,一个城池发生战事,哪怕第一时间接到军情,大军救援,路上也是要大量的时间,而且沿途敌军也可以设法堵截。但若是一支军队直接这种一两个时辰之内就能翱翔高飞,从天而降,那不只是迅速

    援军的问题,甚至是一日之间奇袭数地,一支军队就可以完成数支军队能做的事情。

    “这一对飞翼出自我族匠师夏巴烨之手,一共试制了三副,但真正的成品只有这一副,另外两副不甚成功。”夏巴翼说道。

    不只是细封洪齐,在场的所有细封氏的人全部彻底松了一口气。

    “是制不出来,还是材质特殊,还是现在只制了三副,今后能够大量制造?”细封洪齐耐心的问道。

    “材质本身就有些特殊,这些飞翼的材质是之前我们准备用来做一种珠子底湍一些金属的残留料熔冶在一起,之前一直是当做废料,后来我族两名匠师发现这块废料有极其独特之处,但是当时各种废料极杂,根本搞不清楚其中各种金属和非金属材质的配比,哪怕现在集诸多匠十力,也是根本搞不清楚各自成分了。”

    夏巴翼现在被药物和音惑之术弄得明显神智有些问题,但是听到细封洪齐的话语,他的面上还是不禁流露出难言的苦笑,“在我这一对飞翼试炼成巩后,之前两对飞翼重新熔冶,但不知是熔冶温度出了问题,还是熔冶的过程之中又略微的不心混杂了一些粉末进去,在我出发前来这里之前,我便得知那两对飞翼重新熔冶之后,材质也出现了问题。”

    听到这样的话语,细封洪齐是真正的如释重负。

    之前他和在场的大多数修行者都看得出这一对飞翼的特殊,是真元在符纹之中流淌之后,这一对飞翼会奇异的震动,而且引起元气的急剧湍动,从而产生特殊的风流。

    但眼下既然夏巴族都不可能再制造出更多的这种飞翼,那再去探究其中细节已经没有意义。

    这一对飞翼,恐怕注定是孤品了。

    “看来你们夏巴族是真不甘心在地上呆着,一心是想往天上去了,想做天上的真龙?”细封洪齐此时的声音再度响起,他的面上似乎有些戏谑,但心中却是一片肃然,甚至还有些遗憾。

    夏巴族绝对是此时党项众多部族之中最具有创造性和进仍的部族,但可惜的是,他们并不甘心为王族所用,这就注定了夏巴族的人哪怕再优秀,党项的王族也必须将他们除掉。

    历史上所有朝代的权贵都是一样,都宁愿自己的领地里不长草,也绝对不容许别人来霸占领地种花。

    “那些用火烧热气刚的顶帐你们原本又是想做什么?”他面上虽然似笑非笑,但心中肃然,语气便不由得有些森然,“这种东西,你们能否控制它在

    空中飞行?”

    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林意和白月露却是忍不抓望了一眼。

    很明显细封洪齐所说的这种刚的顶账,夏巴族可以大量制造。

    “这种东西我们夏巴族叫做火焰咐,西域和历史上有些朝代的典籍记载里,就有人利用火焰制造刚之物的记载,我族匠师看热气顶开锅盖,心有所悟,就制造出了这种火焰咐,下方载人的筐中用耐久的火油燃烧产生热烟,上方用顶帐兜住,只要火焰不熄,就能持续刚。”夏巴翼不断说道:“这种火焰咐制造简单,在空中若是用于飞行,只能依靠风势,至于腾空高度,也需要控制下方火焰产生的热气,我们党项地势太高,上方空气乱流太多,我们试过多次,大批腾空的话,若是想借风势是很难,很容易一阵大风过来被阵势吹乱,很多甚至互相撞击,自伤甚多。但我们也设想过,若是地势较低的南朝的或是北魏战场上,风流缓时,这样的火焰咐借风而行是可行,至于现在在党项境内,这火焰咐也不是毫无用处,在战场上,下方用绳索牵引,将这火焰咐升到高处,可做瞭望,省得营地建造箭塔,攻城时升起,上方也可以设置军或是箭军,居高临下,对方的城墙再高也反而失去地利。我们夏巴族火器强横,在这上面大量动用火器,那真是天雷地火倾泻而下,对敌军下方阵地的杀伤十分惊人。还有行军途中,有一些地方地形复杂,一些粮草或是军无疯助骡马搬运,我们便可以用这种东西辅助搬运,每一个火焰咐就像是一只巨鸟,可以往上提动不少分量。我们试过,哪怕是一些重型军,我们也可以借助几个火焰咐搬运到高处。”

    林意和白月露听得都是心中暗惊,只觉得夏巴族的想象力果然非凡,光听这些说法,这种看似有很大缺陷的东西,便的确极有用处。

    此时细封洪齐脸上唯一的一丝戏谑也已经消失了,他的脸色一片森然,他冷笑了一声,道:“所以你们这次特意带来这些东西,其实是想让我看一看,就算我这几座城易守难攻,吃喝不愁,你们拥有大量这种东西,我的这几座城也根本没迂利可言,你们要想防火烧城也十分简单?”

    夏巴翼此时是真正的实话实说,他又微微点头,道:“的确如此,若是真要攻城,我们只需要鸦个风势不大的天气,四面用火焰咐刚,然后在上面布置箭军和军,大量施射火箭和火器,便能让你的这几座城里一片火海。”

    记字机版网址:

    第六百六十二章 火焰咐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