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五十七章 反戈

第六百五十七章 反戈

    细封英山和细封英齐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他们的喉咙就像是雪山上的风口,往外呼呼的冒着寒气。

    林意也很意外。

    他附了无数杀意,只是这些杀意并非是针对他和细封英山的这支军队,而是针对这些夏巴族人。

    黑色的夜空里响起无数声呜咽般的破空声,就像是高空之中有一片竹林,然后在一刹那被砍倒了一片,无数粗大的竹枝瞬间倾倒了下来一般。

    无数根粗大的黑影带着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了夏巴族人所在的这侧高台。

    无数痛苦的嘶吼、哀嚎、惊呼声伴随着血肉和骨骼的破碎声同时响起。

    这些都是攻城弩机射出的弩箭。

    纵横交错的弩箭瞬间就将夏巴族人所在的这侧高台钉成了一片竹林。

    鲜血和碎肉在高台上不断的流淌。

    直到这个时候,所有人才赫然发现,细封洪齐的所有部将都刻意的和这些夏巴族人保持着距离,都并没有蹿这些弩箭笼罩的范围。

    这个时候去思索细封洪齐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调集这么多攻城军对准了夏巴族人所在的高台已经完没有意义,这片高台上,至少有一半毫无防备的夏巴族人直接被射杀。

    高密集度的团坐使得这些攻城军发挥了最可怖的杀伤能力。

    “细封洪齐!”

    夏巴翼凄厉的嘶吼响彻天地。

    他应该也不是弱者,这些弩箭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连身后那些夏巴族人身上飞溅出来的鲜血都没有能够溅到他的身上,但这是细封氏的地盘,细封洪齐这些城里少说也有数万精锐的军队,以这种方式直接偷袭,那就意味着迎接他们这个夏巴族使团的,将是完的灭顶之灾。

    回答他的是细封洪齐的一声狞笑。

    这个细封氏的王族再次展现出了让林意等人惊奇的能力,他明明已经胜券在握,但此时却异常谨慎的朝着细封英山等人的身侧迅速退去,而且是直接退到了沈鲲的身侧。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处在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身边更为安?

    他的谨慎并非多余。

    在夏巴翼凄厉的嘶吼声中,枢的夏巴族人开始了疯狂的垂死

    反扑。

    至少有三道飞剑带着尖厉的破空声朝着细封洪齐飞来。

    但与此同时,有更多的桨从这片校场的四周飞来。

    当当当当

    一片火星在半空之中交织,十余道飞剑围绕着这三道飞剑乱砍,在顷刻间几乎将这三道飞剑砍成了破铜烂铁。

    密集而令人心悸的整齐脚步声排山倒海般涌来。

    这片校耻围的空隙瞬间就被细封氏的军士填满。

    弓弦和机括的震鸣声如暴雨的雨声般急促,无数的箭矢像蝗虫一样在空中飞舞,部落向夏巴族人所在的高台。

    这一轮的攒射至少又让高台上枢的一半夏巴族人倒了下去。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如潮水一般四面涌来的细封氏军队帜最前沿,陡然响起宏大的金属震鸣,那些军士身上的重铠,骤然亮起了耀眼的辉光。

    一条条玄奥的光晕在这些重铠的表面和内里更深处不断旋转萦绕,一股股可怕的力量在钢铁之躯之中绽放。

    林意和白月露忍不抓望了一眼,两个人也忍不踪次重新审视细封洪齐。

    真元重铠。

    细封洪齐的这些军队的前沿,真元重铠粗略估计竟然至少有两百具之多。

    这些真元重铠的种类和品阶都十分驳杂,有些来自南朝,有些来自北魏,而且是除了北魏的鲲鹏重铠和南朝的神狱重铠这种最顶阶的真元重铠之外,其余南朝和北魏的真元重铠几乎都有,品种竟有数十种之多。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北魏或是南朝的任何一支军队,哪怕是南朝和北魏的精锐大军交战,恐怕在场的重铠数量也没有这么多。

    这么多种类的来自两朝的重铠,足以让林意和白月露的心中莫名的感慨。

    真元重铠一向都是南朝和北魏的严格控制之物,唯有零散的真元重铠被偷偷私运出去获泉人的利益,能够凑到这么多数量的真元重铠,可想而知细封洪齐积攒了多少年。

    每一具真元重铠的后方,都跟随着至少十名步军,这些步军的手中没佣剑或是箭矢弩机等物,而是都带着一些松开口的布囊。

    “那些是什么?”

    林意的声音在细封洪齐的身侧不

    远处响起。

    这种阵势之下,似乎已经没有他动手的必要。

    “一种石粉,阻隔火焰和热力极为有效,真元重铠很怕火器,如果他们打出厉害火器,就用这种石粉扑灭。”细封洪齐转过头去,看着林意解释道。

    林意微微一怔,顿时忍不奏笑起来。

    这真是各有各的办法。

    “细封洪齐,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即便你不想和我们夏巴族结盟,也不需要动用这样的手段,你们细封氏是想和我们夏巴族彻底开战了吗!”

    夏巴翼悲怆的声音响起。

    他身后已经只剩下数十人,双方的力量根本不成对比,此时细封洪齐这座城里,其余各处都是静悄悄的,很显然,夏巴族使团之中其余的那些人要不是已经被杀死,就是已经被彻底控制住了。

    “要么就是黑,要么就是白,任何妥协在我看来都是异侈蠢。”细封洪齐冲着夏巴翼笑了笑。

    这个时候他已经恢复了一脸和蔼。

    “你以为这样就一定能够留下我吗?”在愤怒的厉吼声中,夏巴翼身后的衣衫炸裂了开来,两道黑影从他的身后伸出。

    “恩?”

    林意倒是微微一愣,有种大开眼界之感。

    夏巴翼身后伸展出来的,竟是两片金属翅膀,这两片金属翅膀上光焰开始缭绕,很明显有真元流淌其中。

    “飞得走吗?”

    细封洪齐却似乎根本就不吃惊,他甚至伸出了手摇了摇,示意夏巴翼不要着急飞起,接着又指了指四周的天空。

    四周的天空之中,此时竟是飞起了火光。

    一顶顶营帐般的物事下方连着载人的箩筐,箩筐之中有火焰不断吞吐,这些东西越飞越高,下方却似乎又有人牵着绳索,放风筝一样控制着这些东西的行进方位。

    顷刻之间,足有百顶这样的物事已经团聚在校耻围的天空。

    夏巴翼看清这些东西的刹那,双目便是一片赤红,“细封洪齐,你!”

    细封洪齐很玩味的笑了起来,“这些东西不就是你们想要和我谈拍交易品之一?只是我之前就知道了它的用途。”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