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五十五章 暗算

第六百五十五章 暗算

    其余四头白象虽然未曾倒地,但是也恐惧得根本不敢和林意再战,各自都发出古怪的嘶鸣,纷纷掉头退却。

    十数名夏巴族人不断呼喝,手持长鞭不断凌空抽打,这才勉强控制住这四头白象。

    林意并没有继续追击。

    在这些夏巴族人设法控制这些巨象时,他也并没有追击。

    结果不言而喻。

    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再来多几头巨象恐怕也不是林意的对手。

    这些巨象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它们的身躯也太过庞大,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相对于林意而言,它们的动作实在太慢。

    即便有着那些骑者的补足,林意无论是在力量还是速度方面,都显得游刃有余。

    但是夏巴翼的内心显然无法承受这样的失败。

    他的脸上全部都是浓厚的阴霾。

    “如果这些白象身上配的不是碎星弩而是巨型抛网,可能结果就会不一样了。”他看着林意,一字一顿的说道。

    林意微微的笑了笑,道:“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战阵,也没有绝对完美的东西。”

    在夏巴翼说出那句话时,在场很多的党项人甚至还没有彻底回过神来,当林意这样的声音响起,所有人却都清醒过来,明白了他们这两句对话的意思。

    夏巴翼的意思显然是,如果白象上配备的军械是抛网的话,或许就能限制林意的行动,将林意束缚在内,巨象骑的优势就会展现出来。

    但同样所有人也明白林意的意思,若是真正的对敌,林意也不会这样手无寸铁的对付这些重骑。

    若是这些白象配的是抛网,那林意也不一定会用这种战斗方式。

    更何况夏巴翼此时所说的,还是这些重骑对付孤身一人的林意的战法。

    但林意是镇西大将军,他可并非始终单独一人的修行者。

    更何况夏巴族的这种重骑原本是要大军对决之中才显出威力,又不是专门要对付某个单独的修行者。

    和方才的力量碰撞相比,夏巴翼和林意此时的对话,就显得更不在一个层面上。

    细封洪齐的许多部将看着夏巴族这些人的眼神里瞬间多了几分鄙夷。

    “倒是我显得有些输不起了。”

    不过夏巴翼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们又顿时面容一肃。

    夏巴翼马上就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他直接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在战场上,能够迅速承认自己错误和平复自己情绪的将领,往往是那种很难对付的角色。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金丝锦袍的男子走到了夏巴翼的身后,和夏巴翼轻声的交谈了一句,便越众而出。

    这名男子在一群夏巴族人之中并不显得出众,但此时一走出来,却是明显看出和其余夏巴族人有着明显差别。

    他的肤色甚至比南朝人还要白皙,头发是褐色的,有着天然的微卷,而且眼瞳也明显不是黑色,竟然是淡蓝色。

    通过这些特征,就算是林意也可以猜出他并非是党项族人,而是西域楼兰或者更远一带的国度中人。

    这人也不过三十多岁年纪,冷冷的看着林意,开口第一句话却反而带着浓重的北魏口音:“听闻你们南朝飞剑十分出众,林将军你又是剑阁之主,我倒是想请教一下飞剑之术。”

    林意刚刚想开口说自己并不修飞剑,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这名男子却根本不想多话,甚至都不报自己的名号,他的衣袖之中一声清脆的剑鸣,有剑光已经飞起。

    只是这剑光却并非一道,而是两道。

    林意微微眯起眼睛,对方衣袖之中寒芒乍现时,他就已经看清,这是一大一小两道飞剑,大的飞剑是银白色,剑尖是钝的,如同一根戒尺,而小的飞剑则是玄铁色,薄薄的一片剑片,两头都十分锋利,而且只有柳叶大小。

    “子母剑?”

    他看清这两道飞剑的同时,也已经感觉出来,这两道飞剑之中始终有气息相连,便瞬间明白,这便是南朝诸多剑宗都已经失传的子母飞剑。

    子母飞剑在南朝也叫“双生剑”,有些剑宗索性也叫做“双流星”,这种飞剑其实就像是其中一道飞剑始终牵着另外一柄剑,两剑之中就像是系着一根无形的绳索。

    其中主剑,也就是母剑飞遁时,便将子剑不断甩动,所以不知道其中门路的,只看见两柄飞剑都是剑路各异,直以为飞剑御使者可以分心二用,不断控制两柄不同的飞剑,但清楚其中道理的,就知道这子剑不管如何飞,其实还是不能脱出母剑的力量范围,而且子剑的力量和母剑也无法同日而语。

    这种飞剑之术难的,就是精准的掌控子剑的刺杀位置。

    往往母剑和对方正面相抗,而子剑力量不足,便专刺杀对方身上甲胄薄弱之处。

    这种子母剑在南朝的诸多剑宗失传,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难练,至于对敌起来的威力,当然是超过寻常的飞剑。

    但此时看出对方用的是这种子母剑,而且感觉出对方也不过是承天境中期的修为,林意却是哑然失笑,他往后一掠,同时摆了摆手,道:“这似乎不用我动手,你觉得比寻常人多了一柄子剑便有些特殊,我军中倒是正好有一个人和你比试一下。”

    听到子剑二字,那名男子顿时心中一震,剑光略缓,他也没有想到林意竟然一眼看出自己飞剑来历,而听着这句话,罗姬涟和沈鲲等人顿时就明白林意说的是白月露,他们顿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月露也不多说什么,伸手微动,嗤嗤嗤嗤…一阵尖锐的鸣声密布林意身前,顿时将前方台上那些细封洪齐的部将都吓了一跳。

    那名施展子母剑的男子瞬间骇然失色。

    他的面前空中,数十丈方圆之中顿时密密麻麻的无数飞针穿梭。

    虽然明明知道对方不可能同时御使数百上千根飞针,但凭借他的感知,还真的无法断明到底哪些飞针是真,哪些飞针是假。

    白月露也无心炫技,也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她便收了飞针。

    漫天的针影瞬间消失。

    那名施展子母剑的男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所有人自然就觉得他是自觉不可能战胜白月露,接下来自然停手,然而至少细封氏的这些人都没有想到,就在这一刹那,看似要收回的两柄飞剑陡然剧烈加速,在空中发出一道恐怖的嘶鸣,那道母剑当空落下,直刺林意的后脑,而那柄子剑斜飞飘落,切向林意的双目。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