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五十四章 与象角力

第六百五十四章 与象角力

    直到林意朝着那六头白象走了十余步,白象鞍座上那些夏巴族人才有些回过神来,纷纷转头过去看向夏巴翼。

    夏巴翼的眼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哪怕是个傻子,此时也已经看得出来,林意是要一个人对付那六头白象重骑。

    这些披甲犀和白象的确是夏巴族的骄傲。

    在此之前,夏巴族虽然已经积蓄了这样的重骑,但还从来没有对外展现过,这披甲犀在夏巴族被称为神王犀,而这白象,被称为金山象。

    这次他带来细封洪齐的领地,就是想要一锤定音,直接折服细封洪齐,让细封家和夏巴族联合。

    在夏巴族的计划里,只要细封氏和夏巴族联合,那党项的其余王族就根本不可能是细封氏和夏巴族联军的对手。

    哪怕是细封英山带着林意突然到来,他和林意约定比斗,直接祭出这样的重骑,也只是要在细封洪齐和林意的面前宣扬夏巴族的武力。

    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披甲犀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只是这白象之强远胜于这些披甲犀,看着林意一个人行向那六头白象,他绝对不可能示弱。

    “杀!”

    看着白象鞍座上那些骑者不安和探询的眼神,他深吸了一口气,寒声喝了一声。

    寒冷的空气里顿时响起数声爆鸣。

    爆鸣声来自于白象鞍座上那几架攻城弩般的固定军械。

    伴随着爆鸣声如电射出的也是一根根粗如儿臂的弩箭,然而下一刹那,这几根弩箭在空中直接裂解,森冷的尖锐碎片如寒星般直接笼罩了林意所在的数十丈方圆。

    这种军械在战阵之中的杀伤力很可观,但对于林意而言却威胁不大。

    他只是伸出了双臂,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咄咄咄咄…他的身上瞬间响起无数如击败革的声音。

    那些劲射到他身上的碎片如屋檐上掉落的碎瓦般无力的坠在他身前的脚下。

    六头白象已经开始了大步冲锋。

    它们已经十分驯化,看上去和寻常骑军的战马没有什么区别。

    鞍座上的骑者显然也经过了无数次的演练,两人持着的一根巨型长枪已经被他们架在鞍座上的一处,在火光的照耀下闪亮的枪尖正对着林意。

    这六头巨象看起来虽然蛮笨,但是它们一齐往前冲锋时,

    践踏着地面,整个校场都在不断的震颤,它们的巨足下方的平整冻土无一例外的往下凹陷下去,可想而知它们的冲击力有多可怕。

    只是这六头巨象身上的骑者的背心上却在不断冒着冷汗。

    在夏巴族被称为金山象的这种巨象重骑是夏巴族想要震慑天下的武器,它们背上的骑者自然也是千挑万选的精锐,此时这六头巨象身上的骑者甚至都是如意境的修行者,但他们之前也从未见过林意这样的对手,从没有想到有人竟然能够冒着这样的金属暴雨直接穿行而过。

    他们体内的真元已经迅速的喷涌而出,倾流在架在鞍座上的长枪的符文之中。

    两名骑者的真元自然会有所区别,但他们两个人的真元流淌在这柄长枪之中,这柄长枪反而显得异常的稳定。

    相反,他们的双手和身体有些莫名的颤抖。

    林意平静的放下双手。

    这种巨象其实的确更适合用在战阵之中,对于他这种单独的强大修行者而言,无论是巨象的动作,还是限于鞍座上的这些修行者的战斗方式,都实在太过缓慢了一些。

    他看似还在继续往前平静的行走,但是整个身体的移动速度却是骤然加快,他的身体迅速变得模糊不清,变成了冰冷寒风里的道道残影!

    六头白象上的骑者同时发出了一声骇然的惊呼。

    其中一头白象的鞍座瞬间往前出现了可怕的倾斜。

    林意的双手已经握住了这头白象鞍座上的长枪,那些流淌在长枪上的真元冲击在他的双手上,如同凝冻的油脂遇到烧红的铁块般嗤嗤作响,然后瞬间变成紊乱的气流消失。

    夏巴翼的脸色骤然变得铁青。

    他们的金山象还有一件容易被人忽视的武器,就是这些金山象平时低垂的长鼻。

    这些金山象的长鼻上都覆盖着铠甲,突然抽打起来,和恐怖的巨锤也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这些金山象在平时已经经过了严苛的训练,在对方近身的刹那,按理而言,这些金山象的长鼻一定会抽打出去。

    然而正对着林意的这头金山象并没有。

    因为只在这一刹那,它已经失去了重心。

    林意的身体里响起了一阵奇异的炸响。

    那是骨骼和血肉发力时,如同巨索崩放般的可怖声音。

    原本安在巨象背上的鞍座,在林意的猛烈发力之下,直接朝着前

    方移动,移到了这头白象的头顶后方。

    数条固定这鞍座的扁索深深的勒入了这头巨象的血肉之中,这头巨象的身体前倾,它很自然的想要往后用力,想要站稳,然而这一瞬间的两股大力相抗,却是让它的两只前足无法承受,竟是马失前蹄一般,朝着前方跪倒下去。

    一头庞然大物在林意的面前跪倒。

    这样的画面,瞬间让台上那些夏巴族人和细封洪齐的部将发出了骇然的惊呼声。

    长枪上属于真元的光焰迅速消隐。

    完全无法抗衡的力量冲击到那两名持枪的夏巴族修行者的掌心,这两人只觉得手臂一麻,心中才刚刚生出无比恐惧的念头,整个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往两侧翻跌出去。

    这一根长枪硬生生被林意夺在手中,林意顺势一扫,数声巨响,不只是其余那五根朝着他刺来的长枪都被扫飞,鞍座上的那些骑者也都秋风扫落叶一般被震飞出去。

    先前这六头白象气势实为惊人,但顷刻间,一头白象跪在他的面前,哀叫不已,其余五头白象身上鞍座也是东倒西歪,哪里还有威势可言。

    林意稳稳站立当地,只是他手中长枪虽然也十分沉重,但不如他之前用的镇河塔心那般坚固,重击之下,前半段已经弯曲,在他手中反而如同一柄巨大的弯刀。

    所有的夏巴族人已经震骇得连呼吸都已经停顿,但这些白象似乎还嫌此时的画面对他们的震撼不够,其中一头白象的长鼻横卷过来,正好卷住林意手中的这根已经弯曲的长枪。

    林意笑了笑,往后一步跨出,如同拔河般拔动长枪。

    这根原本已经弯曲的长枪两相拉扯下迅速变直,那头白象初时身体还往后仰去,但顷刻间,它的长鼻却似吃不住痛,骤然放开。

    它前方失去相持的力量,身上的鞍座本身晃荡不堪,这一刹那,它的身体猛烈晃动,也是无法站稳,竟是重重跌倒在地。

    细封洪齐连连吸气,却是无法让自己的情绪平静。

    他十分清楚双方较力,体重较轻的一方自然吃亏,哪怕力量对等,体重较轻的一方也很容易被扯飞出去。他看向林意所站的地面,只看到林意踏过的地面留下了数个深深的足印。

    那足印的边缘如同刀切般整齐,但是沿着足印却是有无数裂缝如同蜘蛛网般炸开,他见状不仅心中更加骇然。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